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被我扒掉裤子按在桌子上厮缠个人资料

文 / 互联网
2017-03-25

她是我的师姐,不仅是个绝世神医,更加是个腹黑大小姐。与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相处的日子里,我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了她。与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相处的日子里,我想要得到她。与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相处的日子里,那天她被我按在桌子上......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被我扒掉裤子按在桌子上厮缠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2012年从小城市考入那所著名的医学院,见识了五彩缤纷的大城市生活,让我这个只知学习的人尝到了生活的乐趣。

我学的是临床,进入科室,首先认识了那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她是我的师姐,比我大一年级,但却和我同龄。不像其他师兄,都是从临床混了很多年考进来的,可以说是老油条了。我师姐也有男朋友,是她的本科同学,我看过他的照片,很帅。但是如大部分大学毕业的情侣一样,分居异地。

但我师姐说我有点像他,可能是我和他一样幽默而没有世俗气息吧。师姐身材很好,1米6几的个子,白皙可人的皮肤。可以说是整个科室的大美女。所有科室的男士都爱拿她开玩笑,不过她的性格很好,也爱和我们开玩笑,有的时候还说荤段子,可能是和我年龄最接近,和我的关系最好。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常常拿荤段子来开我玩笑。有时我在科室当面开她的玩笑,她听后也不生气,用肘部捣我,“再说把你的小兄弟踩扁!”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被我扒掉裤子按在桌子上厮缠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毕竟是学医的,人体都见过很多次。所以这些荤段子对于那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来说,自然没有什么。虽然我和师姐的关系很好,但科室里的人从不认为我是她的男朋友,因为她和她的男朋友很甜蜜,频繁电话联系,而且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煲电话粥时,讲话温柔里带着几分肉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有一次夏天,我们一起值夜班,医生值班可以睡觉,这点不像护士mm,在值班休息室(医生值班休息室里都有床、电脑和中央空调)

她说那个肝性脑病的人你多看看,我先休息一会,说完她就脱掉白大褂和上衣睡觉去了,当她脱掉上衣后我清晰的看到她洁白的皮肤和乳白色的胸罩。但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在我面前并没有刻意避讳。当时我还故意说,你睡了我睡哪,她却说那你困了上来挤挤,我知道她那是在开玩笑。师姐睡着了,我看见她那洁白的乳罩,还有乳罩下面=幽深的乳沟,心就忍不住扑通扑通的乱跳。也许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爱上了,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被我扒掉裤子按在桌子上厮缠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不久我的一个师兄博士答辩,师姐作秘书,老板请了两个比较牛的教授过来,答辩当然很顺利,之后便是吃饭。那天这个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者吊带衫和短裙,透露出无比的抚媚。

而且师姐在饭桌上也是女中豪杰,酒量不比男同志差,我和她不是同桌,但我看她被灌了一杯又一杯,那些教授们还拿她调侃时,暗暗替她担心,心里暗暗骂道:“这帮畜牲!”吃到一大半时师姐突然离席,我想可能是上厕所或是补妆或整理衣服什么的,但我有点担心,一会我也跟了出去,只见师姐从厕所出来到了另一个空包厢座了一会,我进去靠近问她没事吧?

她没说话,我当时不知哪来的胆量贴近她,可能是她用的香水太诱人了,我抚摸着她的双肩,低着头看着她,她也顺势将脸贴近我的上身,在我胸前来回的蹭,我当时感觉到了女性的柔情似水,而且下身也有了反应。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