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出轨打电话说在跑步|我好难受 宝贝快握住它

2019-11-08 10:56

 则高长兴话音刚一落,一个男人就扶着一个神情妩媚、嘴里还在浪叫的女人。

 

别说是医生了,但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那个女人此时处于什么状态。

 

这刚一进来,那个男人就连忙说道:“医生,快给看看吧,我女朋友不知道怎么了,老实要,我看她状态不太对,就把他带来了。”

 

看那男人面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这哪里是状态不妙,肯定是被榨干了受不了了才来的医院。

 

一直在门外观察的顾皓羽一看着情景,顿时就乐了,连忙掏出电话,舅舅机会来了……

高长兴一看情况有些不妙,于是就直接走了上去,挡在了赵立晨前面,要给那女人做初步的检查。然而他的手刚碰到女人,她就直接开始发狂了似的浪叫了起来。那声音跌宕起伏,丝毫不亚于某些爱情动作片里面的声音。

 

带女人来的那个瘦弱四眼男人一看,连忙拿手捂住了女人的嘴,这一捂不当紧,女人直接就兴奋了起来,右手抱住四眼男人的肩头,然后左手直接抓住了他的下面。

 

估计这一下子不轻,不然四眼男人那脸上的表情不会那么的狰狞。

 

赵立晨和高长兴对视了一眼,然后赶紧冲上去就把女人给拉开了。

 

“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你先出去等,别走远了。有什么情况我得及时通知你。”

 文学

 

高长兴说完不等四眼男人说什么,就直接把他连推带搡的弄了出去。

 

然而就在高长兴准备要对女人进行处理的时候,副院长靳连山就走了进来,直接厉声说道:“不是他门诊吗?你这是干什么?”

 

“副院长我……”

 

不等高长兴说什么,跟着一起来的顾皓羽就接过话道:“他不是医术高明吗?那就让他来,他要是不行就赶紧的滚蛋,别在这败坏医院名声。”

 

要是其他事情,一向得过且过谁也不得罪的高长兴自然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现在是救兵救人的事情,根本容不得半点马虎。

 

于是他就是语气很客气的对靳连山说了句这个病人很麻烦,得赶紧处理。

 

靳连山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他处理不了,那以后这门诊的位子,他就没资格再坐了。”

 

他赵立晨能有这个门诊的资格,完全是看在刘夫人的面子。这要是才坐上去半天就被撵下来了,那他就没有任何脸面在这医院混了,不如直接卷铺盖走人。

 

然而赵立晨刚想要说自己来,却被高长兴给挡住了。

 

“院长,虽然立晨是坐了门诊,那也只是让他试试而已。我坐旁边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突发情况……”

 

高长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靳连山给打断了,他语气很是坚决的说道:“要是水平不够,就别在这丢人现眼,影响医院的声誉。”

 

一旁的顾皓羽接过话道:“都坐门诊了,还让人在跟前看着,干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赵立晨二话没有说,直接就拉开高长兴道:“好,今天这病人我接了,要是治不好我卷铺盖走人。”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即便是这个工作来之不易,但是那也不能这样没有尊严的赖着。

 

不过高长兴并没有给赵立晨证明自己的机会,他直接厉声说道:“你才来几天,逞什么能!一边呆着去!”

 

赵立晨一听顿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文文弱弱一副老好人的导师居然也会发火愤怒。

 

“靳院长,你要是想找立晨的麻烦,请你找个合适的理由,拿病患来要挟恐怕不妥吧。”

 

说着高长兴就戴上口罩,然后冲着一旁的护士吩咐道:“先去开一只安定给她打上,看看效果。”

 

护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快速走了出去。

 

然后高长兴让赵立晨帮着弄进检查室,开始给病人检查。对于站在一旁的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顾皓羽慢慢的走到靳连山跟前低声问他这怎么办。

 

靳连山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给顾皓羽说了句,你在这看着。一会处理完了,让这赵立晨直接滚蛋。过几天找个理由直接让你上。

 

说完靳连山就直接走出了门诊室。

 

没一会的功夫护士就来了,打上一针安定之后,女病人是稳定下来了,但是身体还是不自主的扭动,嘴依旧是在低低的娇喘着。

 

