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一挺无情的贯穿了她|在花径里横冲直撞

2019-11-08 10:54

 “行!”故作决心,老胡咬咬牙道,“其实你也知道,人体各方面的穴位都是相互连通的,就好比你那腹痛的老毛病,我估计主要症结并不是在小腹位置……”

 文学

 

“那在哪?”许晓雅追问道。

 

“在你小腹以下的位置,也就你那里,从医学的角度看,女人的那个地方是极度敏感的,同时也分布了很多穴位,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会阴穴,而我的按摩手法,就是要通过接触会阴穴,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在老胡说完,许晓雅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自然明白老胡话里头的意思,虽然她都结婚了,对于男女之事不陌生,可一想到自己那儿要被老胡这样接触,就羞涩的厉害……

 

“胡……胡师傅,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舔了舔微微干燥的唇角,许晓雅犹豫道。

 

“别的办法?”摇了摇头,老胡叹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个病是比较难治的,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毛病,而我现在这个按摩手法,还是好不容易从一本典籍上学习过来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治疗这种东西,就是要抓紧,不然一拖下来,后果是难以承担的……”

 

说着,老胡还偷偷观察了一下许晓雅,这女人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起来,眉目间满是纠结,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才咬着牙,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点点头道:“医者仁心,胡师傅,我相信你的人品,就是对于这件事情,到时候你能不能给我保密……”

 

“这是自然,这也属于我们的基本职业道德范畴,会给你严格保密的。”说着,老胡顿了一下,故作镇定道,“这样吧晓雅,你先躺下,我先初步给你做一个检查。”

 

尽管老胡已经退休了,但几十年老中医的名头还是响当当的,所以没事的时候,村子里都有不少人来找他看病,而其中最多的,就是女性了,大部分还是和妇科疾病有关的问题,这个和女性那儿特殊的生理构造有关,细菌容易残留下来,自然会引发一些病症。

 

为了方便行事,老胡还特意弄了一间诊疗室,摆上一张诊疗床,以及一系列的医疗用具。

 

当然,到了老胡这个岁数。钱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简单数字了,很多时候啊,他只是象征性收一些成本费,甚至是不收钱,就图结个善缘。

 

至于承包鱼塘养鱼,老胡也不是奔着赚钱去的,更多的,还是实现自己人生的理想,毕竟打小起,他就有成为一名养鱼大亨的想法,只是由于种种原因,给耽搁了下来,而现在呢,虽然不能成为养鱼大亨,但至少能过把瘾。

 

等到许晓雅躺在诊疗床上,老胡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走上前去,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许晓雅那娇嫩的身子,简直是太美了!

 

单不说那如水蛇一般的小蛮腰,就凭包臀短裙下的大白腿,就充满了无尽诱惑力,而一想到接下来的他,要“窥探”包臀短裙内部的美妙风景,呼吸都不由开始急促起来……

 

“胡师傅,可以开始了吗?”还是头次,许晓雅这么紧张,额角都有汗水流落下来。

 

“哦…..马上就可以开始了……”点头应了一句,老胡慢慢蹲下身子……

点头应了一句,老胡慢慢蹲下身子,开始了热身运动。

 

说是热身,其实就是掀开许晓雅的衣服,左三圈,右三圈,慢慢按摩她的小腹。

 

别看老胡的动作容易,好像没什么技术门槛,实际里头还是藏了不少玄机,在按摩的中途,他会根据经过的穴位,调节自己的力道,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的最大化。

 

没多久,许晓雅的面色就渐渐红润了起来,无形中,她感觉一股暖意从小腹那儿升起,阵阵疼痛也开始有了缓解的迹象。

 

“晓雅,我要给你按摩那里的穴位了,做好心理准备吧。”中途,老胡提醒了一句,而他的双手,也放在了许晓雅的包臀短裙上,正准备掀起,许晓雅却突然阻止了他。

 

“等等……”

 

“怎么了?”动作停顿下来,老胡道。

 

“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许晓雅抓住自己的包臀短裙,缓缓往上掀起……

 

很快,一抹不一样的风景出现了……

 

只一瞬,老胡的呼吸就急促起来,他只感觉浑身血液流速在加快,燥热的厉害!

 

映入老胡眼帘的,是许晓雅嫩白的大腿根部,那光泽就像瓷娃娃一样,恍惚间,他都想直接抱上去,啃上几口!

