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用力啊快点我要| 顶开抽搐灌满双性bl

2019-11-10 11:03

 据新社报道10日凌晨确认张梁睡在寂静无声的家里,将手机放在枕边,期盼苏蕊回复他时,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在一片朦胧之间,被窝动了动,张梁觉得好奇怪,用力掀开一看,只见苏蕊竟是不知何时躺在了里面!

 

 文学

 

张梁一怔,忙问道:“苏姐,你怎么会躺在我的被窝里面?”

 

 

苏蕊答道:“别说话,弄我。”

 

 

说着,她当着张梁的面儿,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全部脱了下去,最后全身上下只剩下那条勾人心魄的黑丝,只见她掏出一把剪刀来,自丝袜裤裆的中间部位剪开来。

 

 

安躺在张梁面前,伸出食指比划几下,极度妩媚地冲着张梁催促道:“快点上来,晓敏她还没有睡觉呢,可千万别让她起了疑心!”

 

 

张梁眼见如此,自然是疯了一样将苏蕊抱在怀里面,上下其手,抱着她在床上飞速颠簸起来。

虽然张梁对于苏蕊会出现在自己的被窝里面,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桩美事可是做成了。

 

 

两个人抱在一起,张梁在苏蕊的身上横装腾挪,大展神威,将苏蕊美得甚至口角流淌着口水,那对纤纤玉手,环抱着张梁的身体,狠狠掐着,像是发泄欲望般,高贵的指甲都快要插进肉里面。

 

 

然而越是如此,张梁便越是肯下力气。

 

 

挂在墙壁上面的空调吹着凉风,苏蕊对张梁说道:“我最喜欢干这事儿了,简直是能够忘掉生活当中所有的烦恼。”

 

 

张梁猛拍着她的脸,大声喊着:“快说!你到底是一个好女人还是一个坏女人?”

 

 

苏蕊正沉醉其中,连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我是坏女人,我是一文不值的坏女人!只要是男人,都可以做我的老公。”

 

 

其时张梁微感意外,毕竟以他对苏蕊的了解,作为良家女人的她,不大可能说出这样子不知廉耻的话。

 

 

然而两具身体在床上折腾,简直是有些天昏地暗的意味,大脑像是快要停止作用了一样,张梁俨然变成了一具铁打的打桩机。

 

 

第二天一大清早张梁醒来时,他发现身下一片潮湿,看遍房间也看不到苏蕊的身影。

 

 

呼唤了半晌苏蕊的名字,终究也没有答复。

 

 

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昨夜的种种只不过是大梦一场。

 

 

点开手机,望着空空荡荡的聊天对话框,一整夜的时间过去,苏蕊也没有回复他,不禁失落道:“真是黄粱一梦值千金……”

 

 

这天没有孙晓敏的课,张梁自然非常想念苏蕊,可是毕竟苏蕊一直没有回复,自己也不好上门去找苏蕊。

 

 

阅遍她这几年的朋友圈,得知她这几年一个人在国内照顾女儿,生活虽然很是富足从不缺钱花,可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形单影只。

 

 

一整天下来,张梁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有几次甚至想要冲出家门去找苏蕊,然而天生的自卑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第三日一大早,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将还在沉睡当中的张梁吵醒,推开门的一刹那,张梁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只见苏蕊一身时尚动感的清凉夏装,缓缓摘下墨镜,冲着张梁嫣然一笑,道:“张老师,才睡醒呀?”

