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打电话给闺蜜一边做|两个手指捏着一直转的玩具

2019-11-09 14:16

 新闻网9日报道 小菇身子一颤,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都疼成那样了他居然还觉得好笑,“嗤”的一声刚笑出一半,就被小茹喝止了。

“不许笑。”

 

 

终于逮到机会了,卢畊弘待她松口了坏笑着跟她说:“不笑也行,你把单子还给我。”

 

 

这是卢畊弘重遇她后第一次找到昨晚跟她在酒店时的感觉,像是朋友一样,尽管自己跟她不熟。

 

 文学

 

一当她是朋友,卢畊弘就又想到了一件事。

 

 

貌似小菇这种情况,用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有助于减少她内心的恐惧吧?

 

 

卢畊弘打算一直逗她说话。

 

 

“想的美,你刚才那样对我,等我出去了,我就报警让警察抓你。”

 

 

卢畊弘一听就不干了:“那你别抱我,咱们保持距离。”装模作样谁不会呀?

 

 

“不要。”小菇紧紧的搂着他的手臂,一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感觉到手臂被她抱着,卢畊弘意志动摇的说:“你再这样我就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了。”

 

 

“你敢。”

 

 

话是这么说,卢畊弘还是感觉到了小菇的心虚。她心虚什么呀?自己做哪行的,心里没数吗?

 

 

卢畊弘开玩笑在她头发上嗅了下,说:“你这么香一个大美女抱着我,我就是不敢也控制不住啊!”

 

 

卢畊弘作势要动手,小菇慌忙松口说:“好吧,我答应你。”说完带着哭腔跟卢畊弘说:“你这样算什么男人,就会欺负女人。”她这会儿的表现哪还像个坐台的,这戏演得太过了。按着昨晚她的表现,卢畊弘调戏她,她应该更强势调戏回来才是。难道她喜欢角色扮演?

 

 

没跑了,要不然今天怎么是女强呢?

 

 

卢畊弘跟她叫屈说:“我算什么男人呀?我之前都被你欺负成那样了,就差哭着嚎着求你放过我了。你以为我想像现在这样呀?我也是没办法。我又要供楼又要供车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你把我饭碗砸了,我总得挽救一下吧?对不起!来之前我喝了点酒,没控制住自己。”

 

 

小菇陷入沉默。

 

 

卢畊弘没绷住,把心里憋了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咱们昨晚明明见过面的。你是伍医生的朋友,我也是伍医生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搅黄我的事?你是不是气我昨晚......昨晚对你的魅力免疫?”他挺尴尬的。

 

 

“你怎么老提昨晚?昨晚我们见过面?在哪里?”小菇的语气挺不耐烦的。

 

 

卢畊弘无语道:“不是说了在花园酒店了吗?”

 

 

“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里面有人吗?”

 

 

卢畊弘忙站起回应说:“有人,你们老总在这里,你赶紧把电梯打开。”

 

 

“啊?我们老总在里面?马上,马上,我马上打开,您稍等。”

 

 

小菇挺奇怪的,她根本不管来了救星,只缠着卢畊弘问昨晚的事,卢畊弘却无暇理她,一心催外面的赶快把电梯门弄开,因为在电梯里憋久了他也难受啊!

 

 

门被撬开道小缝的时候,卢畊弘突然想到一事,于是把卫衣脱了,叫小菇让开一步,然后把卫衣扔地上擦干了地上的污物。

 

 

小菇闷声不向的看着他忙,他想到小茹的上衣都让自己撕成条了,幸好裙子没事,就叫她裹紧外套以防走光,自己光着上身也顾不上了。

 

 

门开,他们俩出去,保安见卢畊弘那样,毕恭毕敬的喊了小茹一声白总,然后脸色古怪的看他们。

 

 

卢畊弘喝斥他说:“别瞎想,你们白总有幽闭恐惧症,一害怕就会浑身发冷。我衣服都给她了,这件让她吐脏了,没法穿。”

 

 

保安恍然,小菇却红了脸,喊了卢畊弘一声率先走了。

 

 

卢畊弘追上以后,她瞪卢畊弘一眼说:“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听到没有?”

 

 

卢畊弘见她恢复了强势总裁范,还挺怵她的,点头道:“没问题。”

 

 

走远了她奇怪的没有再追问卢畊弘有关昨晚的事,却是回头跟卢畊弘说:“你做的策划案我看过了,确实比之前的好很多。明天你代表蓝色闪电跟我去一趟宏文吧,你主讲比较好一点。我会打电话叫你们洪总恢复你的职位的。”

 

 

卢畊弘向她表示感谢,她叫卢畊弘不要跟着她,然后自己走了。

 

 

失而复得,卢畊弘高兴的握了下拳,忽见她又回头,问卢畊弘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卢畊弘一愣说:“卢畊弘。”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小茹问他。

 

 

卢畊弘挠头自言自语般说:“那保安管你叫白总,伍医生叫你小茹,你叫白小茹吗?”

