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来含到喉咙, 秋千上热铁捻揉花唇耽美

2019-11-10 10:21

 “行吧行吧,小萍你也别急,这样,你先去床上把裤子给脱了躺着,我洗个手就过来。”

“好,那王叔你快点啊!”

 文学

韩小萍的脸色红得发烫,乖乖的走进了房间里,还把门给带上了。

老姜深呼吸了几口,走到外面打了盆冷水抹了把脸,他并不是真的要洗手,他现在必须要静静,缓缓心态,不然等会儿要是自己忍不住,直接把韩小萍给办了,那他这张老脸也就彻底丢尽了!

缓了缓神,老姜直接走进了房间里面,看到韩小萍窝在被窝里,就露出了个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姜。

一想到这个平常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女人,马上就要把自己最隐秘的地方展现给自己看,随自己玩弄,老姜原本熄下去的火焰又蹭蹭的冒了起来。

不过,现在的他不能显得太猴急了,万一把这妞儿给吓跑了,那就真的没得玩了。

“来吧闺女,别害羞,你姜叔我都多大年纪了,这辈子啥没见过,再说了,我是医生,哪儿有病人怕医生的道理?”

老姜走到床边,一眼就看到了韩小萍刚脱下来放在床头的黑丝小内裤,上面还有点白白的痕迹,不用想就知道那是什么。

“姜叔,你可不许笑话我啊!”

韩小萍仍然有些害羞,不肯揭开被子。

“放心吧,你也快点,女人的那里是最敏感的地方,还是早点弄出来,万一要是感染了,那就是一辈子的大事了!”

见到韩小萍还有些戒心,老姜故意板着脸,把事情说得很严重。

“还有,你也真是的!都是结了婚的人了,那方面有需求很正常,你老公不就是在城里么?直接上去找他就行了啊!干嘛非要,非要用黄瓜呢?”

为了显得更正式一点,老姜故意倒了些碘酒在毛巾上,给自己擦了擦手,消消毒。

“黄瓜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啊?那可是地里长的,我们农村可不比你们城里,都是大棚蔬菜,有人管,我们这儿荒郊野岭的,黄瓜那玩意儿多不卫生啊?整天什么苍蝇啊,蚊子啊,蝎子蜈蚣啥的在上面爬,谁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毒素啊?都这么大个人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

老姜像是一个长辈一样,对着王小萍唠唠叨叨个不停。

但是这些话落在王小萍眼里,就让王小萍安心多了。

一想到一会儿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就要被一个陌生的老男人又看又摸,王小萍心里不禁一阵狂跳。

不过,从老姜的话语中听起来,老姜是真的关心病人,并不是像其他那些接近她的男人一样,都是为了挑逗她。

韩小萍本来就是个城里姑娘,不怎么习惯乡下的生活,一听到这些什么虫啊蝎子之类的,感觉浑身都不对劲了,有些后怕的问道:“姜叔,有这么严重么?”

“那肯定的啊,实在不行,你就算是找个情人也比用黄瓜好啊!男女之事嘛,真是的。”

老姜一边说着话,眼角的余光一边打量着王小萍的表情。

看到王小萍对情人两个字并没有什么排斥,只是有些害羞,老姜才稍微放心了一点。

看来,这城里的姑娘就是比乡下的开放啊!

“姜叔,您就别说我了,快帮我把它给弄出来吧。”

王小萍抿着嘴唇,满脸都是不好意思。

“那你还不快点把被子掀开?是不相信你姜叔的为人还是不相信我这个医生的医德啊?”

老姜假装生气,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来。

“不不不,姜叔我错了,我相信您,您来吧!”

一边说着,韩小萍捞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将那白花花的两条长腿还有那最神秘的地方,彻底展现在了老姜面前。

看到那两条日思夜想的大白腿,还有那抹景色,老姜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感觉裤子都快被顶爆了!

“姜,姜叔,您倒是快点啊,我难受!”

看到老姜一直盯着自己看,韩小萍脸上又羞又恼,连忙催促道。

“哦哦哦,是是,马上开始!”

老姜连忙回过神来,强压着心底的火热,脸色憋得通红。

一双手颤抖着,向韩小萍伸了过去。

好滑!好软!

这是老姜摸到那弹性十足的大腿时,心里的第一想法。

韩小萍不愧是城里来的女人,一点都不像乡下这些老娘们,皮肤摸起来皱巴巴的,粗糙无比。

老姜心跳逐渐开始加速,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是怎么了,以前跟那么多女人治过病,唯独就是这次,心里痒的,跟猫爪子挠一样。

“来,小萍,把腿分开一点,我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姜咽了咽口水,强行稳住了心神。

“姜叔,您可不能笑话我啊!”

韩小萍仍然有些放不开,不过,毕竟是城里来的女孩子,脸皮比较薄,害羞也很正常。

“放心吧,都说了叔是医生,你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你刚走了这么远的路过来,本来就挺危险的,现在还磨磨蹭蹭的,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你后悔都来不及!”

