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葡萄草莓放进了她的下面|好痛拔出来好不好

2019-11-09 14:40

 族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章基勤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森伟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你放心,我身为族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灵琴清一眼,“基勤怎么办?”

 

“先送去医院吧。”

 

 文学

族长没再理会章基勤的父亲,对我和灵琴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森伟家,张森伟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灵琴清。族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森伟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森伟陪葬!”

 

“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族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洪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族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族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森伟白死了么?”洪满光不甘心地道。

 

“森伟的死跟章小贝没有成功给灵琴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

 

在族长的斡旋下,灵琴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洪家,以洪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洪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简而言之,我成为了洪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章小贝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是啊。我还有两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可不想你给我开光,所以希望你死了。”楚雪湘直言坦白。

 

她的这句话,令我既愤怒又难过。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多说。

 

洪基勤的父亲说,我将洪基勤打伤了,这笔帐怎么算。

 

族长说,先将洪基勤送医院,叫医生检查伤势后再说。

 

洪基勤指着我恶狠狠道:“要是基勤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休想有好日子过!”

 

我吓得不敢做声。

 

“原以为你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是一个天赋异常之人,没想到,在得到了我的传承后,身手弱鸡不说,连性格都如此懦弱!我真怀疑我看走了眼!”青水仙在我耳边失望地说道。

 

我很惭愧。

 

虽然得到了青水仙的传承,但是以前从没打过架,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个生手,虽然懂得招式,但不会使用,所以,在跟洪基勤对打时,还是吃了一些亏,被他打到的脸和下巴现在还隐隐作痛。

 

而我从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受人欺凌不敢言,这无形之中令我有一种低人一等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就令我性格方面非常懦弱。

 

“你必须得改过来!”青水仙说道。

 

“怎么改?”我问。

 

“首先你要自信。而自信来源于技艺。你需要有一技之长。经我观察,此村中女人甚多,黄花闺女也不少,只要你用我的采阴补阳术,学会了闻香识女人,以后必雄心大振,不再懦弱。”青水仙说道。

 

同时,青水仙给我下达了个任务,就是采了楚雪湘的阴魅。

 

时间是,三天之内。

 

“我可不敢。”我忙说,“还有两个月表姐就结婚了,到时我可以光明正大地采她的阴魅。”

 

“你越怕她,就越要采她的阴魅,这样才能让你更自信!”青水仙说道。

 

我觉得在别人没有同意的前提下采取她的阴魅,跟强她没有区别,所以,我不愿意这么去做。

 

就在这时,灵琴清来找我,说张家要她家赔偿四十万,那二十万彩礼赔完了不说,还要倒付二十万,她家实在拿不出来了,所以,这二十万,她叫我出。

 

“我哪有二十万!”我吓了一大跳。

 

“那你就去挣!”灵琴清非常强势。

 

就算拼了我这条小命,我也挣不了二十万啊。

 

“哼,你要是给不了这二十万,你就等着我来收拾你吧!”灵琴清说完就走了。

 

灵琴清的话让我非常气愤。

 

“我要采了她的阴魅!”我恨恨地道。

 

“可以。”青水仙说,“先采灵琴清,再采楚雪湘。”

 

“怎么采呢?难道趁她晚上睡觉时,偷偷爬上她的床?”我问。

 

“本仙子自有妙计。”青水仙说道。

 

接而,我脑门突然出现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草药、把脉、摸骨……只感觉脑中胀疼,我惊叫着坐倒在地。

 

过了约摸三四分钟,那种胀疼感徐徐消失,脑门里像是多了不少东西,连我呼吸也感觉沉稳了很多。

 

按照青水仙的建议,我可以给人看病抓药,以此挣钱。

 

“可是,村里人都知道,我对医学一窍不通,突然说我会看病,谁也不会相信啊。”我苦闷道。

 

“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只能放弃你了。”

 

青水仙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吭声了。

 

我想起族长的父亲老族长患有鼻炎,已经有五年了,看了很多医生一直没有治好。我脑海里出现一个药方,专治鼻炎。不过,我需要上山去采药。

 

采好药后,我正准备下山,突然看见灵琴清与楚雪湘坐在山下的一块青石上,旁边不远处有几头牛。

 

楚雪湘将手伸进灵琴清的怀里,惊道:“哇,琴清,你的胸好大!”

