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震动上班逛街|按摩按着就按到里面

2019-11-08 08:50

 新闻网8日报道 林菲菲今年24岁,结婚没两年,和丈夫在城里上班,是一名幼儿园老师。

 

她身高一米六出头,身材娇小可人,前凸后翘。特别婚后,那臀部跟小蛮腰更加圆润,平日里穿着黑色高跟,肉色丝袜,别提有多性感了。

 

今天林菲菲去接乡下隔壁老邻居,60多岁的马前进,他早年丧妻,膝下无子女,前几天乡下拆迁没地方住,便想来借住一段时间。

 

可林菲菲老公这段时间又被安排去上海出差,所以只能让林菲菲去接他。

 

 文学

马前进,典型的农村土老汉,年过六旬,平日里基本都在忙着农活儿,身材特别的健硕,比林菲菲老公要强壮不少。

 

因为林菲菲跟他老公平日都在县城生活,对这个乡下老邻居还是有些生分。

 

一阵收拾后,两个人也没在乡下久留,便买了火车卧铺,坐一整晚的火车,到县城。

 

车票也不巧,林菲菲睡在上铺,马前进睡在下铺。

 

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再加上来回比较匆忙,林菲菲也没怎么挑衣服,只穿着一件很短的连衣裙。

 

结果尴尬了,她上火车后,放好行李,打算爬上铺睡觉的时候,在下铺的老马不经意间,余光隐约的扫到了里面若隐若现的景色。

 

白到泛红的臀部,将短裙撑的鼓鼓的,一双白皙白嫩的大长美腿,性感至极,再往上,隐约之间能看见更深处,当即老马就来了一股强烈的感觉。

 

愣神了几眼,老马羞躁不已,慢慢的低下了头,想着自己怎能对菲菲有那种想法呢。

 

虽然自己老伴去世多年了,但自己这么多年,不也好好的熬过来了吗?

 

他摇摇头,努力的控制着内心深处的邪念,想平息那团即将燃烧的邪火。

 

本来都忍的差不多了,但是哪里知道林菲菲不老实。坐车的过程中,一直从上铺往下铺拿零食,拿饮料,而这些都需要老马递送过去,递送的过程中,老马每次都能清晰的看见她宽松的领口,那一大片雪白,饱满坚挺的模样,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马叔,你要吃橙子不?”

 

刚躺下有点睡意的老马,突然被林菲菲的声音给惊醒。

 

老马本来不想吃,但林菲菲一直塞,不好拒绝,便嗯了一声,伸手接过,人没起身。

 

林菲菲胳膊有点短,拿着橙子,晃晃悠悠的够不到,两个让你就这样努力交接的时候,突然林菲菲胳膊猛的一滑,半边身子整个就掉了下来。

 

啊!

 

橙子直接掉到了地上,随着橙子掉落的瞬间,还有林菲菲那胸前的白嫩饱满,从胸口跳了出来,完整的呈现在老马的跟前。

 

老马打了一个机灵,差点都看呆了,随之嘴巴蠕动了两下,真的是太美了。

 

林菲菲意识到,有点慌张,赶紧整理自己的衣物,而老马也反应过来,迅速的转移眼神,主动弯腰下去捡橙子。

 

不知咋地,老马捏着橙子的时候,那感觉又软又有弹性,宛若在捏林菲菲那里一样,让这老头有点六神无主……

当即,他裤子都要撑开了。

 

突然之间有一种特别的冲动,脑子里全是林菲菲胸前的完美。

 

越想,他老脸越红,他暗骂自己一声老不正经,随即躺下,开始睡觉。

 

刚闭上眼,就做了一个美梦。

 

梦里他竟然梦见了自己死去的老伴,想起了很多年之前,他们结婚时的样子,他老伴年轻漂亮,小脸蛋水灵灵的。

 

画面也是洞房花烛的那个夜晚,老马吹了蜡烛后。就上了床,三下五除二将自己媳妇的衣服脱掉了,借着月光,看着白嫩的身子,煞是动人,品了几秒,老马毫不犹豫,直接爬了上去。

 

老马本能的耸动着腰部,一股股酥麻的感觉漫上心头,浑身打了个机灵,抖动了一下,一股极为强烈感觉涌上心头。

 

老马也不知道做了这个美梦多长时间,他咬着牙,愣着头,享受着这无穷的愉悦。

 

马叔!

 

随着一声颤音传来,老马迷离中,发现自己身下的美人儿不是自己死去的老伴,而是林菲菲。

 

林菲菲眼神迷离,有些意犹未尽的望着老马:“马叔,你吃橙子不?”

 

老马啊的尖叫了一声,猛然起身,坐在了卧铺床头,只听着轰的一声,上面落下一个重物。

 

仔细一看,竟然是林菲菲。

 

此时她正蹲在地上,捂着自己脚踝处,疼的哼出了声音。

 

原来,刚才林菲菲半夜尿急,去火车卫生间上完厕所回来,正打算爬梯子去上铺,可刚才被老马一声尖叫,吓到了,脚下踩空,从梯子上摔下来,脚踝处扭了一下。

 

老马觉察到后,赶紧下床,过去问候:“哎呦,菲菲,你这是怎么了啊?吗,没事儿吧?哪里摔疼了啊?给叔看看。”

 

林菲菲低着头,揉着脚踝,“没事没事,就是脚踝扭了一下,一会儿就好了。”

 

“来,给叔看看。”说着,老马就伸出手将林菲菲的裙摆给掀起来,吓得她急忙伸出手按着。

 

不为别的,就是自己里面只穿着一件很暴露的丁字裤,要是让老马看见,那可不羞死人了哟。

 