 文学

看到韩小萍的样子,老姜板着个脸,义正言辞的说道。

韩小萍抿了抿嘴唇,缓缓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来,你别动,让我仔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姜蹲在地上,右手拨住了韩小萍的一条腿,表面上看是为了检查更方便,但实际上就是为了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点而已。

一股沐浴露的清香混合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直冲老姜的鼻腔。

老姜那颗尘封已久的老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手指轻轻摸上了韩小萍的关键部位。

“啊~”

老姜的手指刚接触到她那敏感处的时候,韩小萍身体一震,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原本就红红得小脸,更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

“怎么了?疼吗?”老姜故意问了一句。

“不是,姜叔,您继续,我没关系的!”

王小萍咬紧牙关,尽量让自己平和一点。

“嗯,好,你放轻松点,不要这么紧张,你一紧张,肌肉就会收缩,那时候黄瓜就更不可能出来了!你一开始的时候,肯定是要达到顶峰的时候,黄瓜才断在里面的吧?”

老姜一边劝着王小萍,手里逐渐开始缓缓用力:“我先给你周围的肌肉放松一下,要不然黄瓜出不来!”

“嗯,好,谢谢你了,姜叔。”王小萍抿了抿嘴唇,想了想确实也和老姜说的一模一样,再听到那中肯的语气,王小萍的身体也逐渐开始放松了下来。

“嗯,我知道。”

老姜不动身色的点了点头,手掌在王小萍那处周围按摩着。

手里软软的肉感,皮肤如嫩豆腐一般光滑,老姜的心里简直爽到了极点。

而王小萍一开始还能勉强忍住,但随着老姜那双手越摸越有劲,王小萍的呼吸也逐渐开始凌乱了起来,嘴里还发出一声声似有所无的喘息声。

老姜心里一阵得意,但同时也更大胆了一些,尽情的在韩小萍的关键部位揉捏起来。

“啊~姜叔!”王小萍爽得叫出了声。

她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只感觉老姜那双手像是有魔力一般,摸得她酥酥麻麻的舒服极了。

老姜的心里也是一阵得意,身为中医,他自然知道女人的敏感点在哪里,一双肉掌专门朝着韩小萍的敏感点照顾。

“姜,姜叔,好了吗?”

韩小萍忍不住夹紧双腿,把老姜的手也夹在了里面,两条床腿不住的瞪着。

看到这一幕,老姜心里一阵欣喜,这个韩小萍竟然这么敏感!稍微摸一下就激动成这个样子了,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看到韩小萍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老姜的色胆也更大了。

以前的韩小萍对自己是爱答不理的,今天晚上给她治好了,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种机会了,不趁机享受个够,那哪儿是老姜的风格?

“小萍啊,我大概检查了一下,发现是黄瓜太大了,然后你那个又太紧了,所以卡在里面了,光靠按摩放松肌肉就想要弄出来的话,应该是行不通的,所以还得想想其他办法才行!”

“啊?姜,姜叔,还要什么其他办法啊?”

王小萍被按得正舒服,但老姜却突然停手了,不由得感觉到一阵空虚。

“得找个镊子伸进去,把黄瓜夹出来!”

“啊?伸,伸进去啊?”王小萍有些迟疑了。

原本让一个老男人又是摸大腿,又是摸敏感地,本来就已经很羞耻了,现在还要用镊子伸进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韩小萍一想到老姜亲自己大腿内侧的样子,就觉得浑身一阵酥软,有些喘不过气来。

“对啊,必须得用镊子夹出来才行,想让它自己出来了,估计是没什么可能了。”老姜皱着眉头站起身,强忍着内心的渴望,不动身色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好吧。”王小萍听到老姜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

没有老姜的按摩,王小萍只觉得下面好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痒痒的,浑身不对劲。

老姜从自己平时的挎包中取出一个镊子,然后用碘酒消了消毒,再次趴到了王小萍的腿上。

不锈钢的镊子冰凉冰凉的,贴在王小萍温热的地方,让她浑身都打了个激灵:“嘶,姜,姜叔,您慢点啊!”

“嗯,放心吧。”

老姜微微一笑,继续操控着镊子,轻轻进入了王小萍的身体。

“喔,姜叔,您慢点,我有点受不了!”

王小萍叹息了一声,只觉得镊子那冰凉冰凉的触感在自己的身体里,造成了极大的舒爽,忍不住叫出了声。

老姜其实已经触碰到了那截断掉的黄瓜,只需要轻轻把它取出来就行了。

可是老姜却有些不甘,以往的王小萍高傲无比,从不拿正眼瞧她,这次总算是有机会一亲芳泽了,要是这么简单就解决问题了的话,以后肯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老姜一咬牙,握着镊子,轻轻把那截黄瓜往里面推了一下,随后又退出一点,就这样一来一回的摆动起来。

“喔!姜叔,再快点点,我……我有些受不住啊!”王小萍猛然夹住了双腿,浑身猛然开始颤抖起来。

老姜心里充满了得意,看着曾经瞧不起自己的女人在自己手下竟然如此放荡,心里充满了满足。

眼看着王小萍一双腿到处乱蹬,马上就要到顶峰了,老姜猛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那一瞬间,王小萍突然觉得一阵失落,仿佛一瞬间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唉,小萍啊,这个黄瓜太里面了,然后太滑,镊子夹不住啊!”

