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回来就急着要|乡村寡妇,快点好大好爽

2019-11-08 08:25

 就听刘兰香似是拒绝又象是勾引的说:“哎哟二胜,你别急啥,哎约,你弄痛人家了,别扯裤子啊……”

“嘿嘿。”李二胜淫荡的笑着道:“兰香,别给我装了,我听说了,李自好有病,你天天跟他闹别以为我不知道为啥。”

“为啥?”刘兰香明知故问。

“还能为啥,不就是李自好没办法弄你。”

 文学

刘兰香一阵咯咯荡笑,然后就是不能入耳之类的话,紧接着兰香发出一声闷哼,某种声音在玉米地里隐约响起。

李小亮虽然二十一岁了,却是一心读书的好孩子。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黄色书与AV在他看来就是耽误正事,不务正业的范畴,这看见这场景,整个人都愣住了。

李小亮全身发热,脸涨红,呼吸开始急促,身体某部戳在地面咯的发疼。他想弓起身子又怕林玉芳笑话,就想侧转身。谁知道一侧之下,放在胸中的行李包一滚,他的人一下向边上栽去。

百忙之中他想用手撑住地,却想起来林玉芳还贴着他,向下一按正好按在林玉芳的胸上,掌中一软他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手就不敢使劲了,只能悲催的眼看着自己的脸撞向地面。

就在他做好脸被撞花的心理准备时,一双手臂抱住了他。李小亮傻乎乎的抬起头,正看到满脸涨红的林玉芳的脸。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象是被人点穴了一样定格在那里,却不敢动。

另一边传来刘兰香腻软又狂野的声音。

李小亮只觉着又软又弹的滋味从手掌心一下钻进了他的心里,那抱着他身躯的凹凸身躯各处传来的都是莫名的诱惑象点燃他的导火线。

再看眼前这白中带着粉色,吹弹欲破的娇美面容,那快要滴出水来的眼睛,李小亮感觉脑子嗡的一声,低头向那艳红的唇吻去……

一种前所未有过感觉直冲李小亮的脑门。一瞬间,李小亮脑子变的空空洞洞,心里只留下再要点再要点的念头。

林玉芳刚刚有些僵硬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软了下来,她的眼睛已闭上,抱着李小亮的两只手臂却不曾松开。

李小亮两人越来越忘我,似是需要更多。李小亮更是无师自通的开始不老实起来。

林玉芳猛的睁开眼,用力侧转身。

“不要。”林玉芳隔着衣服按住李小亮抓在她胸上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响在李小亮耳边的低低的两字,仿佛一声炸雷,又象是一盆冰水,让李小亮猛的清醒。他如抓着蛇蝎一般,把手从林玉芳的衣服里抽出来。

“对,对不起。”李小亮低声说,心里更是懊悔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想想林玉芳的身份,更是一份对刘安,对林玉芳本人的愧疚涌上来,他连林玉芳的脸都不敢看。

耳边依然传来刘兰香与李二胜的声音,两人贴的很近,却是一时无语。

良久,李小亮动了动了,他想起身,耳边却轻轻响起林玉芳的声音。

“小亮,俺不怪你。”

李小亮猛的抬起头,却看到林玉芳清澈而又明亮的眼睛。

“嫂子,我……”

林玉芳伸手按住了李小亮的唇,又触电一样拿开,道:“别跟俺说啥对不起的话,俺不爱听。刚……刚也是俺愿意的。”林玉芳说着低下了头又道:“如果,如果你觉着俺辱了你,打今以后,你就当作不认识俺。”

李小亮心里一疼。他实话,李小亮对林玉芳原来真没有爱的感觉同欲望,或者这是因为刘安在其中,两人身份在这儿摆着,李小亮没有向这方面想过,但李小亮却认为林玉芳是个好女人。恰静,善良,温柔,贤淑,任劳任怨,逆来顺受,敬老孝道,这几乎五千年好女人代表中的代表。

这样的媳妇,李小亮认为是刘家的福气。但刘家老太太却认死了林玉芳是扫把星,丧门星,把一切恶毒都用在她身上。李小亮劝过,李忠军劝过,村里人也劝过,可都不管用。李小亮也只能是做些帮衬的事,对林玉芳除了可怜就是可怜。

可不知怎么的,今天居然与林玉芳阴差阳错的做了这样的事。或者别人看来这没什么,城市里的现代人更是对此嗤之以鼻。,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也见识过灯红酒绿,或是性格使然,又或者是一个绝对处男加农民的心理,李小亮认为自己做了天大的出格的事。

现在做已做了,再想这些没用,李小亮心里不由自主的品味起自己对林玉芳的观感。

想想自己在学校里,在生活中,会不自觉的把别的女人同林玉芳比较一下,李小亮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下意识里,已把林玉芳当成了自己择偶的标准?那么,这是不是说明林玉芳在自己的心目中的地位,本来就很高。