于是高长兴就给她验血的,但是血检出来了,指数正常。

 

这下麻烦大了,指数正常,人却依旧是处于发春的状态……

 

就在高长兴想这要怎么办的时候,副院长靳连山居然又进来了,他把高长兴直接叫了出去,就留下赵立晨一个人在检查室。

 

在上大学的时候,赵立晨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中医,为了就是将来能够换科,毕竟这个性心理科成就不了名医。

 

既然血检不出来原因,于是赵立晨就打算号脉试试,看看能不能号出个究竟来。

 

然而他这一拉开女病人的胳膊,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紧接着他把女人的另外一只胳膊拉开一看,情况同样的触目惊心。

 

这光胳膊上都五六个,那身上岂不是……

和赵立晨料想的一样,这女人的另一只胳膊也满满的都是红点。

 

这胳膊上都是红点,那身上呢?还有女性的常规兴奋点上是不是全都已经布满了红点?

 

想到这,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赵立晨想要掀开女人的衣服看看,到底和他推想一眼不一样。

 

然而就在赵立晨想要把女人的上衣掀开看看的时候,倒是高长兴突然神色严峻的走了进来。

 

看高长兴那脸上的表情,赵立晨直道是那个副院长靳连山又犯贱找事了呢。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并不是他寻衅滋事,而是带女病人的男人‘找事’了。

 

那个男人是市里某位局长夫人的亲弟弟,眼下到了医院凭先进的关键时候,这要是治不好的话,万一惹了领导那整个医院所有在职医生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刚才靳连山来,别的没有多少,就说了一句务必要治好,治不好全科室挨罚,治好升职加薪。

 

怪不得这女人看起来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但是这皮肤保养的也相当的好,要是不仔细看,还能看成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赵立晨一听连忙说道:“老师,这对您来说是好事啊,你还发什么愁啊?”

 

高长兴微微摇了摇头,眉色严峻的说道:“问题是我处理不了,我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性欲抑制不了。”

 

赵立晨刚想说让他试试,高长兴就直接说道:“我已经如实的跟副院长说了,他说让主任来处理,估计一会就到了。立晨,你放心今天这事不会算到你头上的。”

 

既然主任都来了,那赵立晨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现在还只是猜测,并没有办法确诊,到了这个关头,他最后的选择就是不要露头。

 

没一会的功夫,主任就来了,他询问了检查的大致情况,然后看了看女病人的化验报告单,看着看着这脸色就变了。

 

这时副院长靳连山走了进来,他看着主任说道:“怎么样?能处理赶紧处理,这个病人可不是一般人。”

 

主任叹了口气道:“院长,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

 

靳连山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瞪着眼睛看着主任说道:“什么叫无能为力,你一个科室主任都看不好?你知道这个病人有多大能量吗?

 

刚才,就在刚才局长夫人还打来电话说让我们给好好治,我当时还打了包票。现在你这可倒好,直接给我说无能为力?”

 

若是平时这靳连山说这样不客气的说话,主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绝对会找机会回敬。毕竟他不仅是一个科室的顶梁柱,而且是性心理学的专家。

 

顶梁柱要是造反了,那一个科室可就要出问题,这样的责任谁也担不起。再加上他为人左右逢源,然后跟院长那关系暧昧,所以基本没人会惹他。

 

但是此时此刻别说是说话不客气了,即便是打他两个耳光,他都无话可说。毕竟他身为一个科室的顶梁柱,居然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责任就全都在他了。

 

靳连山见主任没有说话,于是又补上了一句道:“你给我说说,怎么就无能为力了?”

 

主任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而且安定也打了,但是这性冲动就是止不住。所以我怀疑,可能是吃药或者某种原因,让她患上了罕见的性渴求症。国外有一例这样的女病人,因为无法治疗就自杀了。”

 

靳连山一听沉重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她转院吧。不过今天这事你们科室必须要负全责,首先就是年底奖金全扣,其次就是这小子立刻滚蛋。什么都不会在这装什么大头蒜。”

 

这主任一听,顿时就愣住了,他用眼神暗示靳连山说他是刘夫人推荐的人,这个可得罪不起啊。

 

然而对于主任的提醒,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语气很是严厉的说道:“你们谁都别求情,谁给他求情,去就跟着他一起滚蛋,我们医院是三甲医院,不是废品收购站。”

 

本来赵立晨想跟自己没关系,只有不出头就行,但是没有想到靳连山这下定了决心要找自己的麻烦。

 

到了这种情况,赵立晨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他要是想继续留在医院、还想再次遇到女高管他都要拼一把。

 

赵立晨直接走上前去,看着靳连山说道:“副院长,是不是如果我治好了她,你刚才说的处罚都不算数?”

