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肚兜跪趴承受粗大撞击|男朋友天天做我

2019-11-08 08:09

 有免费的午餐,杨修怎么可能会拒绝呢?当即就跟着村长去到了他家,村长家不错,家里的饭菜那也是更加不错,餐餐吃肉,顿顿吃鸡,杨修觉得自己今天有口福了。

 

 

吃着饭,那村长喝着小酒,跟着杨修问道;“小杨啊,你真打算要继续开你的医馆啊?”

 

 

“不然呢?我师傅说了,开医馆虽然转不了什么大钱,但是能救更多的人,那也算是做功德了,而且我就会这个,其他的我都不会,不做这个,我还能做什么啊?”杨修在边上,大口大口的吃着菜,跟着那村长回答了起来。

 

 

 文学

“现在不比过去了,大家有病都去医院,或者找诊所,不太相信中医,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个差事,我家阿尚在县城,最近当上了保安头子,要不你去他那里干活,这也算是叔还你人情。”村长喝着酒,跟着杨修说道。

 

 

村长的儿子,叫做刘尚,小的时候,没少挨杨修揍,现在村长安排自己给刘尚做手下,不用想杨修都知道,想要刘尚好好使唤使唤自己,好让刘尚报复一下,小时候被揍的委屈。

 

 

“工资咋样?待遇好不?”杨修也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反问了村长一句。

 

 

“肯定比你开医馆的高啊,待遇也不错,反正只要你去,保证你吃喝不用愁啊。”

 

 

“我不去,当保安没前途,不自由,村长,你也别劝我了,你就给我办好,我行医资格证的事情,就算是还我人情了,你也别给我耍心眼,不然,哼哼。”杨修斜眼看着村长,跟着他警告道。

 

 

“你当你叔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我知道村长不是这样的人,谢谢村长叔的款待,我吃好了,有事情,先走了。”样修放下碗,就离开了村长的家里。

 

 

“哎,这小杨。”村长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继续喝着他的小酒。

 

 

样修吃完饭,也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到了市集,买了不少东西,将东西带回家后,带了一瓶烧酒,炒了两个菜,就往山上走,他这是要去祭拜他的师傅。

 

 

“师傅,来给你送吃了,还有酒,你慢慢喝,喝完吃完,你要保佑我们医馆的生意好起来。”杨修倒着酒,跟着墓碑说了起来。

 

 

样修从小到大,都是跟着自己的师傅,他的父母也没有生亡,不过,听他师傅说,样修的父母是逼不得已才将他留下来给他的,至于样修的父母是什么人,他师傅也没有详细讲,更没有说她们姓什么,叫什么,只告诉样修说他的父母都是不可一世的狠人。

 

 

对于自己父母是什么样,叫什么,姓什么,样修现在都不想知道了,对于他来说,这些都不重要,而且即使是知道他父母还在世,样修也对他们没有什么感觉,虽然说生下他的是父母,但是养活他的却是自己的师傅。

 

 

“师傅,你要是还在世的话,我们的医馆倒不会陷入现在的局面,不过放心,我会努力,将咱们家的医馆运营好的,我会让我们的医馆,像从前一样,生意兴隆。”杨修拿着酒瓶子,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的确,以前杨修的师傅在世的时候,医馆的名声挺响亮的,但是自从他师傅去世,杨修接手之后,很多人看他年轻,都不相信他有跟他师傅一样的手艺,加上那个时候,医疗条件都提高了不少,不少人都选择去诊所,大医院去治病,很少找江湖大夫了,只有少数的疑难杂症患者,才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才会找上这些江湖大夫。

 

 

但是杨修始终相信,自己经营的医馆,总有一天会变得跟以前一样生意兴隆的,只是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祭拜完师傅,杨修就收拾东西回去,他将大半瓶烧酒喝完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回到家躺在床上,想到了今天给孙萌萌看病的清醒,心里荡漾了,加上喝了点酒,有些上火,而且还是一股邪火,杨修想到了自己的嫂子秀花,起床就要出门,但是没走两步,高度烧酒的后劲一上来,他就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杨修早早就起来了,吃完饭就到了老医馆坐着,等着生意上门,但是左等右等也见不到有人来,现在大多数人,生病都去诊所看病,而且诊所给吃的药,没有中药那么难喝,那些药都是药丸子,价钱相比起来,也比较合适,所以杨修现在的生意,也就只能是守株待兔,不过再这样子下去的话,杨修用不了多久,就会日不付出,说不定会饿死了。

 

 

“哎,这样子下去,应该怎么办呢?”杨修有些迷茫了,心里估摸着,难道真的要跟那村长所说的那样,以后小爷我得改行,做其他的工作?

