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宝贝你真紧|不喜欢男的碰自己身体

2019-11-10 10:47

 山峰连绵,松竹成林,冯晓峰身背小包袱漫无目的走在羊肠道上。

“尼玛的恶霸冯道德,你叫人打我不算还害我无家可归,这笔账日后再算,我要你一报还两报,等着瞧。”冯晓峰握紧拳头,两只手臂青筋独暴。

冯晓峰从小无父无母靠自食其力生活。在冯道德的欺压下慢慢长大。

今天早上,冯晓峰卖鱼回来,冯道德带十几人手拿木棍在等着他。

“穷鬼,你把我家的鱼偷去卖钱,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冯道德凶神恶煞。

“这河可是公共的河,凭什么说我是偷你的鱼?”晓峰轻声问道。

“娘的穷鬼,还敢犟嘴,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打,看他还敢不敢下河去抓鱼。”他依仗家族势大狠狠的说。

一阵乱棍,晓峰双手难敌众人,抱头倒在地上。

一时棍打脚踢,“尼玛,这是要打死我的节奏啊?”晓峰从背上拿出柴刀,不管三七二十一,向眼前的脚上一阵乱砍。

打他的人群一下散开,三个人抱着脚倒在地上大哭大叫。

冯道德凶相毕露:“兄弟们,给我上。”他亲自动手向晓峰头上挥起大木棍。

村里一百多人看着晓峰被打都不敢向前。

“快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在要晓峰的命,作孽呀……”六十来岁的三婶扑在晓峰身上。

“你给我让开,老不死的多管闲事。”冯道德气呼呼的说。

“有本事你们打死我,忘恩负义的东西,等天雄回来收拾你们。”三婶的儿子冯天雄在部队里当营长。

冯道德和手下安静了下来。

“穷鬼,给我滚出冯家庄,你敢回来我见你一次打一次,哼。”冯道德咬牙切齿。

三婶将冯搀扶起来,“孩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出去避一避。”

晓峰擦去嘴里的血点点头和三婶往家走。

到家随便收拾几件衣服,打好包裹出门,向三婶躬身行了三个礼。

他愤怒点燃茅屋,一阵大火将茅屋烧成灰烬。

来到榕树下刻了几个大字,“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然后昂首挺胸的向山上走去。

山中百鸟争鸣,热闹非凡,冯晓峰无心看景色。他的心情低至峡谷。

翻过几座山,转过几道梁,眼前豁然开朗,他稳步下山,来到开阔处。

一时口渴来到小溪旁。一只小白兔从脚下跑过去。

这可是充饥的美味,冯晓峰向它追过去,小白兔钻进蔓藤。

他分开两边蔓藤,仔细观看,哪里还有小白兔的影子。

只见一道洞门半掩半开的呈现眼前。

他用力推开石门,仔细观看洞内,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晓峰快速后退,从腰上拿出柴刀将门两边蔓藤一一清除。

大门上隐约出现雕刻的十几个大字。

“悟理能通天下事,平心可渡世间人。横批是;水滴石穿。”