“你看看,这脚踝都紫了一大块,要是不揉揉,肯定会浮肿的呀。”老马看了一圈,关心道。

 

“没事儿,马叔,我自己揉揉就好了。”林菲菲说道。

 

“还是我来给你揉吧。”

 

老马此时也没想太多,一把将林菲菲拉到自己的床边,然后自己蹲了下来,从行李箱子里面找来一瓶跌打酒,,打开,小心翼翼的倒了一点在手掌心,然后开始揉起来。

 

一边揉,还一边劝说。

 

“菲菲啊,你们现在还年轻,这磕磕碰碰的啊,光揉还不行哈,还得加点这药酒,去火,效果绝对好……”

 

说着老马湿漉漉的手开始按在脚踝处,入手的一瞬间,林菲菲温柔的身体与柔软,让老马想起了梦里的场面。

 

这让老马尴尬不已,但此时停下,显得自己有些心虚了。

 

借着火车车厢的余光,林菲菲裙摆下的白嫩,若隐若现,看的老马心神恍惚,再加上那一个美梦,眼前的林菲菲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曲线,让老马邪念横生。

其实刚才林菲菲上完厕所回来,正好瞥到睡得正香的老马,却不想看到他被子下的反应,心底一阵惊愕,真没想马叔这么大年纪,竟然还这么威猛。

 

心底这般想着,好奇的凑过去,多看了几眼。

 

其实刚结婚那会儿,自己老公刘刚也很威猛,但时间长了,也不行,现在每个月都来不了一次,更别说能满足自己了。

 

隔着被子,林菲菲能感觉到那般孔武有力。

 

想了一阵,内心暗骂了自己一句,然后摇摇头,怎么能有这么离谱的想法啊?

 

这可是自己的长辈,比自己大了两轮的长辈啊!

 

正是因为心底有这种想法,上梯子的时候心不在焉,才被老马一声尖叫,吓得失了神,才跌落下来。

 

现在他这么关心自己,还为自己揉脚踝,顿时羞愧不已。

 

随着老马那双冰凉的老手贴近自己的脚踝,一瞬间的刺激反应,弄得她浑身鸡皮疙瘩。

 

湿润凉爽的感觉勾起了她内心深处的邪火,盯着他泛着老茧的粗手,心底乱痒痒的,有点难以自控,两腿不自觉的夹紧,轻轻的互相磨蹭着。

 

刚开始她还有点难为情,但很快在老马的揉捏下,脚踝处果然没那么酸痛了,随之而来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像一条虫子钻到了自己的心窝里,又痒又疼,还有点害怕,但就是被撩拨的丝丝悸动,让她恨不得把手深进去挠两下。

 

此时的林菲菲浑身难受,对面的老马呢,也不好过,此时他蹲在林菲菲的面前,一只手揉着脚踝,感受着她身体的白嫩光滑,同时林菲菲身上曼妙的体香弥漫四周,在他的心头萦绕,勾的他吞了好几口口水。

 

揉了几下,老马注意到了异常。

 

林菲菲的两条美腿时不时的夹紧,松开,像憋尿一样,在分开瞬间,老马抬眼就能看见白嫩的腿根,如果不是晚上火卧铺里光线太暗,里面肯定看的都特别清晰。

 

揉了一阵,老马询问:“菲菲,还疼吗?”

 

听到老马的话,林菲菲才恍然大悟,急忙说:“”不疼了,不疼了,马叔,谢谢你,赶紧睡觉吧。‘

 

说着,就站了起来,可哪知道两腿竟打了弯,惊呼一声,整个身子直接扑在了老马的怀里。

 

老马刚打算站起来,却被撞个满怀,林菲菲胸前的白嫩结结实实的扑在了自己的胸膛,同时,下面正好顶在了那一片柔软之处。

 

当即,两个人都愣神了。

 

老马被林菲菲胸前的柔软给震撼,那两坨可真是不小啊,柔软又有弹性……

 

而林菲菲呢,也被老马的那东西给震惊,那孔孟有力的部位顶在小腹的地方,这还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头拥有的吗?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还是马前进率先回神,急忙将林菲菲搀扶起来。

 

“菲菲,怎么了?”

 

林菲菲皱着眉头,“可能是刚才崴脚,伤了经络了,现在大腿整个都是麻木的。”

 

“那你赶紧坐下来,休息一阵,我再给你揉揉,这可不是小毛病哟。”老马连忙劝说道。

 

话毕,就赶紧坐在了林菲菲身边,隔着连衣裙,给她揉捏起了大腿。

 

借着车厢内,微弱的光芒,林菲菲偷眼看到老马胯下那高耸的部位,如此近距离的观赏,极为清晰的看清楚他大致的模样。

 

她咬着唇角,俏脸浮现真真红润。

 

“咋样,好点了吗?”揉捏了一阵,老马关心问道。

 

林菲菲摇了摇头,说:“还是没知觉,哎,是不是伤的很厉害啊……”

 

老马听了这话,也有点担心,宽大的手掌一把握住她白嫩的大腿,林菲菲身子微微一颤,本能的夹紧大腿,身子绷的特紧。

 

“这样,有感觉吗?”老马试探性的问道。

 

“有一点点,但是不是很明显。”

 

“那这个地方呢?”说完,老马捏着林菲菲的大腿根部,变换了一个位置,揉捏了两下,同时观察林菲菲脸上的表情。

 

林菲菲被这么一捏,顿时全身有一种强烈麻酥酥的感觉,自己身子还从来没被丈夫之外,第二个男人如此触碰过,那种紧张又莫名期待的感觉,让她非常紧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