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哈~好烫好大~别摸啊摁摁水真多

2019-08-13 15:06

 “行!没问题!不过,你这脚踝估计至少得修养两天才能完全康复过来,我待会再帮你擦一擦药水,明天你就可以下地走路了,不过这两天你最好不要有过于激烈的动作。”

“这……不用了吧,刚才,不是擦过了吗?”苗芳芳眨了眨眼睛,想起刚才袁豪在她脚踝处……的那一抹,脸顿时有点发烫了起来。

“刚才那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毕竟你这脚踝伤得那么严重,如果处理不当,怕是以后会留有后遗症,所以,还需要再深入一点的治疗。”袁豪皱了皱眉,认真地说道,可他心里却暗暗窃喜。

这哪是什么跟什么,完全扯淡!嘿嘿,他只是想借机再……

芳芳想起刚才被袁豪托着自己的脚丫子整的那一幕,总觉得挺尴尬的,便说道:“哦,要不你把药水给我吧,我自己来就行,就不麻烦你了。”

面对美女,袁豪哪里肯轻易放弃,这种机会要是现在不好好争取一下,恐怕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只见他顿了顿,随即又一脸认真地说道:“这恐怕不行,你脚踝韧带撕裂,如果你涂擦的手法姿势或者力度不对,都会对你的韧带造成更深一层的伤害,这样怕是会得不偿失,你放心,这我有把握,还是让我来吧!”

我擦!这比装的!连袁豪都不禁暗暗佩服他自己。

苗芳芳楞了一下,对于眼前的袁豪,她虽然只是刚刚认识,但是这个家伙在治疗扭伤的脚踝时,手法的确不像是外行,而且,那一瓶药水擦上去冰凉冰凉的,痛楚也顿时消失了,感觉还真的是挺管用的,想到这,她顿时感到安慰了起来。

“那好吧,这真的是麻烦你了。”孙菁菁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

袁豪一听,心中顿时暗暗乐开了花,搓了搓手,嘿嘿,我来了!

这时,只见袁豪拿出一瓶雪山花露水,继续像上一次那样,一手捧着苗芳芳的脚,另一只手则在她的脚踝处轻轻的按了起来……

袁豪这手一触碰到苗芳芳的脚丫子那一刻,,苗芳芳便脸红耳热的了,只见她眉目微蹙,尴尬局促的气氛让她眼睛都不敢看到袁豪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搓着自己的衣角,感觉怪怪的,可是又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却又总感觉有点不对……

“行!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袁豪道别完苗芳芳,便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里。

“哎曹!早知道我就再按多个十分钟再回来了!不过,嘿嘿,来日方长……”

出租房里,袁豪伸出手掌,眯着眼睛,鼻子凑到手掌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副痴迷了的样子。

深夜的城中村依然热闹非凡,楼下嘈杂声不断,时不时传来几声打架斗殴的呼喊声以及女人的嘶叫声。

这里的城中村有钱人非常多,城中村里面也盘踞着一些恶势力。在正常的喧嚣之下,这个利益场也发生了很多的令人震惊的事情,常听说有人被砍的、被强的、连警察被打的小道消息也时有发生,又由于在这里的人流动性大,而且各色人物混杂,因此,其实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每天过的还是挺担忧的。但是,没办法,整个江城最便宜的房价就是这里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住到好几千的出租房的。而且,这里离城北商业区近,人们为了方便和省钱,自然而然的便选择住在这里了。

袁豪站在窗台前,出神地凝视着黑漆漆的天空,他,想家了。

虽然只是离开家乡三天,但是面对陌生喧嚣的江城,袁豪还是有点无所适应。

他怀念家乡的静谧,怀念家乡淳朴的乡里,更怀念家乡那繁星点点的夜空……

“曹!张屠夫真他妈的是赶尽杀绝,一点余地都不留给我!”每次思念家乡,袁豪都会不禁想起这件伤心事,年纪轻轻的便被迫离家出走,真是造孽啊!

咦?那不是苗芳芳吗?

