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客人怎么折腾我自述|都市第一至尊

2019-11-08 13:38

 刘小云说:“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要跑去北京,还不想着回来,你是不是在北京那边有想好了。”

 

这个话说得确实很过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姨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里不由得心疼,彷佛被针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窝囊的姨父,似乎无动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负她老婆。

 

看到姨妈那委屈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煽刘小云两巴掌,但毕竟她是长辈。

 

我克制住冲动,用强硬的口吻说道:“姑姨妈,你刚刚在那里嘀咕我姨妈也就算了,我姨妈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顾刘慧,你还说这个话,何况你觉得当着我一个小辈的面,说我姨妈怎样怎样,你不觉得过分吗?”

 

 文学

估计刘小云也很少见人顶撞她,一时哑口无言,那有几分姿色的脸蛋被憋得面红耳赤,只是这红不同于姨妈那惹人怜爱的红,而是令人心中暗乐的红。

姨父躺在病床上看到这个情况,为了避免事情恶化,出来做和事佬,说:“大家都少说两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刚回你就说这些,还当着小张的面。”

 

刘小云哼了一声,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姨妈,发现姨妈虽然眼圈还哄着,但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似的,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是刚才直接冲上去给这女人两巴掌该多好啊,让你欺负我姨妈。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医生,估计就是董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实习生。

 

一个劲的对我们道歉,说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确诊,被搞到现在这么复杂,在得知我和姨妈二人特地从北京连夜赶回来后,是连连道歉。

 

当即我们给姨父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姨父被这个事情虚惊一场,感觉自己从鬼门鬼走了一遭重获新生。

 

姨妈暂时不跟我回北京,所以我独自一个先回去了。

 

到达北京已是傍晚,夜里的北京城虽然灯火辉煌,但寒风呼啸,比起江西来还是冷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姨妈没有和我一起归京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和董阿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以至于我始终心不在焉。

 

刘慧开车过来接我,几日不见,看着刘慧那隆起大肚子,我的心里甚是愧疚。

 

回去的途中,我开车,刘慧坐在后座上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为了表现得正常一点,我也极力配合她的话题,免得她看出什么不妥,透过后视镜,看着刘慧白皙的脸蛋,虽然日渐发福,但模子里依稀有姨妈的感觉,我一时错愕。

 

刘慧透过后视镜看我盯着她,娇羞的说:“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这么看着人家。”

 

我假装云淡风轻的说:“没有,好几天没看到老婆了,好好看看你”,然后打转向灯加速超过前面的大货车,继续说道:“在江西待了两天,回北京反而不适应了,车太多啦。”

 

刘慧笑着说:“你和我在北京打拼这么多年,我还头一回听说你不适应北京,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也没看你有什么说辞,我看你不是不适应北京,而是不适应没有我姨妈的日子啊,啊哈哈。”

 

我继续开着车,没敢看刘慧,猜测她这话兴许是开玩笑,便也开玩笑的说道:“你这绕口令绕的,快把我绕晕了,哪有老婆这么说自己老公和姨妈的,那成什么了。”

 

刘慧说:“瞧把你急的,我就随口一说。”

 

我说:“我没有急啊,对了,别贫了,打个电话给你姨妈,告诉她我到了。”

 

刘慧好像这才想起了什么,嘟哝这说道:“哦哦,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把这茬给忘了,我姨妈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你到了没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姨妈的电话,按了免提,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慧,怎么了,小张是不是到了。”

 

刘慧咯咯的笑着说道:“是的姨妈,我接到你的宝贝外甥了,我平常坐个车好像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嘛。”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一眼,不过我假装淡定的继续开车。

 

电话那头姨妈佯装生气的说:“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和姨妈说话也喜欢瞎说了,怎么现在才到啊,不是下午就该到了吗。”

 

刘慧笑着说:“哈哈,不逗老姨妈你了,他那火车到江西的时候就晚点了五六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到,得亏后面火车司机拼命的跑啊跑,不然要等到明天凌晨才到了。”