刹那间想了这么多,看着已流出泪的林玉芳,李小亮突然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他伸头在林玉芳耳边轻轻的道:“嫂子,我老早就喜欢你了。”

“啊!”林玉芳轻呼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转头看看李二胜刘兰香两人的方向,听着两人依然战的火热,才转过头,看着李小亮,带着惊喜难以至信的眼神道:“小亮,你别瞎说。”

“没有。”李小亮只觉心里发软,摇摇头撒了一个小谎:“真的,嫂子,其实我原来就喜欢你,就是不敢告诉你。”

林玉芳的眼中全是欣喜,不过转眼却变成了哀伤,一低头,眼泪噼里啪啦的向下掉。

“小亮,你不能喜欢俺,俺,俺是你嫂子。”

李小亮大急:“嫂子……”

“俺当你今天啥也没说,俺以后也不同你说话。”林玉芳抬起头,很坚定的说。

李小亮猛然明白,自己刚说的话太不当了。如果说自己老早喜欢林玉芳,只是不敢说。那就是嫌弃林玉芳的身份,还把她当成扫把星了。他心里不由一阵后悔,一阵恼怒自己不会说话。

“嫂子不是你想的,我从来都不认为你是扫把星,那都是迷信!”李小亮恼火的一挥手,道:“别听那些人瞎说,再说,我也不在意。你等着,我回头就同爹说这事,我娶你。”

李小亮说着,起身要走,林玉芳一把拉住他。

“小亮,你别这样。”林玉芳紧紧抓着李小亮说:“俺,俺不值的你这样。”

“什么不值的,我认为值的就值的。”

“小亮你听俺说。”林玉芳一脸哀求的道:“俺知道,俺知道你对俺好。俺也喜欢你,敬佩你,也是老早的事了。可俺……小亮,如果你想要俺的身子,俺给你,啥时候要都行,但不能答应嫁你。你听我说,俺没想好,好多事……俺没想好。”

李小亮看着梨花带雨的林玉芳,叹了口气。

他明白林玉芳顾虑很多,不但由刘安老娘的事,扫把星的事,还有李忠军的看法,就算这些不想,林玉芳也是一个寡妇。李小亮娶了她,她会感觉李小亮从此抬不起头来。

林玉芳盯着李小亮,泪光莹莹的道:“这事你要答应俺不能,不能犯浑。俺,俺别的事都应了你。”

李小亮一时无语,最后在林玉芳坚定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林玉芳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侧耳听听,似乎李二胜与刘兰香没了声音,林玉芳显的又有些慌乱。

“咱……”

李小亮会意,点了点头,拿起地上的行李包道:“咱快走。”

 两人离开后不久,从玉米地里钻出一男一女。女的脸上红红的,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看着李小亮与林玉芳远去的背影说:“那女的象是林寡妇,那男的是谁?”

 

男人的背心还在手里,他没穿,同样看着李小亮,道:“好象是李忠军的那个干儿子。”

 

女人眼睛一亮,转头向男人说:“是那个小秀才?哎哟,他怎么回来了?哎,二胜,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看到咱们了?”

 

男人把女人兴奋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嫉妒同时恨意从生:“屁秀才,毛没长齐呢。怎么着,你想让他弄啊?”

 

女人白了他一眼,心里还真翻腾着这念头,嘴上更是说道:“我能同你怎么不能同他?他要想,我还真愿意。”

 

男人盯着林玉芳的后背,眼神冒火。这林玉芳他早就垂涎已久,却一直没机会下手。林玉芳被人骗去的事本是他通的风,他还想凑机会拿下林玉芳,那伙人也没给他机会。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那些人,有些后悔,也断了念想。

 

可没想到林玉芳回来了,而且是跟着李小亮回来的。他心里有惊有喜,更有愤恨。他比李小亮大几岁,差不多也是一块长大的。对李小亮,他是打小就不对付,李小亮学习好更让他不顺眼,他早晚要除去这个眼中钉!

 

李二胜的爹是村长,在他想象中,作为村长儿子还没能上高中上大学,李小亮居然敢上,这就是对他的挑衅。再加上李小亮也对他没好脸,两人关系同仇人差不了多少。

看着林玉芳贴着李小亮的样子,李二胜的羡慕嫉妒恨一块都来了。现在听刘兰香的话,他只觉一股邪火冲上来,二话不说他拉着刘兰香就向玉米地里扯。

“哎哟,二胜,你又想干啥?”

“干啥,你说呢!”

“你属驴的,这刚完……我说,他们真看到了瞎说杂办?”

“老子抽死他!敢跟我李二胜作对!”

“哎哟,你别撕啊,猴急什么,撕烂了我杂穿啊……咯咯,你还真行,该不是看了那林寡妇想了吧?”

