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头要揉掉了|睁眼看着我怎么cao你

2019-11-08 14:35

 孤灯暗室,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用这样暧昧的话语问我干不干,我却一点冲动的想法都没有,反而心里充满了被逼迫威胁的憋屈。

 

 

见我脸红脖子粗的迟迟没动,蒋欣再次不耐的抬脚要走,惊慌之下我把心一横,闭着眼睛就把大裤衩给褪到了膝盖。

 

 文学

 

“呀……你可真不要脸,咦,你这……好丑啊!”

 

 

我恨的牙根直痒,她竟然反过来说我不要脸,可我也不敢反驳她,只是飞快的提上裤衩,眼巴巴的望着蒋欣问道:“给你看了,能给我保密了吧?”

 

 

蒋欣脸一沉,冷哼道:“我要看的不是这样的,你跟我装糊涂是吧,那我现在就去找我爸说去。”

 

 

我吓的差点给她跪下,只能努力让自己进入状态,好弄给这个变态魔女看。

 

 

可我实在是太紧张了,又连番遭遇惊吓,根本力不从心,咋摆弄都没有反应。

 

 

蒋欣的耐心渐渐耗尽,她抿着好看的嘴唇朝我嘟囔:“中看不中用的废物,切……”

 

 

迎着她满是鄙视的目光,我心里又自卑又窝囊,这下就更不行了。

 

 

就在这时,蒋欣突然背对着我,慢慢弯腰,渐渐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她把双手都撑在了床沿上,只用圆润挺翘的腰臀朝向我。

 

 

我震惊的看着她的动作,眼光落在那条绿色裙子下的柔和线条上,不自觉的吞了口吐沫,心头慢慢火热起来。

 

 

可这还没完,蒋欣扶着床沿只顿了几秒钟,就扭头朝我一笑,还伸出绯红柔软的小舌头,在嘴角唇边那么一舔,没等我多想什么呢,她飞快的探回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裙角,用力向上一掀。

 

 

一阵香风刮过,绿色短裙下的风光被我一览无遗,一抹如新月嫩藕般场景,在一条白色纯棉内内的束缚下出现在我眼前,我脑子嗡的一声,竟然马上就联想到刚刚蒋大勇就曾强令我小姨做出这个姿态来迎合他,所不同的是,小姨那是真的未着寸缕。

 

 

可惜的是,蒋欣只是飞快掀开裙子就立刻又放了回去,然后她就转过身来,一脸惊讶的盯着我下边。

 

 

“变化好大啊,你还是有点料的,快点呀,做你该做的事。”

 

 

我顺着她的目光往下一看,才明白她的惊呼源自那里,心里想着蒋欣刚刚展露的惊人诱惑,我整个脑子就如浆糊一般,完全随着本能把手放了上去。

被她近在咫尺的盯着,我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刺激感,以至于她悄悄拿出手机,调整好了角度在拍我,我都没有察觉。

 

 

两分钟后,一切都风平浪静了,我才惊骇的瞪着她叫道:“你干嘛拍我视频,你又想干什么?”

 

 

面对我的质问,蒋欣面不改色,只是飞快把手机背到身后,同时满是鄙夷的朝我警告道:“别想抢我手机,你敢乱动我就喊,到时候我不光要说你偷看你小姨,还会说你想要强暴我,哼,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被她气的双手直抖,只能收回迈出一半的右脚,咬着嘴唇问她:“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要这么针对我,你究竟想咋地?”

 

 

蒋欣冷笑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需要理由?现在你有两个把柄攥在我手里,以后就乖乖的听我使唤,做我的奴隶吧!”

 

 

我怒极反笑,咬牙道:“你做梦,逼急了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蒋欣毫无惧色,一挺圆润的胸脯朝我逼近一步,冷笑道:“你要有那个本事,也不至于跟你小姨嫁到我们薛家来,我告诉你陈默,以后你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就跟看门的大黄一样,你就是一条狗,狗!懂吗?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这些丑事都抖搂出去,再把这个视频发到咱们学校的论坛上去,我让你身败名裂,没脸去上学,哼!”

 

 

我心头一片冰凉,不自禁的就想到我这可是个露脸的视频,要是被这个狠毒的女人发了出去,那后果……还有我偷看小姨自己弄的事,都是不能被别人知道的绝对隐私。想到这,我犹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嘴角动了动,膝盖不听使唤的一软,竟然直挺挺的给蒋欣跪了下去。

 

 

“求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

 

 

蒋欣眼里闪过一抹得意,冷哼道:“算你识相,你给我听好了,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明天开始,我爸每个月给你的买药钱,你扣出五百块给我零花!”

