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20都不算啥!2025年中国还有更大动作

文 / 网络
2017-03-08

“中国制造2025”

“中国制造2025”虽以“制造”为名,但若翻译成英文,其对应词并非单纯的Manufacture,实际上它的含义是以科技为先导,覆盖产品研发、制造、交付、保障全生命周期的制造业变革。这种变革最终要使生产的产品更加高效、可靠,能够更好地满足未来的市场需求。”

杨伟认为,在航空工业这种高端装备制造业,科技的先导作用更为明显。新的科技、理念、体系和方法渗透在航空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链条中。科技的发展推动着航空产品的更新迭代,而自主创新,就是科技发展之“根”。

针对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大飞跃,在杨伟认为,这种本质性的飞跃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产品体系的大飞跃;二是研发、制造、交付、保障体系的大飞跃。在向着“中国制造2025”目标迈进过程中,中国航空工业多年来的创新积淀在今日得以集中爆发,但我们还远未抵达终点。

“坚持自主创新”

“成立创新中心,首先是一个战略引领作用。未来制造的引领方向,也是企业发展的取向、产品发展的取向,更是未来战争发展的取向。所以谋,首先是要谋远谋高谋战略。这个战略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每年都应该对战略进行更新。我们要的是看的远点,做的具体点。”

作为“中国制造2025”规划体系的一部分,国防科技工业航空技术创新中心日前在京正式成立,意在以国家战略为指引,凝聚行业内外创新资源,推动中国航空工业技术创新形成合力。

杨伟说,创新中心的使命,是研究、探索整个航空工业的战略发展方向,是探索现有团队不覆盖的颠覆性创新技术,是整合行业资源实现技术共享,更是打破单位部门界线进行创新研发的协同。国家战略规划与航空工业发展蓝图在这里并轨。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

“在未来的世界航空装备制造业格局中,是对手根据我们的装备来调整自身装备发展目标,而不是相反。我们会不停止发展新的装备,这是毫无疑义的。”

谈及这些年自主创新的成绩,杨伟认为很难说。因为军工行业的性质决定了“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

说起2016年在珠海航展上的歼20,杨伟仍是显得很淡定,歼20只是走向“中国制造2025”的途中完成的一个小目标。杨伟知道,走出“黑暗森林”那一刻,谁掌握了科技创新的话语权,谁就能成为规则的制定者。

为了这个梦想,他和他们一直在路上。

日月星辰

“干航空事业,需要耐得住寂寞,这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群体。被推到台前来的总师等,也只是这个群体的一个代表,背后是众多默默无闻、苦苦奋斗的航空人。”

“您进所时才二十出头,这几十年里,您为什么能这么专注地投入?”

“因为喜欢啊,这根本不是需要琢磨的问题!”杨伟异常坚定,毫不迟疑。简单的话语,却道出了最深的情之所在。正是因为一份喜欢,30多年执着于航空事业,为“中国制造”打上自己的标签。

“其实干航空事业,也不能总说那些个加班加点、胃疼了顶个筷子的老套路故事。”杨伟指出了背后支撑自己的情怀,首先是对于事业的热爱,其次是对于取得成就的满足,第三是对于这份工作的自豪。“这份工作其实很酷,即使外人不知道。在产品中见证自己的创新、发展,在成果中实现自我价值。”

也正是这样的一份事业感召着年轻人投身航空。现在“80后”的年轻人们成为占据飞机设计、制造、试飞、保障等领域的重要力量。杨伟认为,年轻一代,既是现在的主力也是未来的希望。作为航空企业,应该为年轻人的成长创造更多的条件,不论是工作舞台,亦或待遇和个人价值的实现,比这些更重要的,是文化的引领。让人才队伍建设就此形成一种良性循环,才能迎接中国航空工业更好的明天。