 

 

张梁怎么会想到,苏蕊居然会来自己家。

 

 

他从苏蕊手中接过一袋肯德基,连连解释门铃坏了。

 

 

苏蕊蹬着高跟鞋走进来之后,环顾房间对他说:“我是从我闺蜜那里打听到你住的地方,来的路上就怕你没有在家,幸好你是在家的,要不然就白从家里出来一趟呢。”

 

 

张梁请她坐在沙发上,沏茶倒水礼数有加,问道:“苏姐,你应该通知我一声的啊,屋子里面怪乱的,都来不及收拾。”

 

 

苏蕊翘起二郎腿,轻轻晃动着白嫩玉足,轻声笑道:“我这不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快吃吧,给你买的肯德基全家桶,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

 

 

苏蕊既是逗他开心又是给他买早餐,落落大方温柔可人,贤惠得就像是小媳妇一般。

张梁一时间当真是有些晃神,回想这两日以来自己一直魂不守舍,苏蕊的俏丽身影始终都在脑海当中飘来荡去,自己思念成疾。

 

 

哪里都能够想到,在这天早晨,苏蕊居然登门造访,而且还满心欢喜地为自己买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坐在沙发上面的苏蕊托着下巴对张梁说:“张老师,你看一下手机。”

 

 

正在狼吞虎咽的张梁拿着汉堡点开手机一看,只见他与苏蕊的聊天对话框当中,苏蕊昨夜凌晨发来的三排十个“抱抱”的表情映入眼帘。

 

 

“我的手机坏了,昨天晚上去外面买了一部新的华为手机,这才看到你给我发来的表情,担心你想太多,所以赶快回复你。”

 

 

苏蕊美眸当中笑意连绵,看着张梁轻声说道。

 

 

张梁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毕竟这两日以来他苦苦等待苏蕊回复他,可是始终都等不来一个结果,原来竟然是她的手机坏了。

 

 

“可是前两天晚上我从你家离开时,我还看你摆弄手机呢啊,当时我和你说再见,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张梁突然想起他站在门口向苏蕊道别时刻骨铭心的一幕。

 

 

苏蕊缓缓站起身来,蹬着高跟鞋来到张梁面前,弯腰提臀凑近他耳边意味深长地说道:“当时我之所以没有搭理你,那是因为我全神贯注想要自己修好手机。”

 

 

苏蕊的身体香气飘飘,对张梁说起话来,樱桃小嘴里面的幽香热风全部扑在张梁的耳朵上面,张梁被刺激得浑身颤抖。

 

 

这一天的苏蕊,白嫩修长的大腿上面裹着肉色丝袜,张梁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之后,便想要将手贴上去用心体味,那日在她的房间里面,他已经尝到甜头,那种致命的体香与细腻触感,使得他只要见到她便想要脱光了整个人贴上去。

 

 

苏蕊是如此甜美、洁净的形象,她说完之后坐到张梁身旁,稍顷,轻声问道:“张老师平时有吸烟的习惯吗?”

 

 

张梁以为她要抽烟,于是便从茶几下面掏出一盒十块钱的红塔山来递给她。

 

 

她摇摇头说:“男士抽烟,最好还是抽中华,不然对身体不好。抽我的吧。”

 

 

她掏出两根盒身上面标注着英文字母的女士香烟,衔在嘴边点燃之后将其中一根塞在张梁嘴边。

 

 

张梁品味着烟头上面口红的甘甜味道,很是意外地发现,这种甘甜竟然与那天在她大腿内侧所舔到的味道一致。

 

 

苏蕊所言不假,那日夜里,她趴在女儿房间门口偷看张梁,差点被出来上厕所的女儿发现,就在这晌儿,手机摔坏了。

 

 

这两日以来,她为了能够与张梁取得联系,急得心如刀绞,到了第三日,她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匆忙在闺蜜那里打听到张梁的家庭住址,连忙赶来。

 

 

当然,她毕竟是一个良家,每当发现自己竟是如此需要张梁的身体时,内心都有强烈的负罪感。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只要一想起张梁趴在自己身下,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纤细腰肢,疯狂闻疯狂舔,她就洪水泛滥酸痒难耐。

 

 

想要问自己,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呢?

看着张梁结实的身体,在苏蕊的这张俏如桃花的容颜上面,再一次展露出羞涩如同少女般的笑容来。

 

 

她自然已经不是少女多年,可是每次出现那种渴望时,她都像是一个尚未出阁的青涩少女般,令张梁无限遐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