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少爷玩弄一个丫鬟|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2019-11-08 14:23

 兰菲的主动和热情,彻底点燃了乔宏的男人野欲,一手摸到背后,笨拙的解开,扯出来放在诊台上。

 
    咕噜!
 
    乔宏不停的咽着口水,随着舌头的搅动,嘴里仿佛有一眼泉水似的,唾沫越来越多,没法吐出来,只能不停的咽下去。
 
    咽下去的口水,不断的向小腹流去。

 文学

 
    小腹一阵滚-烫,宛如炸开的火山岩浆,汹涌的翻腾着,这股巨大的热浪瞬间就传遍了乔宏的全身,不断的吞噬着他仅有的理智,疯狂的撩-拨着他的男人欲-望。
 
    乔宏受不了了,一手搂着她的纤腰,一手爬到胸口,正要抓在手里,好好的享受,张开的五指还没合拢,响起了兰菲惊恐的尖叫。
 
    “啊……”兰菲尖叫着推开乔宏,颤抖着站了起来,宛如见了鬼似的,一步步后退,最后退到了墙边,靠墙而站。
 
    她脸色苍白,额头全是冷汗,双颊不停的扭曲,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瞪大双眼,惊骇的盯着乔宏的裤子。
 
    长裤已经解开了,四角裤被高高的撑了起来,里面好像支着一支筷子,正在剧烈的晃动着,有点像一条蛇在里面乱蹿。
 
    “兰菲,你怎么……”乔宏低头打量,确实有点吓人,除此之外没什么不妥,抬起头,困惑的看着兰菲。
 
    看清兰菲无比惊恐的样子,乔宏彻底懵比了。
    如此情况,真和见了鬼差不多,怎会如此恐惧?
 
    “你的……你的怎会这样?好可怕!”兰菲两腿一软,顺着墙壁滑了下去,蹲在墙根,一边抹汗,一边喘气。
 
    当年,刀疤脸的直径估计只有田家乐的三分之二左右,长度大约只有一半多点,就那种尺度,却把一个女孩活活的折腾死了。
 
    田家乐的这样可怕,要是强行放进去,肯定会生生撕裂,说不定下场比当年那个小女孩还要悲惨。
 
    抓住了瞬间,兰菲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刀疤脸侮辱小女孩的恐怖场景,她甚至幻想着,乔宏会那样对她。
 
    所以,她才感到极度惊恐。
 
    “你的内心,比我想象的脆弱,你一抓住我的,就想到了当年的情景。可你忘了最简单的生活常识。你不是她,也不是小女孩,女人性-兴奋之后,直径和深度都会……”
 
    “我知道,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不起!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坚强。”兰菲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要不这样,你一直被动,或者是,只亲我,不做别的。尤其是,不要碰我那儿。”乔宏扶她坐在诊台上,给她倒了杯水。
 
    “谢谢,今天恐怕不行了,说真的,我现在非常害怕,只要一想到,你的那样可怕,要是真的……肯定会撕裂。”兰菲接过杯子,一口气喝了半杯。
 
    “也许是,我们步子迈得太大了,应该一步步的来,先是我吻你,吻到你有感觉了,再做别的。这件事,怪我。”乔宏尴尬的笑了。
 
    “不怪你,是我太心急了,想尽快战胜它……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当弥补你的损失。”兰菲悄悄瞄了眼,发现还在动。
 
    “谢谢!你喜欢吃什么?”乔宏急忙收拾东西。
 
    “我知道一家火锅,味道不错,你能吃辣不?”兰菲转过身子背对乔宏,张开两腿,伸手摸了摸,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干的。
 
    她有点发蒙,之前的亲吻和爱抚,居然不如昨天。
也许乔宏说得对,步子迈得太大了,她并做好充足的准备,一开始就在抗拒他的亲热,当然不会有生理反应。
 
    “还行吧!只要不是大辣,我都能吃。”乔宏收拾了东西,给苏颖发了条消息:嫂子,我晚上有应酬,不回家吃饭了。
 
    过了会儿,乔宏和兰菲出了门诊大楼。
 
    到了停车场,看清兰菲的座骑,乔宏呆了。
 
    她今年才24岁,居然开宝马76li卓越奢华版,这车要2多万。
 
    她可能就是传说的白富美,或者富二代。
 
    “你会开车不?我状态不好,还没缓过劲,有点怕。”兰菲从包里掏出车钥匙,尴尬的看着乔宏。
 
    “会,却没驾照。”
 