歼20服役后都干嘛去了?俄罗斯说出了真相

近日,据俄罗斯科学报发表文章称,中国歼20战机已经服役,不过,歼20战机当前尚未正式编入作战序列,而是投入到和第三代半战机的对抗演练当中。

以便能让中国寻找出一套和隐身战机对抗的方法,不过,歼20至今还缺乏空中加油这一关键作战能力,这中情况已经让中国军迷感到急不可耐了。

据悉,2016年年底前夕,中国空军近百架战机汇集到甘肃的鼎新机站(空军基地),参与到本年度最新的“红剑”军演中,其中,场站内还惊现两架歼-20。

“红剑”军演不同于中国空军其他按照演习组织方的计划推进的军演,它是一种贴近实战的对抗性演习,至今只进行了短短几年。

相对而言,“红剑”军演与美国大名鼎鼎的“红旗”军演十分类似,而“红旗”军演正是主要用于测试和训练美国和盟国空中力量的对抗性演习。

这里强调的对抗性主要体现在演习不预设演习脚本,而且演习采用“红蓝对抗”(红方代表敌军,蓝方代表我军)的形式来组织。

目前,中国空、海军装备的作战飞机型号不下20种,空、海军航空兵基层部队平时很难有交流、切磋技战术能力的机会,而“红剑”军演则给中国军队中的各路战机和高水平飞行员展示军事素质的机会,也能让后劲的战机和飞行员找到差距,迎头赶上。

客观上说,虽然歼-20已经入役,但距离形成初始战斗力还有一段较长的距离。按照国际通常的标准,这一过程可能需要2-3年时间。

歼-20在这段时间内,接装部队要对歼-20的各方面技术性能进行全面测试,而且这种测试最好是贴近实战的对抗性演习,而非传统的按演习计划进行推演的非对抗性演习。

正是首先出于测试歼-20和训练部队的任务,将歼-20投入“红剑”军演无疑是明智之举。

据称,近些年,美军也将F-22扮演的“蓝方”角色逐渐变换为“红方”,这表明,美军也忌惮敌军用可隐身的五代机来挑战其数量占多数的F-16、F-15等四代战斗机。

据称,在2016年底进行的“红剑”军演中,中国空军就出动了携带电子战吊舱的歼-11D电子战机,而该型战机被认为是美国EA-18G“咆哮者”电子战机的中国版本。数年前,外媒透露了美军F-22在“红旗”军演中被EA-18G击落的消息。

与此联系推测,中国军方或正在以歼-20充当“红方”来研究怎样对付隐身战机的方法。毕竟,中国空、海军的战机阵容还是清一色的四代机,还有少量刚服役的四代半战机。

因此,歼-20对于中国军方来说,似乎扮演“红方”,即让基层部队了解怎样反制隐身战机似乎更能提高整体战斗力。当然,在对抗中,歼-20也获得了一些反对抗经验,也为其进一步改进提供了很好的依据。


7大改进令西方震撼:歼20最恐怖型号曝光

事实上,J-20战机完全服役实际扮演的角色意义并不大。有意义的是它能帮助解放军空军了解隐形技术。

自中国五代战机J20得诞生似乎就没有得到过外界中肯,对中国自主研制能力的怀疑是西方军事界的通病。近日有英国路透社的一篇报道更是无稽之谈。文章称:J20的款式与俄罗斯在隐形战机研发初期的一架样机极为相似,这显示俄罗斯可能曾暗中帮助中国,俄罗斯之所以帮助中国,是为了在中国这个日益强大的军事大国的国防能力上与其它军事大国竞赛。

该评论甚至煞有介事的说“看起来他们得到了那些与米高扬有关的文件。这个飞机是俄罗斯国防部在研发隐形战机时没有采纳的一个机型。”他说。他还表示,目前尚不明确这种技术的转移是否合法”,这种说法是因为中国官员曾应邀参加过米高杨的首次公开展览。

真是无奇不有啊,目前全世界只有美国拥有正在服役的、可躲避雷达探测的第五代战机,俄罗斯预计要到5到6年之后才能开始生产这类飞机。而中国J-20的试飞成功则意味着中国已经紧随美国之后掌握了五代战机的技术,尽管中国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将这个机型进行完善。

对国J-20战机于1月完成首飞试验,俄罗斯对J-20 试飞的评价一直不高,显然在毛子口风里,比不上他的T-50,甚至称J-20“很难被称为五代机”,“J-20显然无法与美国F-22,更不要说苏霍伊的 T-50形成竞争”。

一个如此贬低J-20的专家怎么可能会是提供技术的师傅?一个连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搞懂的技术又如何来传授于他人?英国人得脑子是不是被此次暴动砸晕了乱说一气。