靳连山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赵立晨,语气很确定的说道:“对,如果能治好,不仅处罚没有,而且还会有奖励。问题是你行吗?”

 

他这语气之所以如此的确定,只是因为他绝对不相信主任医师都束手无措的病,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能处理的了。

 

赵立晨并没有搭靳连山的话,而是直接口气很是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奖励是什么。

 

看着赵立晨那一脸的无所谓,靳连山这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但是却没有出气点,也就只有强行押着。

 

“你要是能处理,今年你们科室奖金翻倍。但是你要是处理不了的话……”

 

靳连山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立晨直接给打断了,我说的是我的奖励,我这才过实习阶段,年终奖基本没有,所以我想要我的好处。

 

靳连山一听,这心头火气一下子就搂不住了,他厉声说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赵立晨毫不避讳的看着靳连山说道:“很简单,入职满一年时候的编制。”

 

虽然这性心理科室,不是这家医院的主要科室。但是这说到底也是一家三甲医院,这编制也是相当的紧张的。一般大的科室每年也就一两个,小科室每年最多也就是一个编制名额而已。

 

而且这个性心理科明年的编制,早就已经被靳连山预定给了他侄子顾皓羽。

 

赵立晨公然要抢夺顾皓羽的资格,倒不是他够狂妄,而是事情到了紧要关头,能捞多少好处算多少好处。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如果靳连山不答应,那就可以暂时借机不走,等找到了下家然后直接自己走人。

 

然而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是,靳连山居然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行,只要你能处理的了,明年你们科室编制名额我做主就给你了。不过……”靳连山话说了一半,这话音突然一转道:“不过如果你处理不了这个病人,那在你的档案里面我就会写上你有过医疗事故。”

 

赵立晨一听,心里只骂靳连山这孙子真他妈的无耻。医疗事故是什么概念,那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很可能就是职业生涯的终点啊。

 

然而眼下到了这个地步,赵立晨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至于能不能处理的了,那就只有看造化了。

 

看到赵立晨答应了,靳连山二话没说直接就扭头走了出去。

 

这靳连山刚一走,主任看着赵立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小子咋就这么年轻气盛啊,我刚才给试了多少眼色不要你说话,你看不到吗?你这不是自掘坟墓啊。”

 

赵立晨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也没办法啊,你看那个副院长,简直就是欺人太甚。算了,既然那已经答应下来了,一切后果就由我拉承担了。”

 

主任看了赵立晨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导师高长兴指了指赵立晨说了句你啊你,然后也就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刚走,护士就走了进来,问他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赵立晨点了点了点头,然后就点了点头道:“嗯,可以开始了。先把女病患的衣服全都脱掉吧。”

 

“全都脱掉?”护士猛的一愣,你这要检查什么啊需要脱光?不过尽管她满脸的无法理解,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听从赵立晨的话。

 

随按赵立晨只是个实习医生而已,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医生,护士就需要听从医生指挥。毕竟她只有听从处理权,并没有决断权。

 

当护士把女病患的脱下来的时候,赵立晨当时就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女病患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敏感点。

 

我靠,这女人到底干什么了啊?一身都是G,怪不得性冲动的那么强,这一身的敏感点,随便一动,这性欲还不得噌噌的往上涨啊。

 

赵立晨没有时间去研究这敏感点出现的原因,他眼下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尽快消除这些名干点,不然这女病患很可能会过度高潮而危及死。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这满身的敏感点,该怎么办才能去掉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立晨突然发现这敏感点的分布排列很是眼熟,但是具体跟上面相似却在怎么也想不起啦。

 

“赵医生,女病患的衣服已经脱光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看着赵立晨在那愣神,护士以为他是在浮想联翩,于是就语气相当很是不好的说道。

 

