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坐我腿上就开始了|我被男友彻底开发完了

2019-11-11 11:57

  如果老王能看到她这幅咬着唇瓣的羞涩模样,指不定真的会化身为狼,让她躺在自己身下哭着求饶。可惜此刻黄琴是背对着老王的,所以看不到这番香艳的美景。

而老王此时正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黄琴的饱满浑圆的屁股上,他假装要扶住黄琴,一只手按在她的小蛮腰上,另一只手则扶住她的屁股,这一摸才知道,黄琴居然没穿底裤!

 文学

老王血脉喷张,差点就当场发泄出来了,但想到会弄湿黄琴的裤子,到时候就没法解释了,他只能咬紧牙关,硬生生忍住。

很快车子就过了减速带,车身又变得平稳了。

黄琴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红着脸侧头看向老王,表情似埋怨又似娇嗔。

教练,你干嘛呀?过减速带都不减速,真是的!”

老王被她瞪得心驰荡漾,身下又硬挺了几分,黄琴立马就感觉到了。她又羞又燥,但鬼使神差地没有出言说破。她干咳了一声,红着脸低声催促道:

“教练,你刚刚说的小技巧是什么?快教教我。”

老王听她这么一说,三魂七魄这才回归了,他以为黄琴没有发觉,暗暗告诫自己要忍住,万一唐突了佳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想着,老王万分不舍地将手从黄琴的小蛮腰和小屁股上移开,他将手重新覆在黄琴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强装正经说道:

“其实靠边停车找30cm的方法和科目二坡道定点时用的方法是一样的。就是当右侧车头的三分之一处与边线重合时,刚好是右侧车轮距离边线30cm的距离,注意观察车辆,调整车身,当车身距离马路边缘线小于30cm处就可以停车了。”

话落,老王将车稳稳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里。黄琴赶紧探头往车外的黄线看去,果然停得很标准。

这下黄琴可高兴坏了,她回过头崇拜的看了老王一眼,摩拳擦掌说:

“教练你好厉害,你这么说我就觉得简单多了,我也来试一下!”

老王被她夸得飘飘欲仙,正想回话,不料黄琴冷不丁打开车门,做势要下车。

黄琴的屁股一起来,老王顿时就要暴露了。他吓得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捂住,黄琴却在此时回头道:

“教练,你坐回去副驾驶坐吧,我自己来开下试试……”

老王被她这一举动吓得差点没痿了,他慌忙伸手捂住身下,可心里已经哀呼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啪的一声,路边的一杆路灯忽然烧毁。

这条路是老王特意选的比较偏僻的马路,从刚才练车到现在,都没有一辆车经过,这里的路灯也基本都快了,整条公路只剩两三盏灯,还隔得挺远,所以这灯一灭,眼前的视线一下子全暗了下来。

黄琴吓得立马掩头惊叫,周围一片黑暗,哪还看得清老王干了什么。老王狠狠松了一口气,赶紧趁着黑暗整理好自己的裤门,刚拉上拉链,黄琴就摸黑串进车子里,一屁股坐在他腿上。

“教……教练,你快开下车灯!“

黄琴好像很怕黑,她吓得紧紧抱住老王,芊芊玉手揽在他的脖子上,那对挺傲的玉峰紧紧贴着老王的身体。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砸懵了,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若是按他平时的习性,他肯定顺水推舟一把将美人抱住,但此时,他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就听了黄琴的话,将车灯打开了。

啪——

车灯一开,老王就后悔了,暗骂自己傻,这灯开了,美人哪里还会投怀送抱?

果然,有了光之后,黄琴很快镇定下来了,镇定下来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刚才居然抱住了教练,一瞬间面红耳赤,腾一下打开车门从老王身上下来,羞得头都低下来了。

老王气的想扇自己一巴掌,可还没等他后悔,只听黄琴又尖叫了一声,她忽然捂住双眼转过身去,背对着老王又气又恼道:

“教练,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龌蹉!“

老王被她骂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刚才也没做什么越矩的事啊?他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的裤门,这一看不得了,他的裤门没拉好!

老王简直欲哭无泪,刚才摸黑也没注意,那裤门的拉链被他的内裤卡主了,此时裤门那鼓鼓的,那一半没拉上的地方,内裤都被顶出来了……

“黄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正当理由。黄琴气的一把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赶紧开车追了上去,他摇下车窗将车开到黄琴旁边,也顾不上替自己解释了,只能苦口婆心劝黄琴先上车。

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丢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

之前黄琴不是对老王的行为没有察觉,而是老王表现得太过一本正经,让她以为这都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好意思点破。

特别是刚才在减速带那,她分明察觉到老王顶了她几下,她当时心想两人都隔着裤子,所以摩擦到也没什么,可这会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没拉裤门,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可想起那个动作,还是羞耻到极点,哪里还不明白他的龌蹉行为?

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

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

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

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

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

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

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高耸的玉峰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

“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

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

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

“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

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鸿沟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

“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

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

“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

刘玲玲点头说:

“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

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

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

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

“李成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还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现在还是个小教练,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挂了!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改天我请你喝酒!”

那监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他先是推迟了一番,见老王再三塞过来,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他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估摸得有三万,顿时笑得更真诚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瞧那胸,起码是D的,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