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前南京"邮票大亨"家门口被劫杀 凶手如今被抓时成千万富商

文 / 网络
2017-01-13

19年前,南京邮票市场一名商户在回到自家楼下时,被人用钝器打击致死,数十万财物被劫。警方现场提取到一枚可疑指纹。因受技术条件限制,此案成为积案,但刑警们始终没有放弃。

随着科技的发展,警方不间断地对痕迹物证比对,近期成功锁定嫌犯为郑州富商祁某。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会同玄武公安分局等单位赶赴河南将祁某及其同伙赵某和樊某抓获。当得知来到家中的警察是南京警察,祁某脸色变得苍白。

▲被抓的犯罪嫌疑人

案件回放>>>

离家10米远邮票商人倒在血泊中

时间倒退到1997年8月16日下午5点左右,玄武区陆家里,30多岁的乔某被人发现倒在血泊中,此地距离他家仅10米之遥。

乔某在南京大方巷邮票市场里颇有名气,他的摊位最大,品种最多。那天下午4点半,乔某和妻子收摊,各骑一辆自行车回家。到了陆家里附近,乔某妻子急于回家做家务,从护栏缺口抄近道回家,而乔某则规规矩矩地选择前方路口掉头。妻子到家五六分钟后,见丈夫还没回来,当即出门寻找。不料丈夫倒在血泊中,周围围了一群人。

乔某头上还在冒血,随身携带的价值数十万财物不翼而飞。他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根据法医检验,乔某是遭人用钝器击打头部致死。 技术人员在现场提取到多个痕迹物证,并提取到可疑指纹。

经过大量工作,专案组认定这是一起精心预谋的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为3名年轻男子,流窜作案,有人事先蹲守,有人跟踪尾随,分工明确,作案后立即逃离。“他们作案后在北门桥打车到了中央门换车去了江北,最后失去了踪迹。”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政委宋敏说。

由于受当时条件限制,没能在短时间突破。但严谨的现场勘查和调查,清晰地刻画了犯罪嫌疑人的“脸谱”,为日后破案打下基础。

19年后,大数据比对指向一名富商

上世纪90年代前,公安机关对采集的指纹实行卡片化管理,每当案件发生都需要逐一对已提取指纹进行人工比对,效率较低。对于流窜犯,指纹比对难度就更大,需派大量专业人员到流窜犯的可能输出地人工比对。即便这样,南京刑侦部门仍坚持每年,由民警带着积案指纹分别到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查证比对。此案受条件限制,指纹比对查找无进展。

1995年,南京警方第一批在全国范围内尝试指纹的信息化管理,2000年后全国各地公安机关也陆续加强指纹信息化建设。南京警方建立了积案现场指纹不间断地滚动查档机制,每月都会将积案指纹在全国各地指纹库中比对,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嫌疑人。

2016年9月,通过大数据比对,警方发现河南人祁某十分可疑。“种种线索指向,1997年8月16日这天,祁某就在案发现场。”玄武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丁旭介绍,但 根据祁某现在的身份信息, 他是1984年出生,也就是说1997年他年仅13岁。

13岁的孩子是嫌疑人的可能性很小,会不会是他身边人作案,或是他目击了乔某被杀?“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直接找祁某核实,必须通过外围调查求证。”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张蔚说。

初步了解,祁某如今是郑州富商,经营家具生意,有多套房产,资产数千万。这样一个富商,真的会是20年前的凶手吗?

嫌犯改名改年龄漂白身份

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勇指挥刑侦局和玄武公安分局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由刑侦局主要领导孙育海指挥专案组,多次前往郑州。

根据户籍信息,祁某一家是2004年举家从河南信阳迁到郑州,但是在信阳市的户籍资料中,祁某一家人里并没有他。从信阳迁到郑州的只有祁某的父母和一个妹妹。但到了郑州落户时,突然多出祁某。

专案组翻遍了祁某家原户籍地派出所档案,发现祁某家的原始户籍上,写着长子祁某某,1980年出生。而这个祁某某于1997年9月将户口迁到了干爹家里。

祁某某和祁某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为逃避警方追查改名祁某,又改了年龄,洗白了身份?如果确实如此, 那么1997年时, 祁某的真实年龄为17岁,和警方掌握的嫌疑人年龄相仿。

专案组分赴信阳和郑州调查,最终确认,祁某和祁某某是同一个人,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一听南京警方,他脸色变了

2016年12月19日,专案组前往郑州对祁某抓捕。

▲ 被抓的犯罪嫌疑人

12月21日,祁某刚从河北返回郑州过冬至。在郑州警方的协助下,抓捕组顺利进入祁某家中。起初祁某还故作镇定,试图询问是哪里的公安?当得知是南京警察,祁某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这件事这么多年一直在我心里堵着,我彻底讲。”他的脸色随之变得苍白。 祁某交代,1997年8月份,他伙同赵某和樊某窜至南京,抢劫杀害了一名邮票商人。

4个多小时后,赵某和樊某也在各自返回家里团聚时被抓获。经审查,三名嫌疑人交代了当年的作案经过,其实他们身上的案子不少,也坐过牢,但他们抢劫杀害乔某的事一直没暴露。

▲ 被抓的犯罪嫌疑人

1995年,祁某和赵某、樊某结识。赵某对邮票较有研究,他们在郑州时便干起抢劫邮票的勾当,每次作案都用棍子将人打晕后抢劫。1997年夏,三人在郑州作案后,逃到山东菏泽。1997年7月28日,三人将一名手拿大哥大的公司经理砸倒,抢走8000多元现金和一部大哥大。那位经理和乔某一样,被打死了。

菏泽案发后,三人跳上南下的火车, 于当年的8月15日到南京。他们直奔大方巷邮票市场,经踩点,瞄准了乔某。8月16日,通过尾随和埋伏,砸倒乔某后抢走了财物。

作案后,三人又去广东制作了假身份证,打算转道广西偷越出境,结果在广西被山东警方抓获。根据菏泽中院当年的判决书,三人涉案4起,均为抢劫、抢夺,赵某被判处无期徒刑,樊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祁某则获刑13年。

富裕的祁某成了同伙的“提款机”

2005年,祁某最先出狱。回家后,他继承了家族产业做起了生意。“祁某做生意是一把好手,事业越来越兴旺。”丁旭说,不过南京案件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而这块心病,也给祁某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樊某和赵某相继出狱后,听说祁某生意做得很大,当即前来投靠。祁某出资给樊某在开封开了一家超市,和赵某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赵某好赌,曾欠下数百万元赌债,全是祁某帮他偿还。“祁某心里很清楚,自己成了赵某和樊某的提款机,但自己有把柄在他们手上,所以只能一次次付出。”丁旭说,对祁某来说,被抓也是一种解脱。

目前,三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调查仍在经一步进行。

来源 | 扬子晚报记者 任国勇 通讯员 宁公宣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