 

 

这开医馆,就跟是做生意一样,算的上是个小老板,而且药材什么的,销售起来自己心里有数,而且利润相对来说还可以,要是遇到有钱的,说不定还能好好的捞一笔,不过,就他这个小山村,也不见得有几个有钱的。

 

 

“等到村长给我弄好了行医资格证,小爷我就到城里去,听说城里有大医馆,在哪里赚几个钱,再到县城重新开张医馆,嘿嘿,到时候,我们老杨家的医馆,一定能发展起来。”杨修思索着往后的事情,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杨医生,杨医生,你在家吗?”

 

 

门外,传来了孙萌萌的声音,杨修跑出去,看到孙萌萌提着一个果篮子站在那里,身上没有穿裙子,而是换上了长裤子,长袖,看来这孙萌萌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到孙萌萌带着果篮子过来,杨修有点好奇。

 

 

“孙老师,这是要看什么人?”

 

 

“你昨天给我看病,我还没有谢谢你呢,所以买了些水果,感谢感谢你。”孙萌萌将果篮子递给了杨修,跟着杨修道谢道。

 

 

杨修看到那果篮子有不少的水果,也没有客气的收了下来,跟着那孙萌萌就问道;“现在没事了吧?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孙萌萌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跟着杨修回答道;“没有什么事情了,但是脑袋还是感觉有点晕。”

 

 

“那蛇毒,还没有完全祛除出来,也正好,我现在有空,我再帮你驱一次毒,过两天就好了。”杨修信誓旦旦的说了起来。

 

 

“那,那个,还要脱衣服吗?”孙萌萌有点害羞,跟着杨修问了那么一句。

 

 

本来杨修就是想简单的给她针灸一下,但是现在听到孙萌萌那么说,而且脸上出现了那么一个害羞的表情,难道说这个妹子,上一次被我摸舒服了,还是说对小爷我有意思?一想到有这个可能,而且这个要求又是他提出来的,杨修自然要满足她的要求了。

 

 

“当然了,不脱衣服,怎么给你祛毒啊。”

 

 

孙萌萌跟着杨修走进了老医馆,杨修在后面关上了门,因为医馆不是很大,里面没有单独遮掩的床位,而且孙萌萌还要脱衣服,要是不把门关起来,一会儿,突然有一个人进来了,那孙萌萌就亏大了,要是女的进来,看到孙萌萌跟自己那样,那杨修也亏大了,要知道,杨修现在还没有女票,而且他总感觉,村里有那么几个妹子对自己有意思,所以在占一个心甘情愿,被自己占便宜的女人的面前,绝对不能出现第二个女人。

 

 

“你把门锁好了吗?”孙萌萌一想到自己要再一次,脱光衣服给杨修检查,还是有些害羞,本来在杨修面前脱光衣服就让他有些尴尬了,要是突然闯进来一个人,那她更加尴尬了,被人看光了不打紧儿,要是被人传自己跟眼前的这个那人有什么,那她以后在村里名声就不好了,所以才会问杨修门关了没有。

 

 

这医馆里面,那都是杨修的家当啊,门锁当然被杨修弄得结结实实的。

 

 

“锁好了,放心,这医馆虽然陈旧了点,但是门锁还是好的。”杨修拿着一个水果吃了起来,坐在边上催促着孙萌萌。

 

 

“孙医生,你现在可以把你的衣服脱了。”

 

 

孙萌萌看了看杨修,杨修看到孙萌萌那害羞的眼神,立马会意的转了过去,同时,双眼偷偷的斜视着孙萌萌。

 

 

孙萌萌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脱下来了之后,又将自己的内.衣解了下来,杨修再一次看到了,孙萌萌那又大又圆雪白的五花肉跳了出来,那两个五花肉没有了束缚,一跳一跳的煞是好看,杨修的分.身肃然起敬,自己的鼻子更是流出了液体,杨修赶紧擦拭了干净。

 

 

“杨医生,可以了。”孙萌萌有些不自然,站在那里双手环胸,跟着杨修提醒道。

 

 

杨修走了过去,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收拾了干净,满脸歉意的说道;“医馆有些简陋,你将就一下,就躺在这上面吧,我帮你再好好看,顺便帮你按摩祛毒。”

 

 

孙萌萌听话的躺了上去,杨修像昨天那样,双手轻轻的在孙萌萌的身上抚摸,从上到下,杨修这是第二次摸到女人的身体,有些激动,兴奋,孙萌萌也是一样,他羞涩的闭上双眼,任由杨修给他进行治疗,杨修脸上露出一个兴奋的表情。

 

 

杨修没有见过女人的全部结构,看到孙萌萌都脱成这样了,杨修感觉自己稍微汹涌几句,应该就能完全的看到女人的全部结构,就跟着孙萌萌一本正经的说道;“孙老师,可能你还得脱,你的裤子勒得太紧了,这样子无法帮你祛除蛇毒,他阻挡了血液循环。”

