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清华北大生没你们想的那么在乎学区房

文 / 网络
2017-03-22

原标题:也许,清华北大生没你们想的那么在乎学区房

最近,社交媒体上最火的一个段子是这样的:

“一对北大清华毕业的年轻父母拜问禅师:买不起房,更买不起学区房,该怎么办?禅师答曰:如果北大清华毕业都买不起房,还买学区房做啥。”

许多网友评论说,在北京花几千万买学区房不等于能考上清北,更多是一种资产投资。

北京市上周五发布房地产调控新政,认房又认贷,二套房首付款比例不低于60%,提高了二套房门槛,另外随着新一轮的房价跳涨又成为热门话题,这次成为热议爆点的,是清华北大学历和学区房价值的对比。虽然近年来关于逃离北上广的集体情绪的反反复复、新兴中产阶级的焦虑等话题并不新鲜,但这次,青年人才中的精英群体成为被关注的对象还是引来了不少流量,他们面对高房价的无力戳中了许多人的兴奋点。

此次热议不止于飙升的房市,也在向教育资源均衡化等更深层的话题延伸。对此我们采访了几名清北毕业生,说说他们的买房故事、和对此事的看法。

采访对象:

杨奇函,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本硕,29岁,创业中

李浩(化名),清华理工科本硕博,35岁,工程师

张文阁,北大MBA,38岁,旅美财经专栏作家

为了便于读者阅读,下文中我们用(杨创业、李工程师、张MBA)这三个名字指代三位受访者。

环球时报:同学圈里面关注最近这个热点吗?比起现实情况,段子是否夸张了?

张MBA:大家都在讨论。网上的那些段子说的不算夸张,我有年纪比我大一些的同学,买了学区房,一天能涨一两百万。除了参考这些个人的案例,也可以去查房地产中介公布的数据,会发现现实就是这样的。

李工程师:同学朋友圈里有讨论,但不光是对学区房的讨论,更多是对整个房市的讨论。同学同事坐在一起基本上闲聊几句就会扯到房子上,都想着怎么上杠杆买房子,各种信用贷款抵押也热门起来,可能是因为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孩子都在上幼儿园快要上小学了,对这方面的信息比较关注。

大家普遍的观点就是房价再这样下去实业药丸,但是又都很无奈,稍一犹豫就可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买不起了。段子稍微夸张点,但是和真实的情况差不多。马克思不是说过段子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嘛。

杨创业:朋友圈里都在讨论,并且非常热烈。观点也是有很大不同,有的义愤填膺,有的云淡风轻。

我觉得会关注这个话题的人,还是那些有买房希望的人关注。我们同学大约月薪1到3万的,还是属于觉得自己加把劲能买得起的。

另外也有看到这样的段子:

“几人打车到清华,聊起某某几年前就买房了,真是人生赢家。出租车司机大爷默默听了很久说:我家拆迁分了几套房,可我就是个开车的,你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果你们北大清华毕业,人生的目标就是在北京买套房,而不是思考国家的未来,那这个国家真的没有希望了。”

我认为,他们没有看到人才们建功立业的一面。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很多坚持情怀和爱,是满足了基本的生活需求之后才考虑的。孟子也说: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

清北毕业生、小知识分子也肯定是有为了生活烦恼的一面,希望不要太苛责。

环球时报:在北京的买房过程顺利吗?

李工程师:我买房的经历都是根据实际需求随大流买的。09博士毕业工作,需要地方住、需要结婚,就在市区买了个非学区“老破小”先有个地方落脚,12年准备要娃了住不下去了就去郊区买了套大一点的新房,16年孩子要上幼儿园准备上学了就把老破小卖了换个学区房。没想过通过买房投资,都是到了一定的阶段买了自住。

这里必须强调一点,如果没有双方家庭掏干积蓄的支持,参考房价上涨的速度和我收入上涨的速度,我可能一辈子买不起房了。

张MBA:2002年本科刚毕业两个月的时候就在市里买了第一套房子,那个时候房价还是很便宜的,两三千、三四千就能买到。2010年孩子出生了,我们很想买但是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储蓄,随着后来房子一直在涨,也没有机会去买,收入增加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房价和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增长速度。