 

 

我一惊,流着眼泪哀求道:“欣欣姐,不行啊,如果我不吃那种药,会有生命危险的,我有可能会从贫血变成白血病啊。”

 

 

蒋欣撇嘴道:“有可能又不是一定会,再说我早就问过我爸了,你的药费是一千块,我只拿你一半,不是还给你留了一半呢,是药三分毒,你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老药罐子有什么好,你少吃一半又不会死。”

 

 

我还想要分辨,蒋欣一扬手机冷笑道:“给你脸了是不,刚才还说什么都听我的,现在我就要你五百块,你就敢推三阻四的,信不信我马上就把你的丑样子传到网上去?”

 

 

我把拳头的捏的咯吱响,最终却选择了认怂,低着头算是答应下来。

 

 

蒋欣满意的冷哼一声,从我身边走过时,还低声警告我:“除了从药费里扣钱给我,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都得无条件服从,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等蒋欣离开,我彻底瘫坐在地上,惊吓刺激之后的身子一阵阵空泛不说,满心的悔恨和沮丧也让我无所适从,小姨之所以下嫁给蒋屠夫,主要就是要给我弄药费,没想到我们俩才刚来的第一天,还没有花到蒋家一分钱,我的救命钱就被蒋欣给讹去了一半,我实在是对不起小姨为我做的牺牲!

 

 

坐在地上流了会眼泪,我默默爬上了床,杂物间改成的小屋里昏暗逼仄,让我心里又浮起蒋欣骂我的那句话:“陈默,在我们蒋家,你就是条狗,狗,懂不?”

 

 

一夜难眠,快要天亮时我才勉强迷糊过去,刚睡下,就陷入了连串的梦境当中,一会梦到小姨怒气冲冲质问我,陈默你竟然偷看我,还做那种事,你简直畜生不如,一会又梦到蒋欣又一次欺负我,我奋起反抗,把她的手机夺下摔碎,还逼着她再次做出手扶床沿朝我撅起的姿势来。

 

 

我在梦里鼓足了勇气,朝蒋欣逼过去,打算一把撕掉她身上那条碍事的纯白内内时,一阵柔和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随后,是小姨的喊声:“小默,起床吃早饭了,再不起来上学就要迟到了哦。”

 

 

我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打开门,小姨朝我看了一眼,关切的问道:“怎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不舒服吗?”

 

 

我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不敢看小姨那明显是得到滋润后有些容光焕发的脸,径直朝院子中洗手池走去。

 

 

洗漱好,堂屋里已经摆好了餐桌,小姨跟蒋云两个手脚麻利的摆好白粥和馒头,炒咸菜等早点,蒋欣和蒋大勇才打着哈欠从各自的房里走来。

 

 

我心虚的偷看了一眼,发现蒋欣和蒋芸还是很好辨认的,因为蒋云留的是披肩长发,而蒋欣则是短发刚刚过耳。

 

 

吃饭的时候,我生怕蒋欣一个不爽,就把昨天的事都给抖出来,可蒋欣看都不看我一眼,只顾着慢慢喝白粥。

 

 

蒋云看我有些拘谨,还主动帮我夹了个馒头,取笑道:“干嘛呢陈默,以后这也是你的家啊,别光看,倒是吃啊,吃好了我们一起去上学。”

 

 

我感激的朝她笑笑,低声答:“嗯,好的芸芸姐。”

 

 

我话音刚落,蒋欣就放下筷子,笑嘻嘻的道:“陈默,我想坐一回自行车,今天让蒋芸自己坐公交车,你驮我上学去咋样?”

 

 

我手一抖,差点没拿住筷子,惹的蒋大勇还朝我不满的横了一眼。

 

 

蒋欣脸色不变的撒娇道:“干嘛,芸芸姐是姐,我就不是啦,你到底愿不愿意载我啊?”

 

 

我心中狂跳不止,哪敢说不,连忙点头道:“愿意愿意,我骑车驮你好了。”

 

 

很快我就喝光了粥,一抹嘴,对小姨道:“我上学去了。”

 

 

小姨朝我使了个眼色,又把眼光看向了蒋大勇。

 

 

我咽了口吐沫,呐呐道:“小,小姨夫,我上学去了。”

 

 

蒋大勇咕噜一声,喝掉最后一口白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等等!”

