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臀来见by蛋黄核桃酥|都市英雄

2019-11-08 11:59

华虎报讯 今日(1108日), 一来二去,两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闹的满村都知道了。到后面,传言愈演愈烈,说两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报应,一辈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来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这样编排哪能受得了,因为这事没少和村民红脸动手。

 

 文学

就在前几天,陈晓兰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张病历单,这才知道,原来虎子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身体真的有问题。

 

陈晓兰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几天,她突然想到一个和虎子不谋而合的主意。

 

夫妻俩为了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连办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刘宇好上几次,等怀上孩子,满村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失。

 

至于虎子那边,陈晓兰觉得到时候再想办法瞒过去。

 

谁能保证医院就不会误诊?

 

可是,真到了这个最后关头,陈晓兰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还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种事,哪怕对方是刘宇这个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线把她束缚住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一而终的道理她还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药……药擦的差不多了,你下来吧。”

 

陈晓兰略微使劲从男人怀抱中挣开,眼神闪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此时的刘宇却欲火正旺,早就看出来陈晓兰是在故意勾引他。

 

谁成想这边刚准备脱了裤子提枪上马,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这时候,刘宇甚至想直接告诉她,你老公都在想办法让我上了你,你自己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可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当老公的想把老婆给刘宇睡,当老婆的也有主动勾引的意思,但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刘宇心里明白。

 

不过刘宇也不敢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说破了,夫妻俩都觉得自己遭到了对方的背叛,那他刘宇可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见陈晓兰瑟缩在床的另一侧,刘宇估计着今晚怕是没戏了,他总不能强来吧。

 

这么想着,刘宇只好带着些许不甘,说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说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门口走,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间,陈晓兰都没有流露出挽留的迹象。

 

如此,让刘宇只能回屋睡觉,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陈晓兰的动人娇躯,睁眼闭眼,挥之不去……

刘宇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实际上内心里也特别渴望女人,花花肠子不少,就是从没敢真的搞过,导致二十出头了,还是个处男,典型的闷骚。

 

这两天他都有机会在晓兰嫂子身上,摆脱处男之身,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能成。

 

这让刘宇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桃花运,和桃花村这个地方犯冲。

 

从陈晓兰那边回来,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渐渐有了睡意……

 

刘宇是睡了,但陈梦瑶这大半夜还熬着呢。

 

不是不想睡,实在是这个居住环境让她难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个身都硌得慌,让她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软绵绵的大床。

 

而且这天还有点热,身上一闷,出了点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犹豫了良久,她还是决定洗个澡凉快下。不然今晚别想睡了。

 

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功能,陈梦瑶摸黑,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

 

这乡下还真是安静,除了虫子和偶尔的狗叫,没其他响动。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让人难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特别快。

 

等进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农村里常见的大地锅,角落里还堆放着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个澡,还得自己动手烧水,让从小养尊处优的陈梦瑶欲哭无泪。

 

不过再怎么样,现在也只能靠自己,这破地方可没有什么热水器给她用。

 

不过,陈梦瑶以前从电视里见过农村里烧火做饭的土灶,就是塞点干树枝什么的,点燃就行了。

 

这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着手机光,她点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树叶,噼里啪啦的就燃起来了。

 

她有点怕的拿着根棍子杵了杵,结果火势一猛,吓了一跳,枯叶就落了下来,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

 

陈梦瑶小嘴张着,看着的火势有蔓延的趋势,似乎要烧上了墙壁,整个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下意识的就赶紧给刘宇打电话。

 

刘宇刚谁睡下没一会儿,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电话还有点气氛,但听到那头陈梦瑶带着哭腔大喊着火了,直接睡意全无,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搁,撒丫子就往学校跑,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两三分钟就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刚进校门,就闻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阵火光。

 

冲进去后,就看到陈梦瑶正端着一个水盆往墙上泼,这女人倒也没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势只停留在炉灶周围。

 

刘宇二话不说,提着旁边的桶,直接冲到屋外,拉了两头水上来,对着炉灶,一阵猛浇,终于把火势给灭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谢谢了,陈老师,你没事吧?”刘宇压根就没想到是陈梦瑶把食堂给点燃了。

 

毕竟学校里那些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烧火,陈梦瑶一个成年人还能不懂?

 

陈梦瑶一愣,难道乡下烧了别人东西还要道谢的?