“我特么就看上林寡妇了杂得?”

“你要是上她别就别上我。”

“老子现在就……”

大田地里的天色越来越暗,李小亮与林玉芳的身影渐行渐远。

……

李忠军看到站在家门口的李小亮一怔,接着笑容在他老脸上绽放开。

他今年六十三岁,三十多岁时当了村支书。那时候讲根正苗红,当了支书,他心是对上级感激不尽,一门心思为集体为国家奉献力量。事事争先,样样当模范。可他这支书做了十年,上面的风向就变了。

这一变,就成了讲经济讲实效,他这支书就被领导以过于守旧的名誉拿下了。他没怨言,认为这是国家需要,直到后来他听说换的村长与支书都是借着关系与请送得到的,他才恍然这世道变了。

但不管怎么说,老百姓心里有杆称,知道谁是谁非。绝大多数的下林村人还是对他这个老支书很尊敬,很有礼,大事小情的也常常请教。虽说他心里还是有些不顺,但终究感觉自己这辈子还算成,官多少做过,人也有些名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比下有的“余”似乎越来越少了,他家生活水平渐渐成了村里最低层的那类。

其实这也不怪他。他老伴得了尿毒症,这病在当时很难处理。透析什么的一次要好多钱,家里的储蓄全用在这里了。结果,依然没有挽回他老伴的命。老伴死了,家里也空了。

后来又好不容易赞了点钱,却又是李小亮上学,他亲儿子李大双定婚。现在六十三岁的他,看起来比七十三还大。头发斑白,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

李小亮是他捡的,冰天雪地里捡的。

一开始李忠军想也没想就捡了李小亮,但走了几步又犹豫了。那时他家并不富裕,一个李大双就已让他捉襟见肘,如果再抱李小亮回家,估计就会养不起。所以,李忠军又把李小亮放回原地。但当他回到村口,回头看看冰雪覆盖的天地,最后又一咬牙把李小亮抱了回来。

李小亮小时身体很弱,赤脚医生也说是寒气所致。李忠军感觉李小亮只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当时自己没有把李小亮直接抱回来冻的。所以他对李小亮心里有愧疚,也愈发疼爱李小亮。

李大双却因此敌视李小亮。

好在李小亮比较争气,一考成名,誉满平罗。而且,省市县都给了李小亮实际的奖励。虽然层层克扣,但到了李忠军的手里依然是有十多万元。

这年月,钱真当钱用,十多万在上林乡是最富有的那部分人。李忠军家终于是扔掉了贫穷的帽子,并成了别人眼中的富翁。

 

李大双的新宅有了,定下来的婚事也结了,李小亮也去了省城上了学,李忠军是打心眼里高兴。心里更是对当时收养这个干儿子庆幸,又欣慰。

 

如今,常常念叨的李小亮意外的出现自己面前,李忠军惊喜十分。

 

“小亮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吃饭了没有?累不累?拿这么多东西!那些钱是让你上学花的,不是让你给家里买东西。快进家,站门口干啥。”

 

李忠军一时象老太太一样絮叨着,抢着拿李小亮的行李,却猛然看到站在李小亮身后的林玉芳。他明显的愣了一下,脸上的喜色淡了几分,不过随即笑着道:“刘家媳妇啊,回来了?这是路上碰到我们家小亮了?来来,进屋。”

“哎。”林玉芳赶紧应了声。

“爹,你别忙,我来。”李小亮推开李忠军的手,拎起包,率先走进院子。

李忠军的神色变化虽不明显,但被李小亮看在眼中。李小亮轻皱了下眉,这种嫌弃的眼神在李忠军眼中很少出现,而且李忠军以前叫林玉芳是小安媳妇而不是刘家媳妇,这似乎含着划界限的暗示心理。

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事发生,李小亮暗暗的想,心里留意的同时,决定等机会同刘忠军好好谈一下。

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放进了屋里,李小亮开始向外拿礼物。刘忠军的有,李大双的有,李大双媳妇宋巧莲的有,刘安家的当然也有,剩下还有些给街坊邻居的。李小亮本身的东西不包,穿的用的就一包,外加一台笔记本,书什么的他没带回来。

“你这孩子,每次回来都搞这么多,自己在学校也不好好的养身子,我看着比以前还瘦。”李忠军老怀大畅的数落道。他本身的性格也不张狂强横,这些年来,当爹又当妈,现在脾气更是温和。

“我在学校吃的很好。”李小亮憨憨笑着说。同外面比起来,家的确会给人一种贴心的温暖。

“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李忠军问了一句,不过没等李小亮回答,他就一拍大腿道:“看我,这人一老就不行,你这么晚回来肯定没吃饭,你们先坐着,我给你们做饭去。”

林玉芳赶紧站起来说:“李大爷,你别去,我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