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岩毁容前后对比照曝光 母亲称现已精神失常【图】

文 / 互联网
2016-05-04

周岩毁容前后对比照

因求爱不成,2011年9月17日下午,合肥某中学17岁中学生陶汝坤强行闯入民宅,将打火机油泼向16岁的少女周岩,将其烧成重伤。目前此事经网上曝光后,引发广泛关注。据合肥警方昨日透露,嫌犯已被刑拘,警方已启动伤情鉴定,将依法公正处理此案。

抢救7天7夜才脱险

受害女孩周岩的母亲李女士介绍,周岩今年17岁,去年事发时,刚过完16周岁生日不久。“陶汝坤和我女儿初中都是在寿春中学,同校不同班,一直缠着我女儿。为躲避骚扰,2010年9月,我把女儿转学到撮镇中学,但也未能阻止骚扰,此后我女儿只好休学在家。”2011年9月,周岩重回学校读书,9月17日下午6点左右悲剧发生。

李女士说,“事发那天,我和孩子爸爸都不在家,女儿和她小姨在家。陶汝坤跑到家里,拿出准备好的打火机油,浇到我孩子头上点着。”

据周岩的小姨介绍,“我听到一声惨叫,跑过来发现孩子已被大火吞没了,陶汝坤不停喊‘去死吧’。我赶紧用被子扑火,并拨打120。其间陶汝坤在旁一直无动于衷。”

惨剧发生后,周岩被送进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了7天7夜才脱险,其头部、面部、颈部、胸部等被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被烧掉,烧伤面积超过30%,整个人面目全非。

肇事者家属停付医疗费

“刚开始,住院费和治疗费的确都是陶汝坤的父母垫付。”李女士称,到了10月份,周岩尚在重症监护室时,陶汝坤的父母拿出一份关于认可陶汝坤当天积极救治和自首的材料让他们签字。“我们拒绝签字后,他们就不再支付治疗费用。”

“女儿的住院和治疗目前总共花了40多万,陶汝坤父母垫付了33万,我们还欠医院10多万。现在每天的药膏还要300多元。”李女士说,无奈之下只能将女儿接出医院。

“我们是工薪阶层,在超市里上班,每月就上千块的工资。孩子后续治疗不知道怎么办,家里也没有钱给她整容,也没钱去打官司,全家真的是走投无路。”李女士说,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侦办此案。

>>焦点1

施暴者身份受关注

案件被曝光后,施暴者陶汝坤的身份引人注目。受害人周岩的亲属透露,据他们了解,陶汝坤的母亲是安徽省合肥市规划局某处处长,父亲就职于安徽省合肥市审计局,具体职位不详。

陶汝坤的父亲陶文,25日在微博称,“我是合肥市审计局职工陶文,由于教子无方,儿子陶汝坤给周岩及周岩一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和痛苦表示深深地愧疚,并对广大网民深表歉意。我会竭尽全力为周岩治疗,陶汝坤已被关押,案件按司法程序在进行,我将接受法律判决,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焦点2

伤情鉴定影响治疗


对于为何伤情鉴定迟迟未做,受害者代理律师称,“鉴定部门解释说,伤者颈部伤势严重,需要等植皮手术完成后,方可进行鉴定。这样一来,至少还要等三个月。这对于急需治疗的受害人来讲,肯定接受不了。”律师告诉记者,“从程序上讲,检察院介入必须要等伤情鉴定出来。”

该律师说,“这个阶段,在检察机关主持下,双方也可以先自行进行民事调解,这样的话,可以让伤者早日接受治疗,而且先解决民事并不影响后面的刑事审判。”

>>进展

警方启动伤情鉴定


24日,合肥瑶海区刑警队透露,嫌犯陶汝坤因感情问题,涉嫌故意伤害已被依法刑拘,正被关押在看守所。目前案件已侦结,下一步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昨天,合肥警方官方微博称,目前此案警方正在依法办理过程中。

合肥警方昨日表示,陶汝坤自去年9月18日以来,一直羁押在看守所,并未被取保候审。因受害者长期住院治疗,且病情不稳定,无法及时鉴定伤情。近期,警方已对其伤情进行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将对外公布。警方指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们将依据案件事实,依法公正处理此案。

