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在一起会硬_摸到水太多直接干

2019-11-09 11:49

 “春杏被冯大壮接走了?”

 

见吴继成吧说话,高仇虎瞪起了眼睛。要是春杏被冯大壮带走了,那他现在就去县城找冯大壮。

 

 文学

“虎子,春杏在家,冯大壮昨天不是被你踢了一脚吗,现在去医院了,成亲的日子也改了。”

 

昨天高仇虎在山上说杀他全家的样子胡大贵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把高仇虎给惹怒了,要是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全家给弄死那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还不等吴继成说话,胡大贵就急忙对高仇虎说道。听到春杏并没有被冯大壮带走,高仇虎长出了口气,也不再搭理两人,直接就奔着春杏的房间走去。

春杏的房间门虚掩着,高仇虎轻轻的进去,看见春杏卷缩着身子睡着了,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愁苦,眼角更是挂着泪痕,乌黑发亮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才不过两天不见,春杏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高仇虎不由心生怜惜,缓缓替她擦拭着未干的眼泪,觉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春杏的嘴唇翕动着,梦呓般喃喃的说着什么,“虎子哥,你别走……”

 

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高仇虎十分心疼,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俺要努力赚钱,等俺有钱了,就可以娶你了。”

 

“虎子哥,你身上的伤咋好的这样快呢?真是太稀奇了,当时可把俺给吓死了,你这是咋整的?”春杏不可思议的摸着他的胳膊和腿,见真没事不由暗自称奇。

 

“俺身体壮实着呢,就那几下,根本不能把俺怎么样。”高仇虎没有告诉春杏关于狐仙的事情,就连他自己还半信半疑呢。

 

春杏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下来了,脸蛋也恢复了光润的色泽,微微羞红,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高仇虎没有事了,可是她和冯大壮的婚事并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而已,她和高仇虎还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这也是她这两天寻死觅活的原因。

 

这两天春杏想过了,万一高仇虎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打算嫁给冯大壮了,她要结束自己的命,要用死来证明对高仇虎的爱,可是高仇虎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高兴之余,她不免担心,这件事,始终不好办啊。

 

高仇虎似乎看出了春杏的心思,很坚定的握着春杏的肩膀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个事,俺这就去跟你爹商量,让他把你和冯大壮的婚事给退了。”

 

“虎子哥,只怕俺爹不会答应吧?”春杏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不管应不应俺都要努力争取,看你样子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都瘦了,你别担心这事,先去吃一点。”高仇虎说着,拉着春杏出去,春杏妈正在厨房做饭呢,看见高仇虎也很是吃惊,打量一下见他没事,放心不少,又听说春杏想吃饭了,高兴的直抹眼泪,连忙去做好吃的。

 

“娘,俺给你帮忙,这两天让你担心了。”春杏这会儿精神了不少,想到这两天她娘没少操心,就觉得很愧疚。

 

“你坐着就行,想吃东西就好,娘没事的。”春杏妈显得很是激动,心里酸酸的。

 

高仇虎交代一声就出去了,看见春杏爹吴继成坐在那儿吧嗒的抽着烟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见高仇虎出来了,脸色很愧疚。

 

胡大贵也是免不了尴尬,眼神忽闪的看了看高仇虎,不敢直视他,一是觉得那天的事的确做的过了,再是真担心高仇虎对他家里伺机报复,而且他又是村长,难免担心村里人会对他有意见,说他这事做的不对,看见高仇虎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点胆怯了,连忙干笑两声,站起来说道:“你们聊,我屋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饭了再走,又不差你一个人。”吴继成磕了磕烟斗,说着客气话。

 

“不了,还早呢。”胡大贵觉得有点心虚,又看了看高仇虎,转身走了。

 

高仇虎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在院子里坐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叔,你坐呗,俺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吴继成往烟斗里装点烟叶,划着了火柴棍去点,可是手有点打哆嗦,怎么也点不着。

 

高仇虎接过火柴盒蹭的一下就给他点燃了,他自己也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说道:“俺跟春杏的事,你也看见了,春杏对俺已经死心塌地了,你就是把她嫁给冯大壮也没有用,你这是害了她了。”

 

“哪你说咋整?你根本斗不过冯大壮,再说这彩礼钱都下了,等冯大壮出院了,就要和春杏晚婚的,我也没有办法。”吴继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次他深知春杏受到的打击有多大,他也有些后悔,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没退路了。