 

“你好色啊。”灵琴清推开了楚雪湘的手。

 

我本无意偷看她们嬉戏,不过,不经意听到楚雪湘提到了我的名字。

 

“琴清,章小贝那方面真的不行吗?”

 

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你问这个干嘛?”灵琴清似乎不太谈论这个话题。

 

“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章小贝又是村里唯一的开光师。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睡。”楚雪湘说道。

 

“没办法啊,当初我不是也不想被他睡?可我们女人总要经历这一关。”灵琴清的语气中颇感无奈。

 

“如果章小贝那方面不行的话,他就不用做开光师了。你老实讲,他到底有没有睡你,你还是处吗?”楚雪湘又问。

 

“他想睡我,可他没进来。”灵琴清说道。

 

“张森伟死了,你守寡了。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楚雪湘同情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唉!都怪章小贝!”灵琴清愤愤地说道。

 

“对了琴清,女人第一次是不是很疼啊?我突然想起一招,如果我们不是处了,那是不是就不用章小贝开光了?”楚雪湘问道。

 

“你……你想破处?这不行啊。按咱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必须是处。”灵琴清赶紧说道。

 

“我听说,女人只要没被男人睡,那就是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己把那破了的话,到时候就不会便宜了章小贝,我也不会感到那么疼了。”

 

“那你打算怎么破?”灵琴清问。

 

“我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楚雪湘一下抓住了灵琴清的手,“你至少有点经验了。”

 

“这……这不好吧。我是女孩子,我怎么帮你啊。”灵琴清很为难。

 

“女孩子也可以的。就这样定了。晚上我去你家。”楚雪湘霸道地说道。

 

我心里那个恨啊,楚雪湘为了不把处给我,竟然叫灵琴清给她破处!

 

“你一定要阻止她们。”青水仙的话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将所采到的药材分成两份,其中一份送到了老族长家里。

 

从老族长家里出来后,已是下午五点多钟了。

 

在路上碰到洪森伟的父亲,叫我明天给他家收玉米,晚上叫我去他家吃饭。

 

当我到了洪家时,见灵琴清与楚雪湘都在这儿。

 

看到我时,灵琴清与楚雪湘的脸色都有些怪异。

 

洪森伟的父母对我们非常冷淡,但是,为了能让我们给他们心甘情愿地干活,还是给我们做好了饭菜,不过,是给洪森伟办丧事留下来的剩菜剩饭。

 

“虽然族长帮你们说话,不代表我原谅了你们。一想到森伟,我就恨不得杀了你们!我家有五亩玉米,明天,你俩去给我全部收回来!”洪满光说完,饭也不吃地就走了。

 

“哼,竟然把我们当牛使。”灵琴清愤愤不平。

 

“是啊,琴清,你一个女人家怎么能去收玉米,明天叫洪小贝一个人去收就好了。”楚雪湘说道。

 

我心里十分地不爽,五亩玉米,我一个人收?

 

为了明天早一点去收玉米,洪满光安排我也住在他家。

 

灵琴清说她晚上睡觉有点害怕,叫楚雪湘陪她。

 

吃完饭后,随便休息一下,我便去洗澡。而浴室就在灵琴清与楚雪湘房间的隔壁。

 

自从得到青水仙的传承后,我的听力非常好。因此,我能清楚地听到隔壁房的动静。

 

这时,我听到了灵琴清和楚雪湘的对话。

 

“琴清,洪叔叔把你当仇人一样,你在这个家里恐怕不好过罗。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楚雪湘说。

 

“这不行啊,族长说了,要等两老奔年了我才能离开这个家。”灵琴清应道。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这么年轻就守寡,多难过啊。我男朋友有个弟弟,长得很帅,要不你俩——”

 

“不啦不啦,森伟刚死,我就去找别的男人,这让人知道了,我还不得被唾沫给淹死。”灵琴清说道。

 

“这倒也是。”楚雪湘说道。

 

“别说我了,说你吧,你男朋友怎么样?对你好吗?”灵琴清问。

 

“还好吧,他开了一家小卖部,咱村的化肥都是他送的。对我挺好,就是老是想跟我上床。”楚雪湘说。

 

我心一沉,楚雪湘的男友竟然有这想法,近水楼台先得月,楚雪湘的第一次,极可能会被她男友给夺去的!

 

“你答应了么?”灵琴清问。

 

“当然没答应啊,不是咱村规矩,婚前必须要保持处子之身嘛。”楚雪湘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