>>讲述周母:

曾磕头求他放过我女儿

“案件没发生之前,我们多次联系陶汝坤的父母,让他们管管儿子,不要骚扰我们家庭,甚至磕头请求陶汝坤放过我女儿,但都不起作用。”李女士说,案件发生五个月以来,由于承受不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女儿现在已经精神失常。

周岩毁容前后对比照

微博截图:少女拒求爱 惨遭“官二代”毁容

24日,一条“网曝安徽‘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将少女毁容”的微博在网络上疯传。该微博称陶汝坤因追求少女周岩不成,将其烧成重伤。记者24日联系到受害者周岩的家属及其代理律师李智贤。李智贤称,目前陶汝坤仍被羁押,22日下午,当地警方已对周岩进行了伤情鉴定。

今日凌晨,陶汝坤父亲发微博道歉:“我是合肥市审计局职工陶文,由于教子无方,儿子陶汝坤给周岩及周岩一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和痛苦表示深深地愧疚,并对广大网民深表歉意。我会竭尽全力为周岩治疗,陶汝坤已被关押,案件按司法程序在进行,我将接受法律判决,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疯狂:闯入家中,将油浇到少女头上点燃

李女士是受害女孩小周的母亲,据其介绍,小周今年17岁,去年事情发生时,刚刚过完16周岁生日不久。“陶某是1995年出生的,和我女儿初中都是在寿春中学上的,同校不同班,一直缠着我女儿。为了躲避陶某的骚扰,2010年9月,我把女儿转学到撮镇中学去读书,但这也未能阻止男孩的骚扰,此后我女儿只好休学在家。”

2011年9月,小周重回学校读书,大约一个月后,9月17日下午6点左右,悲剧发生了。

“事情发生那天,我和孩子爸爸都不在家,只有女儿和她的小姨在家。陶某跑到我家里,拿出准备好的打火机油,浇到我孩子头上点着。”说起女儿的遭遇,李女士声泪俱下。

“我听到一声惨叫,跑过来发现孩子已被大火淹没了,陶某不停喊‘去死吧’。我赶紧用被子扑火,并拨打120。”小周的小姨告诉记者,期间,陶某在旁一直无动于衷。

据介绍,惨剧发生后,小周在安医附院重症病房,抢救了7天7夜才脱离生命危险,但伤势依然极为严重,其头部、面部、颈部、胸部等被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被烧掉了,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深度达二度、三度,整个人面目全非。

她看到镜子后就哭个不停

另一位名为“合肥万家热线”的博主,则详细讲述了这一惨剧的起因。该博主称,从周岩母亲李女士处获悉,周岩今年17周岁,去年事情发生时才刚过完16周岁生日不久。施暴者陶汝坤与周岩年纪相仿。两人初中时同在寿春中学就读,同校不同班。为了躲避陶汝坤的追求,2010年9月李女士将女儿转学到撮镇中学,但也未能阻止陶汝坤的骚扰。为了躲避他,周岩还曾一度休学在家。

2011年9月,周岩重回学校读书,让李女士一家没有想到的是,周岩重回学校不到一个月,悲剧就发生了。当天,李女士及其丈夫都不在家,家中只有周岩及其小姨。接到女儿被火烧的电话,李女士心都碎了。

李女士表示,周岩以前是个很乐观开朗的女孩子,现在她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每每看到镜子后就会哭个不停。看见女儿这样,父母都十分心痛,但没有钱给她整容,也没有钱去法院打官司。全家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选择上网求助。

李女士表示,女儿刚开始住院的费用是由陶汝坤的父母垫付的,自从周岩家人拒绝陶取保候审的要求后,陶的父母就停止支付医疗费了。目前周岩的住院和治疗总共花了40多万元,陶汝坤的父母垫付了33万,还欠医院10多万。无奈之下,李女士只能将女儿接出医院。他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侦办此案,使案件尽快进入司法程序,让孩子获得应有的治疗费继续治疗。

电脑上是周岩此前的照片。妈妈一边为她擦药,一边安慰她。图/CFP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