还是日本最近的评论比较中肯,J-20实际上与美国的F-22武器搭载情况差不多,两枚短程空空导弹和六枚中程空空导弹。

如果J-20只用于拦截,它将会成为何种截击机?解放军空军在未来的冲突中将如何使用它?这可以从俄罗斯在整个冷战时期,为了摧毁飞过西伯利亚的美国轰炸机所研发了大型快速截击机得到解答。也就是说,J-20的成功将为解放军在未来战争中快速截击美军战机立下汗马功劳。

事实上,J- 20战机完全服役实际扮演的角色意义并不大。有意义的是它能帮助解放军空军了解隐形技术。所以,中国能够发展专门用于打败它的技术。如果J- 20能够作为有用的截击机执行任务,它可以在可能的空战中帮助抵御美国来袭的轰炸机,甚至可以在地面和海上对美军隐形战机予以绞杀。

时隔16年中美战机在南海再相遇:美怂了

空警200预警机

据CNN报道,一名美国官员称,美国海军一架P-3巡逻机和一架中国空军的空警200预警机于2月8日在南海上空接近。

美国官员称,这两架飞机在飞到1000英尺(300米)的范围内在黄岩岛附近上空接近。美官员说,美国P-3巡逻机不得不改变航向以确保没有空中碰撞。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一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也证实了这一事件,并称其为“不安全”。这位官员称,美国和中国飞机发生近距离遭遇的事件“极为罕见”,在2016年只出现过两次。

黄岩岛

16年事件回放:

2001年4月1日,美军EP-3型电子侦察机一架,飞住中国南海海南岛进行电子侦察。

8时36分,中国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发现美军大型飞机一架,正向中国海南岛三亚外海抵近侦察。

8时45分,中国海军航空兵陵水基地中校飞行员赵宇和中队长王伟奉命驾驶歼—8II战斗机紧急起飞,这两位中国飞行员为维护国家的安全利益,将奉命对美军飞机的侦察活动进行例行性跟踪监视。

飞行员王伟

8时52分,中国空军飞行员王伟在机载雷达上发现、锁定左前方20度、距离50公里处的一架大型飞机,并很快判明为美空军EP—3型电子侦察机。

美军侦察机当时航向240度,遭锁中国空军雷达锁定后,马上向指挥部发出“A.I Lock on(遭中国战机锁定)”的无线电电文,并转航向为40度。不久美机即遭到中国空军拦截。

3.jpg

撞机事故现场

9时05分,美机将整航向调至110度,中国空军战斗机也转至110度,在中国海南岛靠海岸一侧,与美机同向同速飞行,将美机与中国大陆隔开,维护着中国的主权和尊严;美空军电子侦察机在中国歼-8II战斗机外侧飞行,中美两国飞机相距400米,中国飞机飞行高度略低于美机,美机飞行速度600KM/小时。

9时07分,美机突然大动作向中国飞机方向(中国海南岛方向)急转向,庞大的EP-3飞机快速向王伟的歼-8II飞机后机身撞压过去。短短几秒种的时间,美机机头和左机翼便相继撞到王伟飞机的后机身,同时美机左翼外侧螺旋桨将王伟的歼-8II飞机的垂直尾翼打成碎片。

赵宇中校当即提醒王伟:“你的垂尾被打掉了,注意保持状态,保持状态”。王伟回答‘明白’,但此时飞机已进入飘浮状态无法操纵,约30秒后,王伟驾驶的飞机出现右滚下俯状坠落,飞机失去了控制。

王伟请求跳伞,赵宇回答:“可以”。之后,赵宇便与王伟失去联系。

赵宇中校驾机盘旋下降至高度3000米时,发现王伟的飞机坠海,还发现空中飘有座椅稳定伞和救生伞各一具。赵宇驾机盘旋一周,确认王伟位置后返航。9时23分,赵中校驾机安全着陆。

美机与中国空军飞机相撞后,急剧坠落数千英尺后被机组人员重新控制下来。美国飞机当即向基地发出“MAYDAY(紧急呼救)”的电讯,随后美机便进入中国领土。位于东海上空的另一架美军EC-135侦察机收到了“MAYDAY(紧急呼救)”的电讯,由于第一时间美军机员并未说明确实状况,美驻日军用基地海军F-14战机与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15战机立即起飞,执行“救援任务”。