 

 

我站住脚步等待,蒋大勇坐在位置上也不起身,顺手从满是油渍的裤兜里掏出一沓钱。

 

 

“按我跟你小姨说好的,从今往后你小子的学杂费药费就归老子负责了,这是这个月的一千块,你拿去买药。”

 

 

我迟疑了下,然后在小姨催促的目光中接过了钱。

 

 

“谢谢。”

 

 

我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别的。

 

 

蒋大勇哼了一声,摆手让我走,这时蒋芸蒋欣已经出了大门,在大门外等着我呢。

 

 

我赶紧回屋取了书包,推了车子往门外走,匆忙间一回头,就瞥到蒋大勇拽着正在收拾碗筷的小姨,笑嘻嘻的说:“这个不忙,你先跟我回屋再来一次。”

 

 

小姨压着嗓音嗔骂:“你也不怕累死喽?”

 

 

我赶紧加快脚步,不去联想他们回了屋后会干点啥。

 

 

院门外,蒋芸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等早班的公交车,蒋欣则跳上我的车后座,双手微微扶着我的腰,让我载她去学校。

 

 

可当我们的车子一拐过胡同口,蒋欣就变了脸,狠狠拧了我的腰肋一把,吩咐道:“停下!”

 

 

我疼的咧嘴,只好乖乖停车。

 

 

蒋欣跳下自行车,绕到我前头,朝我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拿出来吧,一点都不自觉。”

 

 

我犹豫了一下,极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蒋大勇刚给的钱,数出五张递到蒋欣的手上。

 

 

蒋欣飞快的数了一下,然后装进自己的书包,我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她紧接着又从书包里掏出一件东西来,甩手扔给了我。

 

 

我接到手里一看,被那玩意血红的颜色吓了一跳,然后有些不解的看着蒋欣。

 

 

蒋欣指了指我手里的塑料袋:“我让你帮我干的第二件事,就是把袋里边的东西给我放到高二一班,第四排,中间靠右的座位上去,记住了,一定要把它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再塞到椅子的座垫下面,还有,不能让人发现是你干的,干好了我可以给你奖励,干砸了,我要你好看!”

 

 

这一上午,我都魂不守舍,课根本没听进去,脑子里总在想蒋欣到底要搞什么鬼,蒋欣的命令我也不敢不听,而且,她能给我什么奖励,难道……一想到她背对我撅起,以及那绿裙下的风光,我就浑身燥热难耐。

 

 

第三节课结束,学校按惯例做课间操,所有学生都自发的随着铃声出了教室去操场集合。

 

 

我故意磨蹭不走,等到楼道里已经寂静无人时,才飞快冲上二楼,直奔高二一班,一眼就找到目标桌椅,然后从裤兜里掏出蒋欣给的东西,忍着恶心打开塑料袋,把里边那一块侵染了很多猪血的薄薄海绵拿出来,按蒋欣的要求把东西放好,然后飞奔下楼跑到操场上,凑到我们班人后边,跟着做起了操。

 

 

课间操之后,直接就是第四节课,熬过这节课后,就是去食堂吃饭的时间了。

 

 

我跟往常一样,坐在面对门口的角落里,心不在焉的吃着饭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个预感随着一个女孩走进食堂后成为现实,她正是上身穿着校服衬衫,下身穿了一条过膝白裙的蒋芸。

 

 

长发过肩,气质如兰,自带主角光环的女神,说的就是蒋芸这种女生,所以她一进来,就有很多男生停下筷子,朝她行注目礼,更有一些女生把羡慕嫉妒的眼神偷偷瞥向她。

 

 

可随着蒋芸的脚步走过,她身后却不时的响起惊呼声,我还在奇怪呢,这帮屌丝是不是没看过美女啊,怎么大惊小怪的,直到蒋芸微笑点头从我的位置经过直奔她姐姐蒋欣那桌时,蒋芸身后的惊呼怪笑声已经响成了一片,我随着大家的目光扭头往蒋芸身后望去,顿时如遭雷击一般站了起来。

 

 

只见蒋芸那条白裙子上,赫然在双股之间,甚至是整个臀下的位置,都印着一片猩红发暗的血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