赵立晨猛地一下子回过神来,本来他还想说我再观察观察,但是聚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检查室另一头上的东西,顿时就豁然开朗了……

从门诊室出来,靳连山脸上的表情就风轻云淡了,这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自己夸下的海口有了推辞。回头那女人的家里人追问,直接全都退给赵立晨,另一方面这赵立晨今天肯定是必须要滚蛋了,他开了这个口子就由自己的侄子顶上。

 

这还不算什么,更关键的是,这赵立晨打着刘主任的名号在这作威作福,这次直接就直接不动声色的打了他的脸,基本上就等于报当年穿小鞋的仇。

 

这一想起当年的事情,这靳连山就恨得牙根直痒痒,当年如果不是那个刘主任从中作梗,他也不会在这个副院长的位子干这么多年。

 

都说一箭双雕就已经是千载难逢的喜事了,这一箭三雕那基本上可说是一大兴事,这靳连山自然相当的高兴。

 

一直在注意着门诊室这边动向的顾皓羽,看到舅舅从里面出来是面带着笑意,猜到自己坐门诊是没有什么问题,直接就得意了起来。

 

“我给你说赵立晨那小就是猪鼻子插大葱纯装蒜,我把话仍这,他今天就得给我滚蛋!”

 

顾皓羽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满脸青春疙瘩逗的小胖子,一脸谄媚的说道:“那小子滚蛋了,那见习门诊的资格那不就是你顾大少了啊?就不说你舅舅了,就说你水平也没人敢有什么话说啊。”

 

顾皓羽看了那小胖子一眼道:“你就会说废话,这谁看不出来啊。不过我还就喜欢听你这废话,哈哈……”

 

“那顾少,你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小弟啊。”

 

顾皓羽搂着小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怎么能忘了你呢,我顾少是那样的人吗?对了,那个昨天新来护士的电话你弄来没?”

 

“还没,我这就去,这就去。”

 

主任和高长兴在门诊室外,一直都没走。这高长兴没有走是以为他身为导师,担心里面的情况。而这主任纯粹是因为刘主任的原因,回头赵立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也有个说法,不是没尽力是真帮不上忙。

 

“长亮,这小子凭啥到底咋样?病治不好也就算了,别真出什么大乱子了啊。”主任故作关心的看着高长兴说道,“万一真出个医疗事故,那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盖不住啊。”

 

高长兴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平时虽然好学,但是我觉得和一般毕业生水平差不多。可是上次却治好了刘夫人的性生活不协调。”

 

主任叹了口气道:“希望他这次能够再创造奇迹吧。”

 

这主任话音刚一落,护士就从门诊室里面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说是要针灸。

 

“针灸?”主任微微愣了一下,他看着高长兴说道,“这小子还会中医?他不是学的西医性心理方向的吗?”

 

高长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以前听他说过在学校自己研究过中医。”

 

主任一听顿时就傻眼了,心说这小子太他奶奶的有种了吧,这只是自己看过书,就敢给人扎针。

 

高长兴见主任脸色不对,于是就说要把赵立晨拉出来,别扔他胡乱弄。

 

不过主任却拦住了高长兴道:“算了,既然他不怕死,就让他去,咱们该做的都做了。”

 

“可是……”高长兴还想说什么,但是站在赵立晨的位置想想,也就没有说什么。

 

护士把一套针灸拿过来之后,看到赵立晨正在抚摸女人的胸,那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在检查,更像是在猥亵。所以她这脸色顿时就变了,语气相当严厉的说道:“赵医生,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也太不要脸了吧,把我支出去竟然是为了……”

 

赵立晨抬头看了护士一眼道:“为了什么?赶紧的,别废话,把针给我拿过来。”

 

“我……”护士被赵立晨呵斥的有点不知所措,顿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什么我?耽误了病情你负责啊?”赵立晨很是不耐烦的说道,“赶紧把针拿来。先给我一根四号针。”

 

护士证了一下,赶紧就把四号针给递了过去。

 

虽然这女人平时的保养超好,翘挺白嫩,但是对赵立晨来说,诱惑力跟那个穿着黑丝短裙长发飘飘的女高管相比,还是有相当一大截的差距。

 

更何况今天这个病人非同小可,他智商没有问题,怎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去猥亵女病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