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阳台上慢点/我和闺蜜跟男朋友一起做

2019-11-09 11:18

 温喆也是一阵慌乱,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银针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没有料到就把这个凶狠的打手给弄的僵硬了,他有点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还好有气,犹豫着将打手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就听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声,这才缓过神来,十分惊恐的看着温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刚才也没有见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动不了,打手现在全身还很乏力,好久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这才出着粗气,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开着你的车滚蛋。”温喆大吼了一声,吃惊之余,望着手中的银针,心里暗喜,原来这银针还有这样的功效,看来以后能够派上大用场。

 

“算你狠,我们走着瞧。”打手双腿有些发软,心有余悸,狼狈的跑回车子上,手还在发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哆嗦着发动车子,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架,还是头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对手放到,而且都没有看清温喆是怎么出手的,继续待下去,只怕会更加的吃亏,于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文学

刘春杏见没事了,挽着温喆的手都忘记了放下来,惊诧的问:“小喆,你怎么打赢他的,刚才他那么凶。”

 

“切,我是拼了命的呀,都不是为了你,哎呀,疼死我了。”温喆收了银针,这才意识到脸颊上生硬的疼,不由的捂住。

 

“我看看,都肿了,流血了,我给你上点药。”刘春杏说着,心疼不已,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此时她贴的很近,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摩擦着,温喆都忘记了疼了,目不转睛的低头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心里一阵燥热。

 

刘春杏很快就替温喆上药,温喆坐下来,刘春杏半蹲着,一边上药还一边用红红的嘴唇吹着他的脸,温喆此时完全闻不到药水味,鼻子里全是刘春杏的体香,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样子,他心里一动,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她。

 

“春杏姐,你对我真好,我好喜欢你。”温喆说着,也不顾刘春杏扭捏,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手也不安分的捏着她硕大的胸脯。

 

刘春杏没有防备,哼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连忙挣脱出来,娇羞道:“小喆你别闹了,药还没有上好呢,这可是卫生所,别让人看见了。”

 

温喆早已经是急不可耐,见外面也没有人,上去就搂住了刘春杏,在她耳边说道:“春杏姐,晚上我们再去看电影吧,好吗?”

 

“哎呀,晚上再说嘛,你这是干啥呢?”刘春杏忸怩一阵子,不由跑过去,也顾不得给他擦药了,心慌意乱的收拾着杂乱的卫生所。

 

温喆大概是刚才打赢了,所以心情特别的好,也顾不得疼,欣赏着刘春杏那可人的样子,心里憋着一把火,真想现在把她就地正法了,实在是这里不方便呀。

 

晚上天一擦黑,温喆就早早的在村头等着了,他骑着那个老旧的自行车,等了好一会儿,刘春杏才扭扭捏捏的过来了,温喆拍着前面的单杠说道:“来,今天坐这里。”

 

“干啥不坐后面?让人看见多不好?”刘春杏很疑惑的问。

 

“后面的坏了,不能坐人,这天都黑了,你还怕个啥,来嘛。”温喆一只脚踮着,拉着半推半就的刘春杏,看着她大而丰满的屁股坐上去,擦着他下面的家伙,他立马有了反应,抬脚就蹬起了车子。

 

还是像上次一样,温喆专门挑难走的路走,那坑坑洼洼的路颠簸着自行车都快要散架了,听着怀里刘春杏不停的叫唤,身子还不时的擦着自己的家伙,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好像要寻找目标起来。

 

刘春杏似乎有了感觉,只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刚好摸到了一个硬东西,嘴上还问着这是啥,没一会儿就意识到不对劲,羞红了脸。

 

温喆这时候正好骑过一块玉米田,本来路就不好走,磕磕碰碰的,被刘春杏的小手一握,身子一怔,一时间没有扶好车把,恰巧前面遇见个石头磕了一下,车子猛然一震,就歪向了旁边的玉米地里。

 

当下温喆下意识的抱着刘春杏,车子滚到了一边去,而两个人也搂抱着滚到了玉米地,还好有玉米杆挡着,没有什么事。

 

刘春杏哎呀一声,准备爬起来,温喆灵机一动现在可不正是个好机会吗,当下抱的更紧,一双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

“别闹,小喆,你干啥呀?”刘春杏哼叫一声,只感到温喆已经将自己抱的紧紧的,手已经伸到了衣服里,她不由惊慌起来。

 

这晚的天空挂着个月牙,几颗晶亮的星眨着眼,可见度很低,四周静悄悄的,就听见虫豸低低地鼓噪声,还有温喆喘着粗气的声音。

 