透过窗台,袁豪突然看到了只相隔不到两米的苗芳芳自家的窗台上,她正在晾衣服呢。

我去!黑色的!我擦!我的鼻血……

第二天早上,袁豪早早起了床便出门去了。

 文学

无他,为了生活,他得找工作去了。

走出城中村,袁豪独自来到了城北的商业区街道闲逛起来。

他此次找工作的目标很明显,首先是为了谋求一份工作,再次便是顺便打探蓝峰的消息。

城北的商业圈非常繁荣,高楼大夏直插云霄,街道两边商铺林立,豪车美女遍地,各色品牌时尚店比比皆是,现代化气息十分浓重。

袁豪沿着街道东看看西望望的,逛了一个小时,愣是没有看见几间中药铺,倒是西药铺遍地扎根,到处开花。唯一看见的一家中药铺,看上去简洁破旧,与周围的商铺十分不搭调,虽则仍然开门营业,但也是久延残喘,里面只有一位老者坐在店门口喝茶乘凉,问其是否招人,老者摆了摆手,苦笑一声便不做应声,这令袁豪不禁一阵心寒。

袁豪怎么也没有想到,华夏老祖宗久经传承的老中医已然荒废至此,西医却是如此猖狂,这不是自家人打自家脸吗?

袁豪一路哀叹着,突然走进了一条看上去破破旧旧,却又泛着历史沧桑感的巷子里。巷子中间,一间古色古香的茶楼异常引人注目。

袁豪走进茶楼一看,只见茶楼正中间,一木搭起来的小型舞台上,几个打扮复古的老者正在台上唱戏,舞台下,一排摆着四张紫颤木方桌,桌上均摆着一套紫砂壶茶具,方桌周围三三两两的各坐着几个人,看上去年纪都是均过半百的老者,明显,他们在看戏喝茶。

然而,他们并没有发现走进来的袁豪,听着戏,自个哼了起来。

袁豪站在门口,出神地看着这里的一切,这些戏曲,他太熟悉不过了。他自小便受到爷爷的感染,也喜欢听戏,别看爷爷只是医术高明,但是,唱起戏曲来也是有板有眼、韵味十足,每天只要一有空闲,爷爷便自个儿哼着小曲,袁豪自然而然的便受到了熏陶。

袁豪正听得入迷,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过神来,转身一看,只见一位鹤发童颜,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老者站在他的身后,正冲他微微一笑,道:“年轻人你也喜欢看戏吗?来,进来坐坐,我请你喝茶看戏。”

袁豪楞了一下,思索着也没什么事做,而且走了一个上午也累了,不妨一起坐下聊天喝茶,重温一下爷爷生前唱过的戏曲。

“年轻人是干什么工作的,怎么今天这么有闲情逸致过来看戏?”老者疑惑地看着袁豪,他非常好奇,一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不应该对传统戏曲这么感兴趣,毕竟世风日下,中华传统文化已然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的年轻人也多已被西方文化侵蚀,崇洋媚外的人比比皆是,能喜欢来这里的都是一些已经退休或者闲来没事做的老人家,这个圈子里的人,也都是出于对传统文化的怀念以及传承的信念才形成的。

见老者满脸疑惑,袁豪谦虚地说道:“我刚经过这里,还正在找工作,从小跟爷爷学了点中医医术,但也只是皮毛而已,之前一直在村里当个小村医。”

“哟?原来你学的是中医,真是难得啊!现在已经很少有你这样的年轻人了,不过,可惜啊,现在中医已经每况愈下,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这工作不好找啊!”老者长叹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袁豪感到惋惜。

“这工作是不好找,但是,我也只会中医了,而且,爷爷临终前也曾叮嘱我,叫我不要数典忘祖,一定要把他教给我的中医医术发扬光大。”袁豪沉声说着,眼神里透露出无比的坚毅。

老者楞了一下,他突然对眼前这位小伙子产生了一种欣赏之意,无他,就凭他对华夏传统文化的信仰以及其坚毅的态度。

良久,老者拿出了一支笔和纸,随即便在上面写了起来,字迹朴实无华而兼纳乾坤。

老者笔落,随即把纸条递给袁豪,道:“小伙子,你随这个地址去吧,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一间中药铺,他医术精湛,德医双馨,对中医医术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想必他会对你有帮助,见字如见人,他叫蓝峰……”

“什么!?蓝峰!?”

袁豪惊讶地接过老者递过来的纸条,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城北区潼关路45号保芝蓝药铺。

“你认识蓝峰?”老者瞪大眼睛,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奇。

“嗯,多年以前,我爷爷曾在巴马雪山救过他一命,此次来这里,寻找他也是我的一个目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袁豪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得到蓝峰的消息。

“既然你们认识,那就好办多了,医者仁心,相信你会在这里有所作为的!老朽也希望你能够把华夏的传统中医发扬光大……”

道别完老者,袁豪径直走出了茶楼,往街道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忽然发现身后好像有人在叫他。

上一页1/2尾页下一页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