中国最新弹射座椅安全吗 与国外一比吓一跳

文 / 网络
2016-11-14
余旭跳伞逃生失败细节:弹射时撞到僚机副翼

空军歼-10女飞行员余旭。(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中国首位歼-10女飞行员训练中发生事故川妹子余旭不幸牺牲

11月12日,空军歼-10女飞行员余旭,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

余旭1986年出生于四川崇州,2005年9月入伍,空军二级飞行员、飞行中队长。

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表示,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确保飞行安全是世界各国空军的共同追求和良好愿望。空军女飞行员余旭同志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我们失去了一名好战友。空军官兵对余旭同志的不幸牺牲深表痛惜,深表哀悼。空军要继续坚持从难从严训练,忠实履行使命责任,不负祖国和人民对空军的期望。据新华社

她是中国首批能够驾驶三代战机执行任务的女飞行员

2005年考入解放军空军航空大学,成为第八批女飞行学员

2009年4月成为北空某部飞行员

2009年10月1日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担任教-8梯队三中队右二僚机

2012年7月29日驾驭中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战机首次单飞

自从1940年代人类发明了弹射座椅之后,这种先进的飞行员救生装备已经发展到第4代,在无数次空战和飞行训练中挽救了无数飞行员的生命。目前,中国空军的弹射座椅仅为第3代水平,技术能力与歼-20等第5代战斗机的高性能不相匹配,需要加大投资和研发力度,在短时间内快速弥补这种差距。

何为第3代弹射座椅?军事专业分析人士认为就是弹射座椅安装有电子式速度传感器,能够根据飞行员离机时速度的不同,自动采取相应的救生模式,救生伞低速开伞的时间缩短的发展阶段,一般是指1970年代之后研发的多态弹射座椅,比如俄罗斯的K-36、英国马丁·贝克的MK14、MK16“海军机组通用弹射座椅”(NACES),这几种弹射座椅性能可靠,一直被世界各国的先进战斗机采用,比如美国海军航母舰载机F/A-18C/D“大黄蜂”战斗机。

资料图:歼15双座型战机模拟平台测试新型弹射座椅

K-36是苏联在1960年代研制的第三代弹射座椅,目前已生产12000多台,是一般俄系战斗机的通用化座椅,特点是稳定性和高速性能。“海军机组通用弹射座椅”由英国马丁·贝克公司研发,座椅的弹射机构与座椅骨架采取一体化设计,重量轻、结构紧凑、自动化程度高,目前已装机欧洲“台风”、法国“阵风”、美军F-35等机型。

中国最新弹射座椅大量服役 与国外一比吓一跳
弹射座椅

当前最先进的第4代弹射座椅采用了可控推力技术和飞行控制技术,已经能够实现人椅系统离机后的姿态控制。美军的“机组人员弹射救生技术”(CREST)座椅采用了高速气流防护、可变推力、惯导飞行控制、生命威胁逻辑控制等技术,在平飞条件下、飞行高度0~15000米、飞行速度0~1100千米/时,飞行员的弹射死亡和重伤概率大幅下降。未来,第4代弹射座椅还将采用新材料技术,提高技术工艺水平,射救生成功率还将更高。

我国对弹射救生装备的研发起步较晚,1970年代之前主要使用苏联生产的弹射座椅,应用在歼-6、歼-7等战斗机之上,1970年代开始第2代弹射座椅的研制,1990年代左右开始自行研制第3代弹射座椅。虽然起步比较晚,但是中国本土弹射救生技术经过航空工业人几十年的努力,已经进入了自行研发独立生产的阶段,国产第3代弹射座椅已大量装机服役到歼-10、歼-11等第4代战斗机之上,由于歼-20新机处于高度保密状态,具体弹射座椅种类不详,但是据判断应该也还是第3低弹射座椅,与第5代战斗机的地位有些不相匹配。

中国最新弹射座椅大量服役 与国外一比吓一跳

资料图:F-35专用的US16E弹射座椅进行地面测试。

在弹射救生相关技术领域,虽然与世界顶尖水平还有差距,但是中国航空工业一直没有停止追赶的脚步。电子和机械程序控制器技术、多态程序控制技术、人体生理学技术等都有一定突破,国产弹射系统也可根据弹射离机时的速度、高度选择不同的延迟时间,控制射出救生伞及人椅分离的时机,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低空、中低速等危险情况下的救生性能。而且,中国已经开始新一代弹射救生技术的研究工作,向着扩大救生性能范围、自适应连续控制、高速气流防护等方向迈进,以便适应新型战斗机不断列装的局面,更好地保护中国的王牌飞行员的生命安全。



八一表演队歼10战机坠毁 女飞行员余旭牺牲

11日,八一飞行表演队女飞行员、“金孔雀”余旭,因飞行事故壮烈牺牲。目前能飞三代战机的女飞行员,中国仅有4名,余旭是其中之一。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鹰击长空,祖国永远不会忘记,你曾把青春写在蓝天!

今天(11月12日)上午,有消息爆出,驻扎在天津武清杨村机场的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一架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发生严重事故,坠落到河北省玉田县陈家铺大杨铺村西南。驾驶这一架飞机的飞行员为一男一女,男飞行员跳伞成功,但身体受伤,女飞行员跳伞在事故中牺牲。

消息爆出之后,记者立即通过多个信息源予以核实。从八一飞行表演队隶属的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4师师部得到的消息显示,网上流传的消息属实。

据多个微博描述及图片显示,事发现场十分惨烈,从一段网友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飞行员的降落伞以及座椅的疑似物挂在路边的一根电线杆上,降落伞随风飘舞摇摆。

综合各个信息源的消息,显示此次事故的大致的情况应该是:这是一架双座飞机,前男后女,男飞行员跳伞成功,落地时受伤,女飞行员余旭则疑似由于跳伞失败而牺牲。

记者在想玉田县政府核实消息的过程中,对方表示此事在没有官方口径之前不做任何回应,对相关事故原因及营救方面的进展也暂时不会透露。

随后,记者又致电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了解具体细节,对方在电话中表示正在开会,希望记者将具体问题以短信形式告知,稍后会回复,但截至目前还未得到任何的回应。

牺牲的女飞行员余旭,1986年出生于四川崇州,空军上尉,二级飞行员,为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中队长。2005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大 学,成为第八批女飞行学员,2009年4月成为北空某部飞行员。2009年10月1日,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60周年阅兵,担任教-8梯队三中队右二僚 机。2012年7月29日,驾驭中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战机首次单飞。余旭不仅是中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也是中国第一位歼10战斗机女飞行员。她还曾参加国 庆60周年阅兵,担任教-8梯队三中队右二僚机。

在参加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时,她作为地面备份人员,为左-3位置3号机备份。

在八一飞行表演队中,余旭的代号是“金孔雀”,是全国仅有的几名具备表演机飞行资格的女飞行员之一。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