“春杏姐,我可老想你了,你就随了我的意。”温喆一边摸着,还一边开导,他担心刘春杏受不住惊吓,会叫喊起来。

 

刘春杏一个二十出头,水灵灵的大姑娘,对男女的事不能不说没有向往,只是难以启齿,被温喆在身上挑逗了一会儿,身子有点发软了,感觉也渐渐上来,娇喘着气道:“小喆,哎,你不是说,要去看电影的嘛,咋这样呀,你,嗯……”

 

还没等刘春杏说完,温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在她胸前上乱抓一通,像是个发情的野兽一般,这架势,刘春杏怎么受的住,挥舞着小拳头捶打着温喆的胸膛,却是十分的无力。

 

温喆见她渐渐的顺从了,就开始加大了攻势,反正夜色漆黑,这里也没有什么人走动,正是个绝佳的机会,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刘春杏那对挺拔丰满的玉兔了,见她的反抗小了下去,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将她反抱在怀中,这样一来,刘春杏想反抗,也有点难以招架了。

 

温喆心情有点激动,呼哧的喘着气,手已经毫不客气的顺着刘春杏的脖子伸下去,顿时碰到了她那对大大的酥胸,也顾不得摩擦,直接伸进了罩子里,抓住了,真的很大,比看见的还要大,虽然可见度比较低,但是手感是相当的不错,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

 

为了更好的感受,他腾出了另外一只手,推开了刘春杏的罩子,双手齐上,使劲的揉搓着她硕大的胸脯,顿时感到爽快无比。

 

刘春杏的嘴被堵住,发不出呼喊,只能闷哼着,手无力的按在胸前,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温喆的进攻,反而越发刺激了温喆的欲望,他更加的用力,见火候差不多了,离开了她的嘴唇,扒着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手也不闲着,一边捻动着她另一个玉兔,一边向下摩挲,到了她两腿之间。

 

刘春杏身子一震,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喆,别,别碰那里,我们不能,哎,你等等呀,你个小坏蛋……”

 

温喆哪里肯听,现在是箭在弦上了,他的手很利索的伸进了她的裤子里,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园,只觉得这里茂密的很,而且湿漉漉的,看来这个刘春杏嘴上说不要,其实已经动情了,温喆对付女人已经有了一些经验,知道现在是下手的好时候,也不管了,刘春杏没有系裤带子,他顺势一扒,就连她的内裤一齐退到了膝盖上。

 

借着微弱的光,隐约看见两腿间一片乌黑,而她修长的腿紧紧的夹着,身子不停的扭动,想伸手去提裤子,被温喆给摁住了,他另一只手将她的上衣也掀起来,罩子也解开了,两颗大大的酥胸没有了束缚,弹了出来,简直是波涛汹涌。

 

失去了遮拦的刘春杏,此刻只有轻声的哀求道:“小喆,你别呀,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可不能做这件事呀,你放了我吧?”

 

“谁说非要结婚了才行,我们不是已经要处对象了吗?春杏姐,你真性感,我忍不住了。”温喆说着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见她的手还在抗争,他将她的衣服掀到她的头顶去,正好把她的胳膊给束缚在一起了,这样她的上身已经赤条条了,一览无余。

 

“我们不能,哎……”刘春杏嗯了一声,温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撬开了她的贝齿,手也从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双腿间,伸进了她的花园里,并且向里面探索,他早就想干刘春杏了,从第一次见到她丰满的身温时候,就在想,她这里一定会很迷人,都说丰满的女人这里很湿润,果然是不错的。

 

手指一滑就进去了,温喆快速的挖了几下,已经是春潮泛滥了,刘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声,温喆知道她彻底的动情了,离开了她的嘴唇,开始解自己的裤子,里面的小钢炮早已经是挺拔直立,涨的快要爆炸了。

 

将裤子退到膝盖,温喆直接贴上去,小钢炮才碰到她的两腿,就无比的舒服,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样,这时候的刘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挣开了胳膊,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只觉得羞耻的难以形容,可是的确是已经被挑逗起了欲望,舍不得放开了。

 

“小喆,别弄那里,我不干。”刘春杏虽然已经二十出头的女人了,但是还没有经过男女之事,这乡下的规矩严,即便是读书的那会儿,谈朋友都不让人碰,最多是抱一抱,摸一摸,村里的女人都有这个心结,身子都是留着洞房的时候才给男人的。

 