1.jpg

王伟驾驶的飞机出现右滚下俯状坠落,飞机失去了控制

美机的异常行为引起中国军方的高度警惕,一度出现中国军用战机紧急起飞的动作,中国空军驻遂溪基地的两架Su-27战机中也奉命紧急起飞前往南海,并在途中被突然调住另一个指定空域,警戒美军驻日基地起飞的F-14战斗机。

9时33分,美军用电子侦察机未经中国政府许可,降落在中国海南岛陵水海军机场。

事件发生之后,经过中美双方交涉,中方同意在美方表示道歉后释放美方机组人员,交回飞机。美方先提出派人到陵水将飞机修复后飞回美国,被中方拒绝。中方允许美方将飞机拆卸后运回。

EP3停靠在海南陵水机场停机坪

2001年6月,由该机制造厂 - 洛克希.马丁公司派技术人员到海南岛陵水海军机场现场进行拆卸分解,分解工作于6月13日起,在陵水机场着手拆卸工作,至7月2日拆解完毕,经租用的AN-124运输机装运,于7月3日运抵美军在夏维夷的基地。

2001年4月1日,布什总统刚上任,美国海军一架EP-3E电子侦察机,在南海上空与中国海军航空兵一架歼-8II战斗机相撞,美机迫降海南岛,爆发美中关系近年来最大的危机。美军被迫临时销毁电脑,但中国对机上极机密的情报侦察电脑设备,使用“逆向工程”还原,读取资料,重创美国,损失至今难估。

美国一直迟到2009年,才下决心对这次中方逆向工程所造成的机密损失,采取对应措施,革新海军的情报侦蒐处理设备。但为时晚矣,美国才惊觉美国网路系统之脆弱,军方随即成立网路司令部,重视网战(cyber warfare)。

预定11月1日出版的“纽约客”报导,美国2000年总统大选,因选票争议,无法决定谁是新总统,华府群龙无首。当时美国刚决定减少对前苏联的每日军事侦察飞行架次,军方也不敢断然终结侦察飞行任务。为维持既有编制军力,中国成为新目标,侦察中国军事动向,从每两周一次的飞行架次,增加到每天都飞,其实侦察飞行任务只是纯为应付。

中方飞行员自2000年12月起,对美方侦察机动作越来越挑衅。这些情况虽向华府反映,但华府当时无人有权威回应,结果导致美国无法挽回的灾难性损失。

EP-3E在迫降海南岛前,机员理应依规定销毁机上的电脑等设备。规定要求机员使用消防斧,甚至热咖啡等,销毁机上电脑硬体和软件。但当时处于紧急情况的机员未能及时销毁,EP-3E整机落在中方手中,任由处置。

牵引车将EP3拖至预定工作位置

EP-3E上由美国国家安全局操控的作业系统,可以监测中国的加密雷达,语音和电子通讯等等。中国取得EP-3E机后,使用逆向工程,复制机上电脑,解出3000至5000万行的密码电脑程式,等于取得美国海军情报解码路线图的最高机密。中国知道美国如何探测中国的机密,更反过来侦测美国机密,对美军动向一清二楚。

美国海军起初低估中国对EP-3E所做的逆向工程,一直到2008年年底,才惊觉到损失之惨。在欧巴马当选总统后数周,美国国家安全局发现通常监视的系列中国网站上,同时出现大量包括美国海军未来动向等的机密细节,等于向美国展示中国逆向工程的成果。当时研判,中国此举是为给欧巴马新政府一个下马威。

前中央情报局官员指出,当时美军太平洋总司令基亭,为此紧急召开系列会议,并在2009年初报告欧巴马新政府,指出如果中国已对EP -3E的操作系统进行逆向工程的仿制,海军所有相关电脑系统都必须全部换新。结果海军花费数亿元完成更新。

被拆下机尾的EP3等待进一步的分解

报导指出,中国甚至侦察到美国就伊朗问题举行秘密会议的内容。

2008年欧巴马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侃的竞选团队,都遭到怀疑是中国骇客的攻击。专家认为中国网路技术,足以袭击美国的民用的基础设施和军事设施。

但一位前柯林顿政府官员指出,中国官员告诉他,中国不会用骇客攻击华尔街,“因为现在华尔街基本上是我们的。”