 

 

“啊,这个也要脱啊,那我岂不是”

 

 

“我转过身,你脱掉它,然后围上你的衣服,这样子我就看不到了,你我也不会尴尬了。”杨修知道孙萌萌的疑虑,打断了他的话语。

 

 

“那,好吧。”孙萌萌答应了下来,杨修转了过去,孙萌萌将衣服塞了进去,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将自己最隐蔽的位置遮挡了起来,杨修重新转了过来,可是这一下,他顿时没眼前的情况吸引住了,再也转不开视线。

 

 

只见孙萌萌的衣服半遮半掩,那神秘的……

虽然有衣服遮挡了那个位置,但是杨修尖锐的眼神,还是看到了两旁有些红黑的肌肤。

 

 

看来,所有的女人的位置,都差不多的啊,不过,好像也有些不一样的,比如说是白的,杨修暗道。

 

 

正当杨修想要继续他的治疗时,看到了孙萌萌的那个伤口,为了预防万一,杨修没有继续按摩,而是仔细的查看了孙萌萌的伤口,那伤口有两个红色的点,没有发黑起脓的迹象,杨修可以确定,那条蛇没有毒性,不过,还是拿出了一些草药,敷在了上面,这也算是占了孙萌萌的便宜,送给她的赔礼。

 

 

“可能伤口有些疼,不过,过一会儿,你就会觉得舒服了。”给孙萌萌涂上了草药,跟着她提醒了一句,孙萌萌不知所云的点了点头。

 

 

杨修的双手再一次回到了孙萌萌的身上,她从上到下的给孙萌萌按摩了一遍,同时,不停的拿着边上的水喝了起来,孙萌萌现在实在是太诱人了,杨修看得那是口干舌燥,身上更是有一股邪火,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乱来,她可是个老师,而且还是城里来的,说不定家里有很大的背景,要是自己做出了那龌蹉的事情,那事情就大条了,而且即使人家没有什么背景,人家报官了,那下辈子就只能待在劳.改所了,杨修可不想,为了一时的爽快,断送自己的美好的未来。

 

 

按摩了好一会儿,杨修觉得差不多了,就将那药草拿掉,同时,拿着银针子她的伤口边上,扎了几针,杨修是用最大的银针扎的,不过那伤口也不是很大,鲜血流了出来,杨修就是故意那么做,目的就是要将孙萌萌身上的毒性驱散出来。

 

 

“来,转过身,我在你后背再扎几针。”杨修用手将孙萌萌翻了过来,那孙萌萌一反过来,她身下的衣服就掉了在了桌面上,那个地方完全暴露了出来,孙萌萌原本想要让杨修暂停一下,让自己盖好那个位置,但是看到杨修专心致志的正在给自己扎针,孙萌萌也就相信,杨修不是那种,有着流氓秉性的医生,索性也没有再给予理会,自己身下暴露的地方,而且现在自己都已经完全暴露了,再怎么遮掩都无济于事,对于孙萌萌看来,杨医生就是个医生,而且人家医生都说了,自己的身材都不怎么,所以更加不可能对自己感兴趣。

 

 

杨修先是在孙萌萌的身上,用银针扎了一组促进血液循环的穴位,同时,又在她的肩上,掌心开创了几个伤口,轻轻的敲打着孙萌萌的掌心,让她的血液加快循环,随后加深了那一组穴位的深度。

 

 

“嗯!”

 

 

起初,孙萌萌只是感觉后背有些疼,但是当杨修加深了银针,她感觉更加疼了,忍不住就喊了出来,杨修听到他的声音,加上现在这样一个情景,杨修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动了些小心眼,跟着孙萌萌一本正经的问道;“孙老师,是不是很疼啊。”

 

 

“嗯,有点,杨医生,你这里有止疼药吗?我感觉有点难受。”孙萌萌点了点头,跟着杨修如实的说了起来道。

 

 

“我这里是中医馆,没有西药,更没有止疼药,不过,我可以用银针,帮你抑制疼痛,我帮你抑制一下哈。”杨修打着哈哈,拿出了另外一幅银针。

 

 

“好!谢谢你,杨医生。”

 

 

嘿嘿,妹子,我帮你好好清理你体内的毒素,顺便让你舒服一下,杨修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同时,在孙萌萌的身上,仔细的寻找着穴位,杨修所说的给孙萌萌减少疼痛,其实就是给孙萌萌扎上一组八髎穴,这一组穴位,一共有八个穴位,而且都是在腰部上,而且这一组穴位是支配盆腔内脏器.官的神经血管会聚之处,,是调节人一身的气血的总开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