“好姐姐,我已经受不了啦,你就依了我吧?”温喆软磨硬泡,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着刘春杏的下面,只觉得很湿润,诱惑无比,他全身血脉膨胀,浴火难耐。

 

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了,刘春杏也没有办法了,再说她也是全身燥热难受,也想尝尝这男人的滋味,便娇羞道:“那姐姐答应了你,你可要负责,要认真的对我好。”

 

“肯定的,我老喜欢春杏姐了。”温喆继续的摩擦着,只觉得自己的兄弟已经快要进去了,心想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也得答应她呀,先干了再说。

 

“那,哎,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刘春杏还想说点什么,就觉得下面一热,温喆那家伙已经哧溜一声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并且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

 

温喆心里那个爽,是难以形容的,好像是洗了一个舒服的澡,只觉得是云里雾里的,他使劲一挺,就觉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碍,再一使劲,刘春杏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身子颤抖着,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手指甲也抠进了他的肉。

 

刘春杏只觉得先是疼了一下,但是随着温喆的动作,她舒服的娇声喘了起来,就觉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全身快乐舒畅。

 

温喆没有料到,刘春杏还是第一次,刚才明显的是遇见了那层膜,而且被他毫不客气的给破了,顿时越发的激动,虽然玩过好几个女人了,但是清纯的处女还是第一次,他更加的起劲,抱着刘春杏那丰满的大屁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最终,随着两个人激烈的颤抖,温喆沉闷的哼了一声,倒在刘春杏的胸脯上,意犹未尽的摸着她胀鼓鼓的酥胸,“春杏姐,你真迷人。”

 

好像这时候才清醒了过来,刘春杏有点慌乱的坐起来,穿好了衣服,咬了咬嘴唇,推了温喆一下,“小坏蛋,就会欺负人家,现在身子都给你占了,你以后可要负责任,我的将来可是完全交给你了。”

 

温喆见她怪不好意思的样子,一把将她抱住了,“没有想到你还是第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的,春杏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谁要是欺负你,我绝对不饶了他。”

 

反正已经做了这事了,刘春杏也抱着他,两个人又缠绵的吻了好半天,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电影也不看了,温喆推着自行车,一路上跟刘春杏说说笑笑的回村里了,两个人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搂搂抱抱的,只到了村口,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春杏姐,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会儿吧?我看天还早呢。”温喆有点舍不得,刚才的激战简直是太爽了,不过是在玉米地,没有怎么尽兴,倒是有种偷情的意味,他盘算着等到他家里去,再好好的欣赏下刘春杏那丰满的裸体。

 

刘春杏脸一红,好像意识到什么,摇摇头,“小喆,我要回去了,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我要回去洗个澡,你别忘了对我说的话啊,我可记着呢。”

 

“可不敢忘,我晚上会想你的,你会不会想我啊?”温喆说着,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反正晚上也没有人看见,他又拉过她,在她的胸前胡乱捏了几把。

 

“哎呀,别闹,被人瞧见了,你要真想人家,改天就去提亲,我回去给家里说一下,把王胖子那事给退了,省得以后麻烦,可万一人家要礼金,咋办呢?”刘春杏想着这些,又为难了起来。

 

“没事,不是还有我吗,我明天就去你家找,那行,你早点回去歇着,明天见。”温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几下,这才看着她扭捏着离开了。

 

温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终于把刘春杏搞到手了,想到她那丰满的身子,就忍不住一阵快活,这次还没有尽兴,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至于提亲的事,不管怎么样要想办法把王胖子的礼金给退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顺的和刘春杏搞在一块了。

 

回家后数了数钱,上次金不换那里给的两万,只用了不到一千块,明天再给刘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块,也不知道剩下的够不够弄到行医资格证,现在做什么事都要靠关系,他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医书,盘算着以后怎么赚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温喆就起来了,直接去了刘春杏的家,见他们和村支书在吃早饭,也没有见到刘小民,一问才知道这个伙计又喝醉了,还躺在床上睡懒觉。

 

“啊,小喆呀,这个,来找我有啥事?”村支书放了碗筷,拿出一根烟递给温喆,搬了个椅子让他坐下来。

 

“书记,今天来有点事,上次不是麻烦你帮我搞个证明吗?我这急着要用,不知道相关的资料弄到没有?”温喆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来,点了烟。

 

刘春杏一看见温喆,就想起昨晚上的事,脸上忍不住害臊,平时本来是很开朗的,这会儿小心脏扑通的跳,低着头含羞的看着温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