 

“我没事。”她没好意思开口说出实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计是有什么易燃的东西,把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时发现,这房子恐怕就烧没了!”刘宇分析着,琢磨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应该是。”陈梦瑶十分尴尬的附和着,这乌漆麻黑的,谁也看不清表情。刘宇点了油灯,才看清了现在的陈梦瑶的样子,顿时目光就移不动了……

城里人跟乡下人不同,睡觉都会换上一套专门的睡觉衣服。

 

陈梦瑶就是穿着自己的睡裙,是那种很时尚的款式,两根细细的肩带,精巧的香肩尽露,白而细腻的肌肤,嫩得跟豆腐一样。

 

还有,别看陈梦瑶身子柔弱瘦了点,但该胖的地方一点都没耽误,胸口隆起的弧度着实不小,饱满鼓鼓的,在中间挤出一道酥嫩的沟壑。

 

白色的裙泛着珠光,细密漂亮的花纹遮着两条美腿。

 

刘宇之前还觉得的,这个女人美虽然美,可就是太冷了一点,脸上总是挂着生人勿近的表情,没想到,还有这么动人的一面。

 

再加上那种高雅静淡的气质,处处都透着精致。

 

如果说晓兰嫂子是勾魂的性感女人,那么陈梦瑶就是高不可攀的女神。

 

“刘老师?”陈梦瑶注意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在身上打量几眼,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才喊了声提醒。

 

“这个,这个,陈老师,你先睡吧,有什么事就叫我。”刘宇赶紧掩饰了一下。

 

“你要回去了吗?”

 

刘宇心想,不回去难道你能把我留下跟你一起睡吗?

 

不过,这一夜净折腾,他也确实累了,懒得再走路,就说道:“不回了,我在教室里对付一晚,明天还得上课。”

 

听到刘宇说不回去,陈梦瑶暗自有些开心,她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在学校里,再加上刚才差点失火,难免有些害怕,有个男人陪着,可以获得不少安全感。

 

想到这里,她稍显不好意思的开口:“你看我刚才救火,身上都脏了,你能不能帮我烧点水,我想洗个澡。”

 

刘宇对于这个漂亮女人的请求,根本没啥抵抗力,虽然已经很累了,但还是满口答应:“没问题,你先回房间等着吧,我烧好给你送过去。”

 

“谢谢了。”陈梦瑶开心的道谢,有个男人照顾就是省事,她现在得赶紧回房间准备洗浴用品,身上的那股汗味已经快要让她受不了了。

 

强打精神,刘宇用了半个小时才烧好开水,本着助人为乐的原则,送到女人的房间。

 

然后赶紧跑到教室了,拼了几张桌子睡在上面,准备就这么对付一晚上,不过睡着不怎么舒服就是了。

 

后半夜倒是平静了,但大清早起来的刘宇可苦了,有了那个反应,夜里梦见跟陈晓兰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又变成了陈梦瑶......

 

赶紧洗了个脸,冷静一下,扛着锄头就去了学校边开垦的一块菜园。

 

在村里可没有什么外卖,家家户户吃饭都是自己做,刘宇来了几个月也适应了这种生活,所以也学着种了点菜炒来吃。

 

忙完的时候,陈梦瑶还没起来,刘宇把食堂折腾收拾了一下,铲掉晚上被火烧的痕迹,然后用土灶做了点早餐,熬了白米粥。

 

敲了敲陈梦瑶的门,她起来开了门,几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美不胜收,刘宇瞅了一眼就避开,这多看不得,会上瘾的。

“陈老师,吃点早饭,过一会儿孩子们就该来上学了。”

 

“等会儿。”她关上门,换上衣服,然后就拿着洗簌用品去井边。

 

今天开着大太阳,到处都绿油油的,这乡村有种特别宁静的感觉,心也挺容易静下来。

 

陈梦瑶发现这村里最大的好处就是水好,自然,甘甜,还无污染,比卖的那些矿泉水还好。

 

回了屋,陈梦瑶看到刘宇送来白粥倒没说什么,喝了几口,感觉还挺好的。

 

吃完早饭,差不多七点了,到了上学的时间,所以孩子们都是四面八方翻着山路过来。

 

学校一间有些破烂的大房间就是办公室了。

 

里面有六张挺旧的办公桌,刘宇领着陈梦瑶一进去,其他几个也已经到了的老师就围了过来。

 

“陈老师,昨天睡的怎么样?来来来,这里是你的办公桌。”张校长热情的欢迎介绍。

 

刘宇一看,原来是校长把自己的办公桌给让了出来。

 

