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恐怖食人王:朱粲食人无数专挑年轻女子

文 / 网络
2017-03-22
3月22日消息,历史上的恐怖食人王:朱粲食人无数专挑年轻女子。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出现了八个没有人性的食人王,以吃人为乐趣,所到之处令人胆颤。而朱粲就是其中一个,它是隋末时期的一个造反首领。传说他吃人无数,不仅自己还命令自己的兵士吃。除此之外,他还喜欢吃年轻女子的肉,以为年轻女子的肉好吃。如此行为,早已臭名昭著。

朱粲,安徽亳州谯城人。是隋末数十个造反首领中,最残忍、最混账、最没有人性的一个民贼,他没有什么政治目标与宏图大志,流动剽掠,屠城吃人,所过之处人烟绝迹,因而他的队伍实在称不上"吊民伐罪"的义军,是一伙实实在在的暴徒,贼寇。

朱粲起初只是个县里的小官,后来参加过镇压造反势力的杨广政府军,看到隋室大势已去,也纠集一帮人从事起了造反这个职业。在转战安徽、湖北一带的过程中,朱粲的势力逐步发展,手下一度也有了十几万将士。他把这十余万部众训练成狼虎之师,朱粲说:“食之美者,宁过于人肉乎!但令他国有人,战何所虑?”在部队中展开吃人比赛,交流吃人心得,举办人肉烹调“研究班”。

美其名曰为“两脚羊”。其中老头老太太叫做“饶把火”,意思是说这种人肉老硬干瘦,要添薪加柴饶多一把火;年轻的女性就叫“不羡羊”,意思是说这种人肉的味道芳美,胜过其他肉类;孩童则统称“和骨烂”。意思是说小朋友骨脆肉嫩,用火一煮就肉骨烂熟。

吃人的办式有若干种。有的是把人置于大缸内,用文火慢煨;有的是把人绑在铁架上,用武火猛烤;有的是把人的手脚钉在木板上,用滚烫的开水浇过,然后用刨子刨净体外的表皮、毛发,再大缷十几块,或煎或炒;有的是把人洗净,直接丢进大锅里煮;有的是只截取若干器官,比如男人的大腿或女人的乳房,其余的部分扔弃;有的是把人掏空内脏后,像腌咸鱼一样,用盐腌上,晒成肉干,当作军粮,随吃随取……种种残酷毒法,令人闻之色变,难以述尽。

朱粲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弱,可以嚣张一下了,就自称“迦罗楼王”。(这“迦罗楼王”是梵语的音译,意译就是金翅鸟。一个造反势力的领袖能把自己称为鸟,那这个鸟就不是一般的鸟。金翅鸟当然不是一般的鸟,它是佛家所说的天龙八部之一,据说它的体格相当威武。有多威武!两翅相距三百六十里!至于它的饮食,就更个性了,它以龙为食。)

朱粲“迦罗楼王”的称号虽然来自于佛家,他老兄可是一点菩萨心肠也没有。他在转战沿淮、湖北等地的过程中,不但不象李渊、李密那样开仓放粮(这一带也没有大型粮仓),而且几乎每打下一个地方都要干一件事——屠城。

一般的人屠城都是为了复仇或震慑,而朱粲不是一般的另类,他屠城不仅仅是残暴或变态,他的主要目的是要解决军粮的问题!所以在很多军队缺乏粮食的时候,朱粲却从没为军粮发过愁。他曾经说过:“肉之美者无过于人,但使他国有人,何忧于馁!”意思就是:人肉是第一美食,只要有人,就不会挨饿。