 

当然,更刺激的是,今天的许晓雅竟然穿着一条黑色蕾丝小裤……

 

“胡……胡师傅……”这时,许晓雅停下动作,突然开口道。

 

“怎么了晓雅,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紧张?”努力控制住自己冲动的情绪,老胡喘着粗气道。

 

“有……有点……”死死咬着下嘴唇,许晓雅很是不好意思道,“也不怕你笑话,除了阿虎外,可从来没有第二个男人碰过我那个地方……”

 

“晓雅啊,你看看,你是不是又忘记我刚才说的东西了?医者仁心,像你这样的患者我可见识过不少,但在我们面前,都是一视同仁的,根本就没有性别上的区分,而我们唯一的愿景,还是希望患者能早日康复,所以啊,你就放轻松一点,不要想太多,反而给自己造成太大心理压力了。”

 

表面这么说着,老胡心里却忍不住腹诽,按照许晓雅的说法,在嫁给赵虎前,这娘们还是个处女不成?恐怕顶多是一套说辞而已,拿不上台面,他也根本不信许晓雅是个清高的人,指不定在横店影视城做花旦那会,和不少导演有过情感上的纠纷呢……

 

这也是村里大部分男人,认可的一种说法,不然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嫁给赵虎?在许晓雅眼里,赵虎这个角色,估计就和接盘侠差不多,捡了别人的漏。

 

而在老胡的“询询开导”下,赵晓雅还是慢慢放下了自己的心理防备,一咬牙,她干脆褪下了自己的裤头,然后把头扭到一边,红霞直接弥漫到了脖子边,哪怕她三十出头了,这点最起码羞耻心还是有的。

 

如今的她,也只能用“治病”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在看到赵晓雅神秘地方的时候,老胡瞳孔猛然瞪大,呼吸加剧到了一种猛烈的程度,他只感觉喉咙口堵的厉害,都快有些喘不上气了!

 

他根本想不到,一个三十岁的女人,那儿竟然会如此青春,保养的和二十岁少女似的,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形态……

 

莫名间,他的脑海升起一种大胆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嘴凑上去…..

 

但很快,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这种七上八下的想法。

 

“晓雅,你做好准备,我要开始了……”颤颤巍巍抬起双手,老胡道。

 

“嗯…..”声若蚊音的应了一句,许晓雅依旧把头扭向一边。

 

很快,老胡的双手靠近许晓雅的大腿位置,他一只手按住许晓雅的腰部,另一只手直接……

 

“啊…..”在这个过程中,许晓雅忍不住发出一阵旖旎的声音,一股彷如电触般的酥麻感觉从那儿扩散开来,渐渐向她全身蔓延……

 

女人的那儿是什么感觉?其实,做了几十年的老中医,老胡还是有过不少类似的体验,而现在的许晓雅,却给了他一种特别的感觉……

 

那种感觉数不清,道不明,却存在一种特殊吸引力,让他忍不住升起往里探索的欲望……

 

不过,事情都到了这个关口,老胡反而显得不疾不徐了,毕竟许晓雅已经成了捻板上的鱼,可以任由他宰割……

 

“胡…….胡师傅,还有多久能好啊?”尽管那儿传来的感觉让许晓雅心情忍不住愉悦,可作为一个女人,基本的羞耻心还是有的玩,更何况,她还是有夫之妇,这要是被赵虎知道了,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先别急,我还得找你那个穴位,需要一定时间。”说着,老胡开始持续探索起来,很快,他触摸到了那个位置,才稍微一用力,许晓雅的娇躯就忍不住颤抖起来,两条嫩白大长腿扭曲在一块儿,目中神情渐渐迷离……

 

意识到许晓雅已经进入状态,老胡忍不住亢奋,如果接下来发展胜利的话,他很可能能得到许晓雅,再转而去赵大庆那儿“领赏”……

 

想到能得到赵小妍这小妮子,他就愈发亢奋了……

 

毕竟,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所有的底线都会被打破……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屋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伴随着赵虎那洪亮的声音:“胡师傅,你在家吗?”