 

笑着说:“行了,老拿我和你姨妈打趣,多没劲啊,要打趣也要拿我和刘晴打趣,那才爽。”

 

刘慧不满的爽:“哎哟,美的你了,我姨妈难道差啊,我姨妈要和刘晴一眼年轻,秒杀她。”

 

话说这刘晴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典型的女强人,她丈夫当年就是受不了她的性格,所以跑到美利坚合众国泡洋妞去了,离异多年的她,带着女儿一路打拼,从一个做建材批发的小老板,做到现在已经手握好几个地产项目的大ceo。

 

不过这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女人长相和身材都是一流,偶尔那么几眼看去,和高圆圆倒有几分相似。因为第一次我和刘慧共同去拜访刘晴的时候,看的出神失了分寸,所以之后的日子里没少被刘慧挤兑。

 

我说:“行行行,就你姨妈厉害好吧,你姨妈漂亮。”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想着,姨妈和刘晴,外在方面还真是各有各的神韵,难分伯仲。

 

但姨妈的性格方面的确足以秒杀她,让人时刻觉得舒服没有压力,而刘晴则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感觉要把你看透似的,在某种层面来说,刘晴和姨妈的对比,就像炽热的火焰与平静温和的水对比。

 

虽然性格完全迥异,生活经历也完全不同,但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冲了个热水澡后,我的身心舒畅很多,但看着空落落的家里以及在厨房里热菜的刘慧,还是不免落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知道此刻的姨妈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想着我为何要欺骗她。

 

随便扒拉几口饭后,我便没了食欲。对坐在一旁看我吃饭的刘慧解释说:“刚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吃不下。”

 

刘慧揉着隆起的肚子说:“是吃不下还是吃不惯我做的啊,我做的可没我姨妈做的好吃。”

 

我说:“哪里的话,你干嘛老跟你姨妈较劲呢,那我以前吃你做的饭菜五六年了也没说什么啊。”

 

刘慧心满意足的说:“那就好,吃不下就别吃了,明天请老公大人吃大餐。

我说:“好的。”然后帮刘慧收拾碗筷,有时候想想刘慧也挺不容易的,这么大个肚子了,还要忙着忙那,不过好在年关将近,除了一点收尾的工程就是催收工程款了,其它倒也没多少事情。

 

因为坐了车的缘故,我感觉格外的累,而刘慧肚里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所以也睡得愈发的早。我们早早的上床睡觉,我侧着身子,闻着刘慧身上的味道,隔着睡衣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想到一个新的生命在五个月后即将诞生,再想到昨夜和董阿姨的缠绵,在自责和悔恨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刘慧已经不在身边,想来最近几天为了收工程款,她应该去公司做对账单了。

 

因为昨晚吃的太少的缘故,所以醒来没一会儿我便感觉到饿意袭来,肚子咕咕的叫。我套上衣服,起身去客厅打开冰箱找吃的,好在还有几片吐司,也顾不得抹酱,便将冰凉的吐司卷成一团塞进嘴里。

 

吃完之后,我腹中的饿意没了,但内心的落寞再次袭来,想到几天前的早上,还可以吃姨妈备好的热腾腾的早餐,而此刻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老家,再想到她在伺候着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我的心里落寞了。

 

我回卧室继续躺下,拿出手机,找到姨妈的微信,她的头像还是那张站在喷泉旁,我帮她拍的笑颜如花的照片,好像换了这张头像后,姨妈就一直没改过。

 

在一阵瞎想中,我不自知的点到了小号上姨妈的头像,也许有时候人的身体的确比思想要诚实得多。看到姨妈那集结中国女人特有韵味的笑容。

 

虽然因为姨妈的冷淡,我已经很久没在小号上给姨妈发消息,但我还是决定试试,就像以前一样,用小号给姨妈发送了一个:“早。”

 

很快,姨妈回了一个:“上午好。”

 

我以为这么久没和姨妈聊天,姨妈早就忘了我的这个小号,没想到姨妈这次回复这么快,一时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发什么,不过也许不管我发什么,姨妈也会像往常一样,都不回我。