除了刘宇,张校长,陈梦瑶之外,还有三个老师,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一个带着厚厚眼镜片儿,叫做赵海,没事总喜欢卷点烟丝,点燃了抽一翻。

 

另外一个是钱二柱,平常油嘴滑舌的,家里条件在村里挺不错的,算得上富户。

 

今年刚翻修了几间大瓦房,听说还念了一年大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回来了。

 

他穿着倒也像城里人,有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是村里的时尚人物,遇见姑娘总喜欢套近乎,调戏一番,所以一看到陈梦瑶,他眼睛就直了。

 

还有个女老师叫做张春梅,长得还不错,就是挺喜欢臭美的。

 

“陈老师,你主要是负责五年级的班,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钱二柱钱老师,现在负责一年级,这是张春梅,负责二年级,这是赵海,负责三年级,我姓张,叫张衡,负责四年级,你代替走了的那位老师,负责五年级,而这位刘宇刘老师负责的是六年级。”

 

“咱们这里条件差,所以孩子们的课不多,主要是语文,数学,还有体育跟音乐,画画,自然。”

 

“我们这里的课程都是老师自己定,一般上午是两门主课,下午就是副课,这里是以前老师的备课资料,你可以看看。”

 

张校长早就准备好了,苏雨瑶倒没什么意见,坐下就拿着东西看起来,虽然她不是真心来支教的,但留下的这段日子,还是想尽可能的尽到自己的责任。

 

刘宇眼瞅着过去搭讪的钱二柱,碰了一鼻子灰,很是幸灾乐祸。

 

结果就在这时,校长凑过来小声说道:“小刘,我听一个学生说,张莉莉家里好像出了点什么事,你最好过去看看。”

 

“她家怎么了?”刘宇有点担心,毕竟那是自己学生。

 

“具体不清楚,那挺好的一孩子,千万别出了什么事,你第一节课我帮你盯着。”张校长拍了拍刘宇的肩膀。

 

他挺喜欢刘宇这年轻人的,有干劲,也有责任心。

 

“那我马上就去。”刘宇就骑了张校长的大梁自行车。

 

还没到张莉莉的家里,就老远见着了有几个人在她屋前的空坪走来走去。

这些人刘宇认得,都是村子里的一些无赖闲汉,不外出打工,也不干活,平常就喜欢打东家西家的主意,敲点好处。

 

尤其那个外号叫麻子脸的,跟钱二柱玩的不错,好像还沾亲带故的是什么表兄弟。

 

见刘宇骑着自行车过来,几人也不做声,根本就没把他这个老师放在心上。

 

进了堂屋,没见着张莉莉,到了里屋才发现了女孩卷在床上,一个人眼泪吧嗒的在哭。

 

刘宇看的心疼,喊了声她的名字。

 

“刘老师。”张莉莉如同见到了救星,爬起来就抱住了他,一边哭着,一边委屈的喊人。

 

“别哭别哭,告诉老师咋回事,怎么不去上学?”刘宇拍着她的背安慰。

 

女孩抽抽噎噎,边哭边讲,过了好一会儿,刘宇才听了个大概。

 

原来麻子脸几人昨天下午就到张莉莉家里,说她家的鸡把庄稼给毁了,是什么国外进口的品种,很贵,要赔偿。

 

麻子脸整天混吃混喝,根本就不干活,就算家里有两亩地,估计也早卖了,他有个屁的庄稼,纯粹是来找碴儿的。

 

“我,我妈大清早就去县城里了,明天才能回来,没想到他们几个人就守在这里,不许我出门,我好害怕。”

 

“别怕了,老师来了。”刘宇温声说着,让张莉莉止住了哭声。

 

而在外面,几个无赖恶行恶状的坐在大石头上抽烟。

 

“麻子哥,你说咱们这事儿能成吗?我可是眼馋这娘们好久了。”一个长发青年说道。

 

“放心,这娘俩都是极品,比城里的那些姑娘还水灵,我可也惦记很久了,了,一定有的玩。”麻子脸笑起来,那张丑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刚刚进去那老师怎么办?”

 

“怕什么,就一小老师,还是外地来的,敢管闲事,老子有的是办法能收拾他!等夏雪这寡妇一回来,咱们就威胁她,到时候她肯定陪咱哥几个好好玩。”

 

他们并不知道张莉莉的妈妈夏雪是上县城去了。

 

这时,房间里张莉莉在刘宇的安慰喜爱,情绪已经好了很多。

 

“老师,你坐。”她乖巧的搬了张椅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