 

“你把钱退给冯大壮不就行了?俺不行他还能反了天了,这次他是把俺给打了个半死,可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高仇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吴继成又吧嗒着吞吐一阵烟雾,咳嗽两声,说道:“可你娶了春杏,你拿啥给她好日子过,她跟着你只会吃苦,你要晓得我当爹的难处。”

 

“钱不是问题,你给俺一段时间,俺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高仇虎显得自信满满。

 

吴继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信,脸色凝重的说道:“虎子,我还是劝你一句,你干不过人家冯大壮的,你还是跟春杏说清楚,你放弃她得了,这对你们都好。”

 

“我不会放弃春杏的,冯大壮是什么人你那天没有看见吗,春杏跟着他能有啥幸福日子,俺实话跟你说,春杏已经是俺的人了,她跟冯大壮不可能了。”高仇虎见他还在犹豫不决,只好向他摊牌了。

 

吴继成顿时被烟呛得咳嗽个不停,手一抖,烟斗都差点掉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气恼道:“你说啥?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

 

高仇虎知道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说出实情了,心一横说道:“反正俺和春杏两情相悦的,事情已经做了,只要你给俺时间,俺一定想办法赚钱娶春杏。”

 

吴继成的嘴巴都气歪了,他现在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春杏死活都要跟着高仇虎,可是他又是半信半疑,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兔崽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坏我闺女的名声,你给我滚远一点。”

 

“你怎么就不听俺解释呢,俺……”

 

高仇虎话没有说完,刘虎子好像被惹毛了似的,举着烟斗就要敲高仇虎,气呼呼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怪你自己没有本事,想娶春杏,没门。”

 

这时候春杏听见动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看见吴继成要打高仇虎了,一着急喊道:“爹,俺和虎子哥是真心的,俺真是他的人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吴继成这次彻底怔住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懊恼道:“春杏,你知道你这是在说啥?你这样做还怎么跟冯大壮晚婚。”

 

春杏很是焦急,却是很坚定的看着高仇虎,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冲着吴继成说道:“爹,反正事情就这样了,你看着办,你要是让俺嫁给冯大壮,俺就死给你看。”

 

“别胡说了,你咋好坏话不听呢,你想急死我呀?”吴继成唉声叹气的,一蹦三尺高,急的浑身发抖,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的。

 

高仇虎见春杏来了,就信誓旦旦说道:“叔,现在事情已经明白了,你给说句痛快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吴继成的鼻子喷着气,他看了两个人一眼,哼了一声,嘴唇直打哆嗦,说道:“我懒得管了,真是让人不省心,这让我咋跟冯大壮交代呢?”

 

这会儿春杏妈也出来了,手里还拿着锅铲,她在厨房里什么都听见了,对于春杏和高仇虎的事,她还是心里默许的,看见吴继成气愤不已,就劝说道:“孩子爹,现在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俩孩子也不容易,你就答应了吧?”

 

“住嘴,你知道个啥?我能答应,那冯大壮能答应不?”吴继成急的来回走来走去的,看看春杏又看看高仇虎,气哼哼的接着说道:“那冯大壮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人家可是县城里的老板,手里有人,而且还给了钱了,你以为这是买卖东西,可以随便退的?”

 

春杏经过了这次变故,也明白过来了,自己是不可能再离开高仇虎了,她上前很坚决的说道:“爹,俺看你不是怕冯大壮,你就是想钱,你把俺当什么了?我这辈子就非虎子哥不嫁了,你看着办。”

 

吴继成看着春杏这么坚决,又加上这两天她又哭又闹的,看样子她对高仇虎是死心塌地了,他不免心软下来,就说道:“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只要虎子能够拿出那么多钱来,我就成全你们,但是从现在开始,不准你们俩见面了。”

 

高仇虎听后也是涌起一股雄心壮志,为了能够和春杏在一起,他豪情盖天的拍着胸脯说道:“俺就答应,这段时间去赚钱,你说话可是要算数。”

“你先赚到钱再说吧,春杏你先回去。”吴继成说着就拉着春杏往屋里走,春杏回头满怀期望的看着高仇虎,知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这样办了。

 

高仇虎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的赚钱,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回去锁了门,就往县城里去,他一路上想过了,现在吴继成算是勉强松了口,但是他依然想着钱呢,高仇虎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作为一个男人,没钱没实力怎么给心爱的女人幸福呢,所以这事也怨不得吴继成,毕竟他也算是为春杏着想。