 

就在我想着要用一个什么惊艳的话题让姨妈和我多聊几句的时候,屏幕上显示姨妈发来的文字:“你好像很久没和我打招呼了。”这倒让我颇为意外,但既然姨妈打开了话匣子,我自然要接住。

 

我回复到:“是啊,主要是你太冷,而且我感觉你讨厌我,所以为了避免你讨厌我,我觉得默默的关注你就好了。”

 

姨妈回复到:“没有啊,我只是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聊天而已。”

 

看到姨妈如此坦诚,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回复:“那敢问美人姐姐,今天怎么就想着和我这个陌生人聊天了呢。”

 

姨妈回复到:“君子笃于义而薄于利,敏于事而慎于言,如果你再这么轻言,那我就不和你聊了。”

 

虽然姨妈是老师,也喜欢看书,但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很少掉书袋,没成想教训我这个小号,用起了古诗词,想来姨妈应该是真的有点生气。

 

我战战兢兢的回复到:“哈哈,我知道错了,不过您也不用搬陆贾老同志的话压我,我之所以轻薄,做不成君子,您有很大原因。”

 

姨妈回复到:“强词夺理,怎么成了我的原因了。”

 

我回复到:“因为加了你这么久,您都没肯好好和我聊两句,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您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该如何称呼。”

 

姨妈回复到:“我叫柳月萍,微信名字就是我的真名,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阿姨。”

 

一看到姨妈说“以后”,我的心里不免窃喜,想来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我回复到:“哦哦,这名字真好听,您的头像和您的名字一样好看好听,但是让我叫您阿姨多不好啊。”

 

姨妈并没有理会我的糖衣炮弹,回复到:“怎么不好,我都五十多的人了,你多大啊,看头像最多也就二十出头。”

 

看到姨妈发的这条消息,我哑然失笑,想着姨妈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小号头像是当时随便在网上找来的胡歌的照片。

 

我回复到:“哈哈,我的阿姨,看来我真得叫你阿姨了。”

 

姨妈回复:“……”

 

我回复到:“这是胡歌,您老不认识啊,以前拍仙剑情侠传很出名的那个,后来车祸毁容了,所以退出演艺圈现在还没复出呢。”

 

姨妈回复到:“难怪我怎么看着眼熟,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我回复到:“没事,没有误会不成方圆,我给您好好介绍下我自己,我叫杨涛,23岁,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姨妈回复:“恩,知道了,我记住了。”

 

我回复到:“希望阿姨您这次记牢了,因为我记得上次和您说过,您还说我和您儿子同命不同姓,对吧。”

 

姨妈回复:“是的,和我外甥差一个字,我没有儿子。”然后又发送一条过来:“我外甥和儿子差不多。”

 

看到姨妈这么回复,我的心里一阵甜蜜,毕竟外甥和儿子,给人的亲近感完全不一样。想来姨妈也是把我当做依靠,给他们养老了吧。

 

我回复到:“恩,要是我有个您这样的姨妈该多好啊,您外甥肯定很幸福。”

 

姨妈回复到:“那可不嘛,前段时间我去女儿那里,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看到姨妈发过来的文字,我能明显感受到姨妈的骄傲和满足,也许我的不安是多余的,姨妈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我回复到:“好吧,难怪您今天肯搭理我了。”

 

姨妈回复到:“这有什么联系吗”

 

我回复到:“首先,您刚才说的前段时间去女儿那里把您的外甥养的白白胖胖,这说明现在您不在他们那里了,所以也就是说,您是因为离开您的女儿外甥才有时间和我聊,或者说才有闲情和我聊。”

姨妈倒也不虚伪,直接回复到:“哈哈,你挺聪明的,实事求是的讲,有这方面的原因。”

 

见姨妈这么回复,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回复到:“另外,我感觉,您对您外甥的感觉不太对啊。”

 

姨妈回复到:“不要瞎讲,不然我会拉黑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