晓峰一时不解其意,只能慢慢的去体会。

看左右青山依靠,一股清泉从右面流向山下,前面平坦宽阔,山脚下一马平川都是田地,远处鸡鸣犬吠,村村相连,好一个风水宝地,是个居住的好地方。

“哈哈,天不灭我!”他喜不自胜,决定在此地立足。

休息一会,他站起来向大门走去。

进得洞内面,只见是一个大厅,可以排坐百人。

神台上有一石像,是一位白胡子老道,面目彬彬如生。

晓峰倒地拜道:“仙尊在上,受弟子一拜,弟子要在此立足,维持香火,日后有发达之日定当重修道观,再塑金身”。

拜了三拜后退下来。

他观看俩边,洞洞相连,进门左面是厨房,锅盆瓢碗应有尽有。

晓峰走向右边,一间小卧室里面一张大石床,再过去俩排石床有三十多床位。

他满心欢喜。

大自然可真是鬼斧神工。

退回大厅,准备收拾一番,他忍着身上的伤痛爬上神台,毕恭毕敬跪在神像前,慢慢的清理,扫到后面在灰尘中发现一本古书,吹掉灰尘。

《奇病怪疾》四个字历历在目,他暗暗惊喜将古书纳入怀中,打算忙完后再看。

他忙来忙去,进进出出的满身是汗。

时间过得很快,夕阳西下,他忙不迭从厨房抱了杂草铺在石床上,又到外面砍回小松树,砍成几段,准备晚上照明用。

随着天色慢慢变黑,洞内却明亮起来,只见顶部五彩石发出耀眼光芒,两边小洞也是如此,他惊奇的张开嘴四下观看。

这天然神洞不知经历多少个朝代,经历多少风雨隐蔽在此悬崖之下。

夜晚,饥饿感到来,一天水米未进,是神仙也受不了。

晓峰来到厨房拿个碗,来到溪水边一口气喝了两碗。

他呼了口气,回到洞里将两边小门关好,正准备关大门,一股异香扑鼻,便忍不住顺着香气找去。

外面一片朦胧,找了半天看见洞门大约两丈高处有光闪烁,他放下碗,吸了口气,抓住蔓藤奋力向上爬去。

从小上山砍柴练就的好身手派上了用场。

两丈之高不在话下,不多时就到亮处。悬崖边上,他在一棵果树边停下。

香气原来是在这里发出。

树上野果大部分没有成熟,树梢上有三个发出金色光芒的果子晶莹剔透,让他口水直流。

果树不算太高,晓峰小心翼翼爬上树,伸手将三个只有鸡蛋般大的摘在怀中,慢慢的爬下来,没有熟的留下慢慢享用。

他下到洞门顶部突出处时,脚下都是树上落下的半干果子,准备明天来收。

回来时将洞门关好,到卧室把怀里的果子拿出来尝了一口,顿时满口生津,精神为之一振,三下五除二便将野果吃完,随后拍拍肚子,拿出古书看了起来。

‘此洞名曰‘老君洞’,入洞者必须诚心,刚正不阿,有志者必成大器。’

‘奇病怪疾世间多,神医妙手无奈何,有人悟透其中里,药到病除颂高歌。’

“树上神果七日一枚,有缘者食后,阳光满身,中气十足,升如飞鸟在天,下时落地无声,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吃苦耐劳,方可成就。”

晓峰仔细思量,刚才一口气吃了三个,会不会有副作用?

不多时,他感觉浑身燥热,口干舌燥,打开门跑到小溪喝水。

反正四周无人,他热的什么也不顾,将身上衣服脱光,仰躺在溪水中,冰冷的溪水在他身上流淌。

晓峰感觉越来越热,肚子翻江倒海,他气喘如牛,两眼赤红,跳起来疯了般向旷野奔跑,感觉如风一样在飞奔,速度越来越快。

忽然跑到悬崖边,两掌奋力向岩石乱拍。

他有劲无处发泄,两足一点,一下子冲天而起向悬崖上飞去。

眼看到了崖顶他收势不及,从崖上向下坠落,他手脚乱舞想抓住东西,却落在一棵松树上,他暗自庆幸自己命大。

看看离地还有两三丈高,他顺着蔓藤慢慢的下来,拍拍胸口给自己压惊。

热气慢慢消失,晓峰感觉累了,擦掉身上汗水去溪边洗澡后,感觉浑身舒坦,穿好衣裳,关好大门,躺上石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鸟语鹤鸣,晓峰被叽喳声吵醒,感觉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那颗果树,飞身而上来到果树前。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树上枝叶茂盛,哪里还有野果影子?他环顾四周却不见有。

真是奇怪了,他返回洞顶,昨晚看见的干果子都在,将干果一一捡起来飞身下地,将果子放在有阳光的石头上,晒干之后有妙用。

晓峰将野果取名“回阳果”,然后来到小溪旁洗了脸,回身走到卧室拿出卖鱼的二百块钱,关上山门,漫步向山下走去。

山脚下的路杂草丛生,晓峰挥起柴刀左右一阵乱砍,百米之外才可放开步行走,他收起柴刀,吹着口哨来到田野,稻田金浪滚滚,阵阵稻香扑面,又是一年好收成,马上到收割季节了。

晓峰漫步来到一个村庄,《陈家湾》三个金色大字立在牌楼上,宽阔的广场里有一个圆池塘,塘边栽满风景树,一群孩子在树下打打闹闹,很多女人在池塘边上洗衣服。他从池塘上走过。

“哇,好一个俊俏的小伙之。”女人闻声都回头观看。

另一女人笑道,“既然你看中了就把女儿嫁给他呗。”

“去你的,我女儿还没成人呢!”

两个女人互开玩笑,晓峰当没有听见,微笑着离开。

几个老人在大门前聊天,晓峰上前拱手问:“老爹您好,请问买东西的商店在哪里?”

白胡子老人目光如炬,见他仙风道骨,气宇轩昂:“小伙子从哪里来,要买什么东西?”

“哈哈,我在老君洞居住,下山买些香纸。”晓峰回声。

“老君洞?那地方是禁地。”胡子老爹惊道。“听我爷爷说过,很久以前此山住过神仙,山上有些古怪,几代人都不敢上去。原来小师傅住在老君山,失敬失敬。商店大门前左边那家就是。”

“谢谢老爹,等我安顿好了,请大家上山喝茶。”

老人都起身说,“一定去,一定去。”

晓峰思量,陈家湾是个大庄子,应该住有三千多人。

他在一家楼房前停下,见里面有很多商品,迈步向里面走去。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在看电视,见有人进来便起来打招呼,晓峰看姑娘长发披肩,明亮的大凤眼上下把晓峰全身看了一遍,直勾勾的看着他的面容,让他不好意思。

山村出美女果然如此。

“姑娘,我买些香纸爆竹,米面油盐。”

姑娘听叫声才回过神来,“叫我文静就行,别姑娘,姑娘的叫。”文静双目含情招呼。

“那有劳姑娘,不对,应该叫文静才是 。”

文静银铃般的笑起来,帮忙把东西拿到柜台上。

“哎,你叫什么名字?”文静问。

 文学

晓峰柔声的说:“冯晓峰,叫我晓峰就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