当然也有想过把房子卖掉换学区房,但是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2014年房价算是有个拐点,所以我就买了第二套,当时搞经济研究的老师和同学建议我们可以在通州投资,随着市政府东迁,这一套是作为了“投资+学区+养老”的考虑。

后来,很幸运地第一套房也成了学区房,目前为止第一套房子应该涨了15倍,第二套应该涨了三倍。

这一轮的涨价对我本人目前来说有正面的影响,我的房产是在增值的。但是它们都是不能流动的,也不会让我的生活更加宽裕、自由,是一种负债。

杨创业:我2015年7月毕业以后就留校任教了,2016年11月离开体制内的工作,一个月后开始创业。辞职后为了留住北京户口,去年12月末在通州买了个小房子。短短三个月已经涨了20万,并且恰好旁边有个小学要升级成重点。

所以有的时候人的命运也要靠自己的奋斗,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买房后,我给自己写了一副对联:

落户首都,搞定首套,莫教年华空白首;

卖房通州,抵抗通胀,定要事业满亨通。

横批:杀回西城

环球时报:名校+高学历的人买房会更顺利吗?

张MBA:是不是清华北大毕业的,跟能不能买得起没有直接关系。在买房上面,年龄、毕业早带来的优势比名校要大。年龄比我大的人,1999年大学扩招之前上大学的,上学不花钱,工作包分配,如果是央企工作还会分配住房。现在可能这套房子已经价值4000万了,附近有北京最好的学校。那代人就是这样的情况。

如果说名校有什么有优势,就是我买第一套的时候,当时刚考上北大MBA,对未来比较有信心,比较激进,就买了我能买到的最大的房子。其实当时家里面遇到了双方非常大的阻力和质疑的,觉得你年轻这么大的负担合适么,买个小的就可以了,一步一步来。现在回忆起来,买了大房子的决定带了的收益是比较多的,也是因为北大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另外还有个例子,当时有个校友听了其他一些北大校友的阅历和投资经验,在北大附近投资了两套小学区房,现在都估值15到20万了。

杨创业:学历只是增加了你未来的可能性。

很多同学也没整明白高学历和学区房的关系。高学历只能说明你在读书、应试教育、科研这一块可能异于常人,但是没有任何人说学历高就等同于能买房,学历高就等同于有很多钱,只能说高学历会在概率上提高你买房的可能性。

但毕竟也就是个概率。古语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我上清华之前,我爸就说“你以后能做个对社会有点用的人就不错了”,他的心态起点很低。所以我建议心态放平一点,不是说考上清华就逆袭了。社会是个大舞台,名校只能说撑死只能说有个内场票,也得拿望远镜。

环球时报:是否有能力购买、打算购买学区房?

杨创业:我不打算要孩子,但如果以后有孩子,买得起学区房就念,买不起就不念。

我不太能接受孩子是那种是因为自身不努力导致的学渣,可能会想办法教育他、转校之类吧。但教育的成果跟学区房的关系没有必然联系,西城海淀的学渣多了去了。

李工程师:学区房我是无所谓,我能接受自己的的娃成为一个学渣,人的优点是各方面的,不一定通过学校和学历来体现。

而且我发现我周围的同事朋友普通学校和名校毕业的并没有太大差距。这只是我个人观点,对于我这种观点,周围的人有三种评价:(1)缺啥补啥,我自己有学历了,就不觉得学历金贵了(该评价来自周围的朋友);(2)我自己经历过后,对于学历和名校友了比较理性的认识,人关键还是看自己努力不努力,只要肯努力,就没有一无所成的人,学习成绩不行也总会找到行的一方面(该评价来自我自己);(3)傻(该评价来自我媳妇)。