 

顿时,老胡一个哆嗦,原本所有堆积起来的情绪,欲念……在此刻直接化为泡影,身下,也传来了湿漉漉的感觉,在这种刺激下,他的阀门竟然被打开了……

 

“胡….胡师傅,怎么办?”意识到门外站着的是赵虎,她的正牌老公,许晓雅也慌了,直接就坐了起来,慌忙中,她赶紧套上自己裤头,还整理了一下裙角。

 

“没….没事,你先躲起来,我出去挡挡。”其实老胡也挺紧张的,这简直就是被赵虎抓了个正着,要是被他看见屋子里头的一幕,凭着赵虎的急性子,后面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想到这儿,他赶紧把屋角的衣柜打开,让许秋雅钻了进去,在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才过去开了门……

“胡师傅,你在里面做什么,怎么这么久才过来开门?”狐疑地看了老胡一眼,赵虎道。

 

“今天早上我去鱼塘看了下,回来有点累,这不补了个觉嘛,怎么,赵主任过来找我有事?”老胡打着哈哈道,尽管他对赵虎这家伙不太感冒,但表面还是故作恭敬的样子。

 

“说到鱼塘,我倒是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点点头,赵虎道,“不瞒你说,刚我就是从你家鱼塘回来的,这几个月收成不错嘛,我看那些鱼块头都挺大的,一个个都跳出水面……”

 

“嘿嘿,这可多亏赵主任你能张罗着把鱼塘承包给我,不然我可是连养鱼的机会都没有。”说出这番话,老胡只感觉膈应的不行,要知道,在承包鱼塘的时候,赵虎可是三番五次加价,甚至向他索要了一些好处费,如果不是看着这片地方风水好,适合发展养殖业,老胡才不干呢。

 

老胡有很强的预感,赵虎能在现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一定没安多少好心。

 

果然,很快赵虎开口道:“老胡啊,你看看咱们村还挺穷的,这四面都是被山围住了,只能通过一条硬化路走出去,至于村民们呢,也就种种一些基本的庄稼维持维持生活,倒是你不一样,县城过来的人,算是见过世面的,我相信你也有一颗善良的心,能帮助一下我们,所以啊,等你这鱼塘丰收的时候,能不能把一半的鱼,交给我们村委会去处理啊?”

 

“赵主任,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平时买饲料,鱼苗,加上承包鱼塘就花了不少钱,也就勉强赚个人工成本,你这直接要我把一半的鱼交出来,我这还不得亏个底儿掉啊……”面露难色说着,老胡暗暗把赵虎的祖宗十八代数落了一遍,这家伙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他这种行为,和抢劫又有什么两样?

 

“呵呵,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了,具体能不能执行,是你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冷笑一声,赵虎道,“如果不是看在你会给我老婆治病的情况下,那就不只是一半了……”

 

听赵虎这语气,明显是势在必得,没法,老胡只能点点头道:“行吧,我这个鱼塘还有半个月就丰收了,到时候赵主任你派人过来拉一半就行。”

 

“哈哈,胡师傅,这才像话嘛!”听到老胡的话,赵虎笑颜逐开,还顺势揽住老胡的肩膀道,“对了老胡,我今天来这儿呢,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事?”老胡问道。

 

“你知不知道,最近我们关山镇新上任了一名美女镇长,而且啊,我听说她一直都有痛经的老毛病,如果能和她打好关系,甚至发生一些什么,那咱们以后在整个关山镇,还不得横着走啊……”这番话说出来,赵虎嘴角一撇,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人家好端端的一个镇上,又怎么会看上咱们,再说了,我老胡年纪大了,也不喜欢掺和这些事情,还是好好养我的鱼吧,这样过的实在一些。”几乎没有多想,老胡直接摇了摇头。

 

在赵虎走后,老胡回到屋子,许晓雅也从衣柜里爬了出来。

 

“胡师傅,我家那口子应该不在外头了吧?”还是有些胆战心惊,许晓雅道。

 

“他已经走了。”老胡回答道。

 

“对了,他找你说啥事啊,我怎么听到了有关鱼塘的东西?”

 

“呵呵,你家赵主任要我在鱼塘丰收的时候,把收上来的一半鱼上交给村委会。”苦笑一声,老胡道。

 

“啊?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啊?”瞳孔微微一缩,许晓雅还挺仗义的,当时就开口保证道,“不行,今晚我就去和阿虎说说,让他少打你的主意,毕竟你一个人在这养鱼也不容易,他这种做法,和卸磨杀驴又有什么区别啊?”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估计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可不是几句后就能更改的。”叹了一口气,其实现在老胡挺想告诉许晓雅赵虎和村口小卖部老板娘张小莲在玉米地干的那些事情,但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搞不好赵虎之前就和村子里不少女人有过纠葛呢,自己横插上一脚,反而不太好。

 

“对了胡师傅,咱们这个治疗还要继续吗?”似乎想起了什么,许晓雅突然道,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下次等你发病的时候再来吧,这个是需要一定周期的,短时间内也根治不了。”老胡违心道,实际上,如果不是受到赵虎的惊吓,导致自己那儿一泻千里,他还真会有再次一战的想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