“小茹吗?”小茹低头重复了一遍卢畊弘的话,然后抬头跟卢畊弘说:“我叫白晶,记住了。”说完没再理卢畊弘,直接走了。

 

 

卢畊弘觉得她莫名其妙的,但也没多想,以为她是不想自己在正规场合喊她的风尘艺名。

 

 

到家卢畊弘果然接到了洪韬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回公司,洪韬把他喊去问话,他闭口不谈跟小菇……是白晶,不谈他跟白晶那一波三折的故事,只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洪韬好像信了,突然跟卢畊弘说:“你知道我这么早叫你回来干嘛吗?”

 

 

卢畊弘说不知道,洪韬就直说了。

 

 

“叫你早点回来,是想让你给胡伟明讲一下那策划案。这个案子就不用你跟了,我怕你再去还会得罪人。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后续事项就让胡伟明跟进吧。”

 

 

卢畊弘急了,争辩说:“可是天祥那边指定让我过去。”

 

 

洪韬嗤笑道:“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呢?天祥那边之所以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是你带着新的策划案过去的。我会跟他们说这案子是胡伟明做的,那就没问题了。”

 

 

卢畊弘都让他的无耻惊呆了。

 

 

为了扶他小舅子,这是打算脸都不要了啊!

 

 

在此之前,卢畊弘还没想过要主导这案子,是白晶引起了他的兴趣。

 

 

现在案子交回给胡伟明,他自是不愿意,但洪韬是什么人他也清楚,肯定是没得谈了,于是冷哼一声说:“行,案子我可以还回给胡伟明,但是抽成我还是有的吧?”这是他跟一帮同事熬了一夜的成果,不想白白便宜了胡伟明。

 

 

“你想什么呢?”洪韬嗤笑道:“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你只是在他原有的基础上加了点东西,真当都是你的功劳呢?加班费可以给你算,抽成没有,本来也没打算给你。还有,从今天开始,你组长的职位被撤了,工资减五百。要是愿意,你就留下。要是觉得不满,你可以辞职。”

 

 

卢畊弘气得握紧拳头,这货为了给他小舅子扫清障碍(卢畊弘跟他小舅子在争空缺的设计总监的位置。),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

 

 

卢畊弘承认单子是胡伟明的,但什么在原有的基础上修改云云就是扯淡,他们一帮同事赶出来的案子跟胡伟明原来那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虽然有些地方保留了,但占比连一成都没有。

 

 

最气人的是,洪韬还趁机给自己降职降薪,卢畊弘都想不干了。

 

 

想到自己生活压力实在太大,不宜意气用事,卢畊弘才按下了火气,跟洪韬说:“行,希望你不会后悔。”直觉告诉他,胡伟明还会搞砸。

 

 

“你这是跟领导说话的语气吗?赶紧给我滚出去,胡伟明已经在等你了。你要敢藏私,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卢畊弘气极而笑,出去时用力扯了下门,撞墙上“嘭”一声响,洪韬在后面骂娘他都没理。

 

 

公司让这样的人把持,想不倒闭都难。

 

 

卢畊弘人一走,洪韬一声冷笑,拿起座机拨了个号,说:“伟明,案子我帮你拿回来了,你过去给我好好表现,这单子做好了,我保你做总监。”

 

 

“知道了姐夫,我一定好好表现。”

 

 

电话放下,体型跟洪韬几乎一模一样而只是年轻了近十岁的胡伟明松了口气。

 

 

昨天案子被打回来,他着实挨了顿喷。

 

 

没办法他才求姐夫调卢畊弘给他救火,原以为自己已经无缘染指那案子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天祥那边打电话叫炒卢畊弘鱿鱼,他才刚笑出来,天祥又叫恢复卢畊弘的职务,要不是他姐夫力保,说一定给他抢回来,他都要哭了。

 

 

谁升总监,这案子很重要。

 

 

他姐夫给到他手上,十拿九稳都让他搞砸了,可见他能力有多渣。

 

 

见到卢畊弘,他得意洋洋的说:“怎么样?我就说这总监我升定了吧?你还不信。”

 

 

胡伟明的贴身跟班齐骆在旁边煽风点火:“恭喜胡组长,以后就要叫你胡总监了。”

 

 

胡伟明哈哈大笑:“那我也得恭喜你一声,只要我上去了,这组长的位置就是你的。”

 

 

卢畊弘没理他们,也没给下绊子,老老实实把案子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告诉胡伟明了,主要他觉得以胡伟明的智商,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吃透这些东西。

 

 

胡伟明经过紧急培训趾高气昂的离开,卢畊弘干脆请假回家休息,说之前熬的夜精神还没恢复。

洪韬没拦他,直接就批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