 

高仇虎这次去县城就是找他的同学葛旺的,他们一起读书时候关系还不错,噶旺的父亲一直都在县城开着一个柳编厂,专门加工柳条,生产出各种各样的筐子篮子等工艺品,葛旺高中毕业了就在厂里帮忙了。

 

这次也是逼不得已才去找葛旺,以前是不太好意思去麻烦他,现在不同了,高仇虎觉得只要不犯法,怎么样赚钱快,他都愿意去做了,因为春杏的事情已经彻底的激发了他的血性,还有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野心和报复,他算是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一个男人必须要有钱有实力才能行的通,才会被人看的起。

 

到了县城,已经是下午了,高仇虎连饭都顾不得吃,买了点礼物,就直奔葛旺的家,葛旺住在县城的一个小区里,这里都是高楼大厦,凭着记忆找到他家门口,按下了门铃,没多久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白净漂亮,身材苗条,一头乌黑长发,浑身透着一丝淡雅的香气,穿着纱布连衣裙,有着高耸的胸脯和修长白皙的长腿。

 

这女人看了看段飞,莞尔一笑,声音如银铃般,一双大眼中带着一丝疑惑,高仇虎楞了一下,以为走错地方了,看了看门牌号确定没错,就嘿嘿一笑道:“这里是葛旺的家吧?”

 

“是啊,没错,你是哪位?”漂亮的年轻女人眨着清澈的大眼问道。

 

“俺是葛旺的同学,俺叫高仇虎,来找他有点事情。”高仇虎摸着后脑勺,仔细寻思着这女人是谁,只觉得有一丝熟悉,却是没有想起来。

 

“进来吧,旺在厂里做事呢,你先坐一会儿,喝点饮料吧。”年轻女人嫣然一笑,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很快去冰箱拿了饮料,递给了他。

 

高仇虎显得有些局促,他已经有一两年没有来葛旺家里了,看样子他家又装修了,沙发家具都焕然一新了,将买来的两瓶好酒放在桌子上,他坐下来,看着眼前美丽的女人,灵光一闪,恍然大悟的说道:“你是秀丽姐吧?”

 

“你认识我?”葛秀丽显得很惊讶,美丽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红晕。

 

“俺说咋看着面熟呢,俺以前来过,可能你忘记了,那时候俺还在县城里读高中,跟着葛旺来玩过,见过你一次呢,几年不见你,都漂亮的快不认识了。”高仇虎一副憨厚的样子,瞥了一眼葛秀丽那挺翘的酥胸,那时候他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没有这样的丰满成熟,现在是胸也大了,屁股也紧绷了,而且还透着一股优雅,十分迷人。

 

葛秀丽脸颊掠起一丝红晕,打量一下高仇虎,仿佛也想起来了,撩了撩耳际的发丝,笑不露齿的指着高仇虎,说道:“噢,我想起来了,你都长这么高大了,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我那时候大学暑假,好像是见过你的。”

 

高仇虎觉得和葛秀丽很快就拉近了距离,两个人随便聊了两句,才得知葛秀丽大学毕业了,现在算是成为了柳编厂的技术顾问了,她学的就是这方面的专业,得知高仇虎找葛旺有事,就让高仇虎别急,她立刻给厂里打电话。

 

挂了电话,葛秀丽一副很歉意的样子,盈盈一笑道:“我弟在厂里有点急事,所以一时半刻回不来,要不我带你过去吧?”

 

“秀丽姐,那多麻烦,要不俺等会也行的。”高仇虎看着眼前的大美女,觉得和她多聊天也很不错,再说她是大学生,还是学编织这一块的专业,他正好有一些知识向她请教。

 

“没事,我正好也准备去厂子里看一看,我带你去吧。”葛秀丽一副很热情的样子,起身背了一个小包,就准备出门。

 

高仇虎赶紧跟着出去,和葛秀丽坐电梯,挨的很近,时不时的能够接触到她的胳膊,只觉得她的皮肤很滑腻,而且高仇虎个子要比她高一个头,一低头就能够从葛秀丽的脖子前看下去,顺着衣领就能看见她半露的酥胸,只看的他心里一阵燥热,胸前那深深的沟壑格外耀眼,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