我这人一向随和、随大流,尤其是周围的人纷纷为下一代准备学区房后,我就听媳妇的换了学区房,马克思又说了家庭和谐第一嘛。

张MBA:最现实的建议就是没有必要为房地产、学区房绑架。不要去赌。买了学区房就能考上清北么,考上就能买到么?朋友圈里还有另外一个段子,别说清华北大,就算再去上了哈佛、耶鲁、普林斯顿,也是一样买不起。

你如果就是喜欢让孩子上清北,就尽量去给他/她提供学区房。如果你对自己的成长经历也有质疑的话,就不要走这条路,因为每个家长的路对孩子的爱都是无私的。我的目标是孩子能自由成长、思想独立,而不是上清北。

很多人也认为比起学区房,移民或者国际学校是性价比更高的选择。这是很好的思路,但是并不好执行。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现在门槛都越来越高,等你办成了孩子说不定都毕业了。

国际学校的话每年学费20多万,15年300万,不用离开北京,好像也挺好的,但是多数质量高的国际学校要求外籍,所以现在周围很多人采取了去国外生孩子、然后回来上国际学校的方式,来避开学区房和移民的问题。

电视剧《虎妈猫爸》中的家长购买天价学区房让女儿上重点小学,引发观众热议

环球时报:怎么看“名校学历不如北京学区房值钱”?

李工程师:高学历人才买不起房的现实,确实让我的心灵受到了摧残。早毕业几年的人不管什么学校什么学历,只要及时买房了,就比我们晚买房的人少奋斗几十年。我们这一辈辛辛苦苦挣钱还房贷,父母辛苦一辈子还不能享受,想想就很失衡很焦虑。

但是,我还是认为学历和房子没有可比性,并不是有了学历就一定能买起房子,买不起房子也不是高学历导致的,只是凑巧赶上了这么一个房价日新月异的时代,我还是天真地认为不会一直这么发展的,长远看学历(更准确的说是能力)还是比房子重要的。

张MBA: 我觉得房产可以换算成价值来度量,但名校学历就是要放在时间背景里面看。

据我观察,房价对周围年轻人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尤其当你名校毕业,买房还遥不可及的时候。身边有逃离北上广深回到老家的,也有移民海外的,特别是孩子在上初高中阶段的家长。我觉得可以通过教育移民、投资等这些方式,个人能有选择地改变个人和家庭的生活环境、孩子的生存发展环境,从更广阔的角度做更理性的选择。

杨创业:这个想法反映了当代青年人对于阶层固化的焦虑。

现在北京的门槛越来越高,考上了清华北大留北京照样有难处。你选择了在北京,就要接受北京残酷的竞争现状,不然就回老家。一些文章、公号说什么对我或身边的人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如果说有人最近离开了北上广,那他应该是撤离,而不是逃离。我们对于逃离这个情绪无感,因为房价是既定事实、不能改变,所以我们能做到的是关注自己具体的项目、自身行业的发展。

要是一个房价就把三观颠覆了,他的灵魂能有几斤几两?

夺大个事啊!

最后,分享一个不想买学区房、小时候父母也没为学区房死磕过的北京人的看法:

那些所谓低分上清华北大的“北京人”其实就是这些买学区房的名校生后代啊。当初骂北京分低,然后他们进北京也是为了享受低分啊,但要记着,以后自己得孩子排挤的其实是自己老乡的孩子。所以阶级跃升没问题,但是觉得自己多悲情就算了吧。

房价是北京的错么?每个人都想在北京考清华北大,怎么能赖这个市场呢?无非是用钱为孩子赎买当初自己在老家付出的努力。挺公平的。

所以看着清华北大的抢学区房,我们也没什么大的怨言,资源本来就应该属于强者的,要不就没激励了。

我们北京人往后退,五环外也能过,也是家乡,就是不知道我的孩子还知不知道什刹海冬天啥样。等这些人尖成了北京人,希望他们就别再骂北京了,虽然他们口音改不过来,但是他们孩子以后也是北京口音了。

无论是走是留,别因为在北京吃了苦,就恨北京。

(环球时报英文版露酱)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 >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