    “没事,放心大胆的开。”兰菲将车钥匙扔给他。
 
    乔宏接过车钥匙,按了遥控打开车门。
 
    上车之后,乔宏有点恍惚,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失落。
    人家一个女孩子,24岁开两百多万的宝马7系,他现在22岁,连房子都租不起,还要不断的骗苏颖,想方设法的继续赖在她家。
 
    一个男人,活到这份上,真特么的窝囊。
 
    不行!
 
    我必须想办法赚钱,尽快弄到第一桶金,来一场华丽的逆袭,即便不能迅速成为高富帅,至少要摘去丝的帽子,成为白领精英,或是普通金领。
 
    “你怎么啦?”兰菲系好安全带,用食指戳了戳乔宏的胳膊。
 
    “没事,只是有点小感慨!”乔宏插好钥匙,发动引擎倒车。
 
    车子出了停车场,风驰电掣的驶出了五零二医院。
 
    十几分钟后,乔宏和兰菲到了真好吃火锅店门口。
 
    这会儿人不多,有空位,乔宏两人要了个小包。
 
    这家火锅的味道确实不错,就是比较辣,还辣得有特色。
 
    兰菲心情不好,上桌子就喝酒,一口气吹了三雪花。
 
    几啤酒下肚,兰菲的高冷形像荡然无存,话渐渐的多了起来。
 
    说得最多的,就是她为了治性冷的尴尬求医之路,说到有些男医生想占她便时,兰菲十分愤怒,越是愤怒,越想喝酒。
 
    渐渐的,形成了恶性循环。
 
    结果,兰菲很快就喝大了。

 文学

 
    啤酒喝多了,兰菲内急,要去卫生间。
 
    乔宏哭笑不得,一个劲的叫苦,只能硬着头皮扶她去卫生间。
 
    好在是,女卫生间没人。
 
    乔宏扶着兰菲进了格子间,刚松手,兰菲踉跄而倒。
 
    乔宏一阵头大,折回去扶住她。
 
    “我要……我要……”兰菲嘀咕着跌进乔宏怀里,用力勾紧他的脖子,张嘴就吻。
 
    乔宏一愣,没来得及闪,被吻个正着。
 
    兰菲的动作很狂野,小舌头很快闯进了他嘴里,卷住大舌头野蛮的亲吻着。
 
    要是趁她喝大了,迷迷糊糊的突破,会不会一举克服困扰她十多年的心魔?
 
    乔宏解将t恤撩了上去,摸到背后笨拙的解了挂钩,然后解开她的短裤
乔宏虽然还是生瓜蛋子,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做梦都想成为真正的男人,可他没这样下流,虽然不是坦荡的君子,但也不是无耻的小人。
 
    这会儿趁兰菲喝大了,肆无忌惮的大占便宜,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趁她迷糊之际,一举摧毁纠缠了她十几年的阴影。
 