EP-3E电子侦察机事件,让美国警觉必须正视及尽速处理网路安全问题。今年5月,美国网路指挥部正式启动。

网路指挥部司令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中将说,美国军方必须重整网路安全作业。欧巴马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决定应该由军方还是民间主导美国的网路安全,以及网路间谍、骇客行动等是否将视为战争行为。

南海撞机事件发生后,根据中美双方达成的解决方案,降落在海南陵水机场的EP-3侦察机被拆解成块运回美国。

美军官兵当作“英雄”一样对待

沉寂12年:曝中美撞机内幕

从目前能够得到的信息看,对于事件的具体情况仍存在着很多争议,而事件的很多细节可能永远都不会公之于众。本文力图通过现有的一些资料来解答事件的一些疑点。

疑问1、两架飞机为什么会相撞?

在此次事件发生前(包括事件发生后),在南海海域中国战机驱赶美国侦察机的行动都属于“日常行动”,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应该说双方都是很熟悉的。我 们的飞行员的任务就是与之周旋直到把他们赶走,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接近中国领空从而获得更多情报。

美军航母战斗群

而我方飞行员为达到驱赶对方的目的,经常要与敌机贴的很近,这从视频上可以看出来,两者的距离近可以说完全超过了国际上通常的安全飞行间距,因此危险性非常大。双方对此都十分清楚,为了以防万一,此前应该是有 一个应急处理预案的,一旦发生事故双方该怎么办都应该按规定来。

但事件发生后美国方面并没有按预案的规定办,他们没有与中国方面沟通,而是擅自先自行公布 了出来,打了中国一个措手不及,这让中国高层非常恼火,因此才指责是美方故意撞机。 从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双方的飞行员都是“例行公务”,都没有故意去撞对方的理由:

美国方面完全没理由故意撞中国战机,撞了中国落后的机型歼8-II他们有什么好处呢?他们就对自己的飞机那么有信心?高空飞行又不是玩碰碰车,连个小鸟撞 飞机都可能机毁人亡,更不用说飞机撞飞机了。茫茫大海之上,相撞之后如果飞机损坏严重,后果就是死路一条(后来的结果看他们是宁可降到中国机场也不愿意在 海上迫降的),他们没有主观去撞的动机。

而王伟也不可能为了什么所谓的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而故意去撞,先不说撞机之后的结果难以预料(说不定是美国的侦察机先掉下去了呢,那样的话还 能获得什么技 术资料),假如是事先策划好的,那总不能只有两架飞机去吧,撞了之后就一架能飞了,怎么胁迫对方降到我们的地盘?

所以起码我们要出动三架以上才可能使行动 有可能成功。而且这样的话引起的外交方面的困难也是难以把握的,无论怎么分析,所以我们也不应该是故意去撞。

中国轰6K轰炸机巡航南海

那么问题就来了,两架飞机怎么就撞上了呢?答案只能是:这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一次意外。两者距离过近是基本原因,但由于此前从没出现过问题,所以双方都有 些疏忽,可能是因为歼8-II的低速操控性能不太好,也可能是美方飞行员的距离判断失误,最有可能的是气流的扰动,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王伟的战机撞到 了美机的螺旋桨失控坠毁,而美机也由于受损无法飞回基地。

应该说这次事件美国是理亏的。首先,美国军方是对我国进行侦查,这可以视为一种敌对行为,EP—3型军用侦察机是用来干什么的,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出来,所以我国起飞歼八去拦截和驱逐。当然,刚开始美国的飞机是在公海进行侦查,只要不进入我国领空,勉强应该也可以说是合法的。美国经常这么干,冷战时期美国就经常出动飞机侦查苏联和华约国家。当然了,苏联也出动战机进行拦截,所以我国出动战机进行拦截也是合法的,你要侦查,我就不让你侦查,我要把你赶走,这种擦枪的游戏并不罕见,没想到这次玩过了,擦枪走火了。在驱逐的过程中发生了中美撞机事件。

美国再敢撞机一次试试

其次,是美国违反了飞行的规定。美国的侦查机仗着自己个头大突然违规飞行,把中国的歼击机撞毁了。你撞坏咱的飞机总不能说你有理罢?

第三,美国军用飞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这当然是侵犯了中国的主权,中国不击落美国的飞机已经是非常客气了,换了当年苏联,击落美国的飞机美国也照样不敢放个屁。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