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最值得关注收藏家 不服不行个人资料

文 / 互联网
2017-02-05

作为苏宁品牌创始人之一的张桂平,他不止有钱,其实还是一位资深的艺术品收藏家,“专业潜水”三十余年。近年来,张桂平为了即将开馆的苏宁博物馆,“大举进攻”拍场,轰动拍场的3.036亿元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就是苏宁博物馆所购藏。

张桂平仅在2016年度苏宁博物馆就购藏了当时创吴镇拍卖纪录的《野竹图》、王石谷《仿宋元山水巨册》、创夏圭拍卖纪录的《山庄暮雪图》、袁江《蓬莱仙境》、创造赵雍纪录的《前浦理纶图》等,张桂平不愧为2016年度最壕的收藏家,所创办的苏宁博物馆也很快开馆。

余德耀是资深的当代艺术收藏家以及余德耀美术馆的创始人,他作为出生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人,是印尼第三大农业公司的商业巨头,更是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大家,并且十分热衷于慈善事业。2016年度,余德耀作为资深老藏家的代表回归拍场。

他以1840万元拍下了方力钧创作于1990-1991年的《系列一之五》,余德耀给予了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以信心。更为重要的是,在2016年度余德耀美术馆策划了轰动全球的且规模最大的“贾科梅蒂回顾展”,单日观展最高人次超过3000,为此能够看出余德耀的收藏之价值。

在2016年12月14日之前,杜圣博以1.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在法国一家拍卖行拍下清“乾隆御笔之宝”玺(乾隆玉玺)后,瞬间成为媒体关注的重点,更让人稀罕的是,知名藏家刘益谦竟然也参与了这块乾隆玉玺的竞拍,最终被杜圣博成功获得。

可是此后杜圣博竟然被爆出失联了,再度引发中国买家在海外拍场中的诚信问题。不过事情总是那么的一波三折,近日杜圣博又在媒体中曝出自己已经亲赴法国办理交割。如此的一番折腾,杜圣博当仁不让的成为2016年最大争议的收藏家。可最值得敬佩的是他没有失去诚信。

你有钱买画时我不抢,因为我有钱买拍卖行。三胞集团绝对是2016年度最霸气且没有之一的公司。虽然早就传出江苏宏图高科(三胞集团旗下)要收购匡时拍卖,可是迟迟没有进展,不料到了年底,突然传出宏图高科以22亿元现金收购匡时拍卖100%的股份。

在交易完成后,匡时拍卖便成为业内首家A股上市的拍卖行。而被称为“福布斯遗漏富豪”的三胞集团总裁袁亚非并没有闲着,2016年度他除了大手笔买下匡时之外,还顺便以1.725亿元买下了最贵的吴镇作品《山窗听雨图》,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坐等匡时正式上市。

其实,作为艺术圈的老朋友,刘益谦王薇夫妇在每个年度都是最值得关注的收藏家。俩夫妇在2016年度的购物单先后在纽约、中国香港和北京的拍卖会上购入数件昂贵的艺术品,如2016年4月5日,以2.7亿港元竞拍到张大千《桃源图》。

随后又以1.13亿港元拍下日本珍藏官窑八方瓶。这些战利品都被放入了俩夫妇拥有的上海龙美术馆。说到龙美术馆,2016年度,他们筹备4年的“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引发关注。此外龙美术馆重庆馆在2016开馆,正式拉开龙美术馆的分馆大幕。

2016年最忙的收藏家一定是孜孜不倦点赞的帽哥。作为驰骋拍场十年的老江湖,帽哥李笠的藏品清单也是美术馆级别的。2016年度在帽哥创办的自媒体艺术平台中发布的“雅昌帽哥带你看预展”以及“帽哥访谈”、“帽哥推荐”等栏目发布了超过百条的推荐。

2016年帽哥及其团队的足迹遍布北上广的重要拍卖会,以行家看预展的方式,对重要拍品进行分析判断,其幽默犀利的点评风格广受粉丝欢迎,由此带动和影响了一些企业家加入艺术品收藏队伍。作为老藏家,帽哥仅在2016年秋拍中就花费了超过8000万元购藏书画。

作为画家的王中军、作为收藏家的王中军、作为企业家的王中军,仅是这些称呼都能让人不淡定,华谊兄弟创始人之一的王中军绝对是有三头六臂。作为画家的王中军,仅在保利就举办了两次个展,分别是“作为画家的王中军”以及“就是这样-王中军个展”等。

作为画家的王中军在拍卖场中也能看到其作品,在2016年秋拍中,其作品《我不是潘金莲之一》以345万成交。作为藏家的王中军更厉害了,2016年以2.07亿元买下曾巩的《局事帖》。可见,作为拍卖行老板的王中军照样是一把好手。

作为一位相当低调的企业大佬,李波做的事儿可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作为甘肃本地大企业的中贸集团,自然是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的重要力量,中贸集团承办了其中的多项重要活动,这可是2016年度最为高端的文化博览会。

李波本人也是很早就进入到拍卖市场中,并且收藏了黄胄、于右任、张大千等画家的重要作品,尤为难得的是,在2016年度,李波自费邀请学者孙炜撰写了《民国书画断代史》,这不仅仅是以事涉艺术史的着作,更是一本难得的书画收藏指南。

众所周知,晋商张小军是当代艺术收藏的资深藏家,曾经购藏了赵无极、方力均等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张小军一直为未来的私人美术馆做准备。但是进入到2016年度,张小军做的最大胆的一件事儿就是以9200万元竞得了宋克临《急就章》。

张小军创下了宋克的个人最高价纪录。从当代艺术到古代书法,不得不说张小军的转型就最大胆的,一般来讲,古代书画的收藏门槛很高,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张小军从开始接触艺术品收藏到选择古代书画,简直是拍场藏家最高段位的进击。

无名藏家大概是最让拍卖行喜欢的客人,在保利2016年秋拍中,无名藏家以1.64亿元拍下了张大千的《瑞士雪山》,并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交割,这样的藏家哪个拍卖行不爱?毕竟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分分钟拿出1个多亿的藏家不多。

关于无名藏家要竞拍张大千《瑞士雪山》的故事则是更加的让人不淡定,其实这位无名藏家在此之前购买的都是一些中低价位的作品,这次的预展中因为看到一位老先生长达三天来看《瑞士雪山》,由此这位无名藏家深深的被震撼了,因此他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能够如此吸引人。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