一次他围攻某城,久攻不下,大为震怒,破城之后,屠城几日,因军中粮草殆尽,于是杀人作食。从将军到士兵无不烹人煮肉,“大快朵颐”,毫无羞愧不忍之心,甚至以此为豪,炫耀残忍作风,从而震慑别军。就是这样一支灭绝人性的部队,东杀西屠,征下郡县,不问善恶、无分良莠,全部杀光、烧光、抢光,所到之处人烟灭绝,严重地破坏了社会经济,给中原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在屠戮了竟陵、沔阳,山南等地之后,朱粲的队伍竟然发展到了二十多万人。对新建的大唐帝国造成很大的威胁。618五月,李渊命大唐山南抚慰使马元规发兵攻打朱粲。马元规用兵如神,在河南冠军大败朱粲。十月,马元规又会同邓州刺史吕子臧合剿朱粲,再次大破朱粲。这时的朱粲,嗷嗷狂叫,领着残部末路狂奔,四散溃逃。吕子臧欲痛打落水狗,把这些吃人的恶贼从地球上彻底删除,却被马元规制止了。

不久,马元规就为自己的这个举动负出了血的代价。朱粲收拢了溃散的士卒后,慢慢死灰复燃,杀气复聚,在冠军僭号,自称“楚帝”,年号“昌达”。出兵攻陷了邓州,然后围攻南阳。正值天降大雨,南阳城城墙倒塌,在城中的马元规和吕子臧无险可守,双双阵亡。朱粲就这样领着他的吃人部队剽掠于汉水、淮河之间,游击流动,迁徙无常。

攻下南阳后,朱粲听说隋朝的著作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贬职后就隐居在这儿,于是,就象模像样的效仿刘备三请诸葛亮一样把他们请到自己的军中。陆从典和颜愍楚这两个狗头居然死到临头不知,人前人后夸耀不已。果然,没几天,朱粲就把他们两人的全家男女老少全当猪羊宰杀来吃了。

朱粲吃人就跟吃鸦片一样,吃上了瘾,戒不了了,便强令辖下的各乡镇把居民全部将自己的妻子幼儿送到军中充当军粮。结果,各乡镇的居民全逃得一个不剩。淮安的豪族杨士林和田瓒有些骨气,决心组织民众自卫。

附近州郡的民众竟闻风群起响应!朱粲大怒,在淮源与杨、田开战。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朱粲被满腔喷发着怒火的民众杀得全军覆灭!朱粲被迫又踏上了逃亡之路,领着数千残余部众狼狈躲到了河南菊潭县,从此一蹶不振。

619年闰二月,朱粲正式遣使向唐朝请降。对于朱粲屠城吃人的恶行,李渊虽然深恶,可是,现在眼下危机四伏,战祸不停,多一个敌人不如少一个敌人,李渊便命散骑常侍段确到菊潭向朱粲下诏,封其为楚王,可自置官署,便宜从事。

虽然职务降了一级,从楚帝变成了楚王,朱粲还是很满意地。想想当初李密是何等人物,才被封个国公。应该说,李渊对不在自己控制范围内的前竞争对手们还是很客气的。他对朱粲除了封王之外,还“听自置官属,以便宜从事”,就是让朱粲实施高度自治。要做个和魔鬼打交道的人,首先要求这个人够胆量。可是,段确的胆子也忒大了点。下了诏书后,按照惯例,宾主一起喝酒吃饭。

一开始,气氛就不怎么融洽,大家心怀鬼胎地碰杯,貌合神离地喝酒。到了后来,该死的段确竟然趁着三分清醒七分醉意调戏朱粲说:“人人都说你是个食神,连吃人也很有研究喔。”朱粲停下了喝酒,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回答:“是有过些研究,怎么?段大人对这个也有兴趣?”

“切,如果真是吃人肉的话,那只能算是兽类动物了,兽类动物也懂得味道好坏的吗?”
朱粲森然道:“我瞧阁下是醉了,吃酒醉人之肉味道最妙,味如酒糟腌成的嫩猪肉,人间极品!”段确自负为钦差大臣,暴跳起来:“猪贼,你入朝后不过阶前一个奴才,凶什么凶!想拿吃人吓我!”完了,这下没救了。

朱粲当即踢翻了酒席,命人把段确及其随从数十人全绑了起来,一个个扔进大锅里烹煮,然后与左右一起吃进了肚子里了。段确的下场,一半是朱粲的凶残暴虐,一半是自找的。只可怜了随行的几十个朝廷官员,尸骨全无。粲恶性不改,所到之处,怨声载道。于是,李渊找个罪名,把他杀掉。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