    说实话,她也挺不容易的,小女孩被撕裂流血,以至后来惨死,这一切都深深的烙在兰菲幼小的心灵深处,十几年了,已经成为她身命的一部份了。
 
    受到外界刺激,只要一想到那恐怖场景,内心就会产生巨大的恐惧。甚至是,会将自己幻想成是那小女孩,害怕让男人亲近,更怕男人进入。
 
    乔宏汲取了之前的教训,步子不敢迈大了,主要是他在进攻,兰菲的攻势一直局限于亲吻,以及在背上游-走,不敢让她触击别的重要地方。
 
    在酒精的催化和乔宏的亲吻之下,兰菲的生理不断的被唤醒,一直压抑的本能渐渐泛滥,宛如失控的野兽,疯狂的撩-拨着她的原始野欲。
 
    乔宏的动作很慢,一直配合她的亲吻,收回舌头之后,又亲吻她的双唇,然后依依不舍的松开,沿着粉颈向下吻去。
 
    “我要……”兰菲嘴里空了之后,感觉整个身子,甚至是灵魂都无比的空虚,迫切的需要充实自己。
 
    可她不知道到底需要什么,只能凭着本能四处探索,最先是抚弄乔宏的头发、耳朵、鼻子、脸庞、脖子、肩膀、胳膊、后背、腰部、小腹……
 
    可这一切都无法让她真正的充实起来。
 
    随着乔宏的亲吻,兰菲压抑的欲-望不断泛滥,渐成崩溃之势,令她越发空虚,连灵魂都在咆哮了,需要充实。
    兰菲真急了,一手勾着乔宏的脖子,一手继续向下探去……
 
    终于,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感觉这个可以让她彻底的充实。
 
    可她不知道怎么做,一直抓着,生怕会飞了似的,不敢松手。
 
    乔宏担心又惊着她,不敢让她一直握着,轻轻的格开小手,然后放在自己胸口上。
 
    刚放上去,兰菲嘟囔着松开了,迫不及待的向下滑去,好似老马熟途,很快就找到了之前的地方。
 
    握草!
 
    明明喝大了,神志不清,可对这事儿,一点也不陌生,轻车熟路的,弯都没拐一个,直接就击中了要害。
 
    乔宏灵机一动,将她的t恤塞进自己的裤子里,多隔了几层布,只要不解开裤子,这样隔山打牛,应该不会惊着她。
 
    这招果然见效了,兰菲喝大了,迷迷糊糊的,并不知道具体的行动,只知道在外面胡乱的抓捏,连解裤子的动作都忘了。
 
    这样隔着裤子进攻,对她的刺激不大。
 
    确定不会惊着兰菲,乔宏大大松了口气,吻遍粉颈、耳垂、下巴、香肩、胳膊和锁骨之后,激动的继续前进。
 
    最后,终于进入了。
 
    这货正要在幽壑之内恣意的游玩一番,刚伸出舌头,彻底失控的兰菲摧毁了简单的防御,不但拉开了他的裤子,还将t恤扯了出来。
 
    现在的防御太薄弱了,兰菲迅速闯了进去,隔着裤衩,迫切的侵略了起来。
 
    泥马!
 
    酝酿了这样久,已经彻底点燃了她的野欲,火候应该差不多了,乔宏不再阻止,任由她随意征伐,他却继续翻山越岭,乐此不疲的游山、玩水。
 
    此时是否有水玩,他还真不知道,一直忙着在上面寻-欢作乐,还没来得及探寻那片神秘之地,是不是早就润流成河了。
 
    翻过高山,越过平原,向草地进发,准备探索那片神秘的沼泽之地,试试会不会真的掉进去,将整个人都淹没了。
 
    乔宏蹲了下去,还没来得及脱她的短裤,兰菲喘-息着抱紧他的脑袋,用力的向小腹按去,恨不得生生的塞进去。
 
    之前手里有东西握着,还可以把玩,乔宏蹲下之后,断开了接触,手里一空,灵魂都空了,已经深深迷失,而且泛滥成灾的兰菲真受不了了,只要是能抓住的,都想用来充实自己。
 
    乔宏的额头撞在小腹上,发出砰的声响,他担心惊醒兰菲,没挣扎,任由她按着,脸庞紧紧的贴着小腹,顺手将短裤拉了下去。
 
    短裤滑开,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醉人幽香,扑鼻而入。
 
    咕噜!
 
    乔宏连咽了几口口水,一手搂着圆滚滚的屁股,一手抱着柔嫩的大腿,缓缓的挪开了一点距离,睁大双眼向那儿望去。
    居然是镂空的,网眼挺大的,有的已经钻了出来,正在空中欢快的飞舞着,宛如一群黑色的小精灵。
 
    这设计真特么的潮,明明是镂空的,可镂空部位却是刺绣,绣了一朵栩栩如生的金色玫瑰,镶嵌在纯黑色的小内上,显得分外炫目,销-魂万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