老姜皱了皱眉,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

“啊?姜叔,那该怎么办啊?”

王小萍的双腿交织扭动着,那种快要到达顶峰的时候却突然停下,这种感觉足以逼疯任何一个女人!

看到王小萍那副祈求的模样,老姜强忍着内心的欲望,装作不经意的样子:“依我看呐,得找个人用嘴吸出来才行!”

“什,什么?用嘴,吸出来?”

王小萍突然觉得一阵激动,她想起了自己以前看过的那些小电影里的场景,那种感觉,肯定很爽吧?

“不过我也知道你们年轻女孩子脸皮薄,要不,我去隔壁叫你梅花婶儿来帮你吸吧?”

“啊?姜叔,不要!”

一听到梅花婶儿的名字,本来还在幻想的韩小萍就是一慌,一把拉住了老姜的手。

要知道,梅花婶儿是谁啊?那可是山南村有名的长舌妇,要是让她知道,韩小萍把黄瓜给断里边儿了,就凭她那张大嘴巴,不弄得十里八乡人尽皆知啊?到时候韩小萍还怎么在乡亲们面前抬起头?

老姜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故意提了梅花婶儿的名字,他敢肯定,像韩小萍这么高傲的女人,来找老姜帮忙都不知道是鼓了多大的勇气,就更别说让其他人知道了!

“那怎么办?虽然我是个医生,也能帮你吸,但我毕竟是个男人啊!”老姜摊了摊手,一副为难的样子。

“没事姜叔!您是医生,我相信您,就麻烦您给我吸吧!”

韩小萍咬紧牙关,也是彻底豁出去了,说什么这件事儿都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那,那好吧,只要你别说你姜叔我故意占你便宜就行!”

老姜故意皱着眉头,但心里其实早就已经爽翻了。

“放心吧姜叔,我知道您是为我好,您就帮帮我吧!”

看到老姜的样子,韩小萍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以前是自己误会老姜了,虽然他也经常偷窥自己,但是自己都已经主动送上门来了,老姜还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想到这里,韩小萍甚至有些羞愧,自己以前竟然那么对待老姜,把他也当成了个色狼一样!

“唉,那行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你姜叔我也豁出去了,为了你的名声,我就吃点苦头吧!”

老姜深深的叹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缓缓的趴在了韩小萍的腿间,把嘴凑了上去。

“嘶~姜叔,你轻点!”

当老姜的嘴巴接触到王小萍的私密处的时候,王小萍彻底的忍不住了,下意识的抱住了老姜的头,往自己身上按。

王小萍有些兴奋起来,不断扭动着双腿,可没想到的是,堵在里面那截黄瓜,竟然自己掉出来了!

那一瞬间,王小萍脸色瞬间红了,连忙收回了腿,把被子盖上了。

老姜也有些尴尬,自己刚亲了没几下,那黄瓜竟然就自己出来了!

他也不好意思再找什么借口继续下去,连忙站起身,故作镇静:“小萍啊,黄瓜也出来了,叔先出去,你自己穿好衣服啊!”

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老姜强忍者内心的火热站起身,擦了擦嘴巴。

可原本老姜趴在床边的还没注意,这一站起来,底下的小帐篷就彻底展现在了王小萍面前。

看到老姜的规模,王小萍简直快要移不开眼睛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没想到,这个自己一向看不起的中年大叔,竟然有这么大的规模!

“咳咳,那个,小萍啊,你别见怪,姜叔也是男人嘛!”

老姜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他本来就是家传的中医,平时就没少调理身体,他那玩意儿的规模,十里八乡里,他老姜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额,没事姜叔,我知道,人之常情嘛!”

韩小萍连忙转过了头,不过眼神的余光却一直忍不住往老姜的裤裆处瞟,莫名觉得心里一阵空虚。

韩小萍被自己心底的想法吓了一跳,这可是个快五十的糟老头子啊!而且还是自己的长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老姜看到韩小萍的眼神,心里明了,但是现在还不能表现得太积极了,免得给韩小萍留下坏印象。

所以老姜很正直的转过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那行,你先穿裤子吧,我到外面等你!”

“喔,好!”

王小萍呆呆的点了点头,她没想到老姜竟然走得这么干脆,自从她到这个村子里以后,哪个男人不对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而这个老姜明明有亲近自己的机会,竟然自己放弃了?

那一瞬间,老姜的形象在韩小萍的脑子脑海当中变得高大了起来。

“姜叔!你等一下!”

老姜刚走到门口,王小萍却忽然开口,叫住了他。

“嗯?怎么了小萍?”老姜下意识的回过头,问了一句。

“姜叔,我最近老觉得胸口闷得慌,我今天来都来了,你就帮我一起看看吧?”

说完以后,王小萍就低下了头,有些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么羞人的话?自己下面还没穿裤子呢!

“行啊,胸闷的话,我得听听心跳才行,你可能得把衣服撩起来,毕竟你姜叔我就是个赤脚郎中,听诊器啥的我也没有,只有用耳朵听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