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让我埋在里面|泥泞不堪的腿心

2019-10-03 09:35

 张大牛扑上去,拉住了媳妇桃子的袖子,拖死猪一样,把女人拖回了家,进门以后插上了门闩。

桃子还不服气,俩胸脯一鼓一鼓上下起伏,只骂男人没出息,应该跟王炳林拼命。

张大牛怒道:“你懂个屁。以后这种事不能提,闺女还要嫁人呢。”

桃子这才知道男人拉她回家的原因,是为了顾及丁香的名节,也就不闹了。

张大牛冲进了闺女丁香的屋子,丁香正趴在炕上哭,女孩子委屈急了,肩膀一抖一抖,样子煞是可怜。

她不知道爹为啥打她,不就是男欢女爱嘛?她喜欢王二宝,一直想跟他在一块。

 文学

男人跟女人在一块,当然要上炕了,要不咋生孩子?再说她跟二宝也没有发生啥啊,不就是亲亲抱抱嘛。

丁香想嫁给二宝,给他生很多孩子,她憧憬过自己的未来。

张大牛叉着腰,气冲冲怒道:“哭,你还有脸哭?家里的门风都被你给败坏了,你还知道丢人不?以后不能见王二宝,再看到你跟他在一块,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丁香怒道:“打,你打死俺算了,俺就喜欢二宝哥,俺要嫁给他做媳妇,你管不着。”

“你……你看我管得着管不着,从今天起,你不许出门,在家闭门思过,饿你三天。”

张大牛说完,咣当关住了房门,丁香听到了房门落锁的声音,爹从外面把门锁死了,将她关了禁闭。

王二宝是晚上回的家,他在外面躲了整整一个下午。

他知道张大牛一定会到家里找麻烦。但是他不怕,因为他娘可以独当一面,二宝娘可厉害了,谁都不怕。

日落西山以后,二宝才偷偷摸摸返回家,跟过街的老鼠一样。

走进家门,将那条老牛栓进了牛圈里。爹跟娘已经做好了饭,等着儿子回家。

两口子心里那个兴奋啊,儿子大了,知道找姑娘了,这是好事儿。

二宝娘一下子把儿子拉上了餐桌,问长问短:“儿子,跟娘说说,有没有把丁香咔嚓掉?”

王二宝脸红脖子粗,不知道咋跟娘回答。其实二宝没把丁香怎么样,刚刚才有了冲动,没想到张大牛会在后面拍了他一扁担。光顾逃命了,根本没有尝出啥滋味。到现在屁屁还疼呢。

王炳林瞪了媳妇一眼:“你跟孩子说这个干啥?他还小呢。”

王炳林吧嗒抽了一口烟,浓浓的烟雾从长满胡子的嘴巴里喷飞出来。他吹干净烟锅里面的烟屎,在桌子腿上磕了磕,缠起来别在裤腰里,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他站起身,出了屋子,直奔刘媒婆家,希望刘媒婆牵线搭桥,给儿子找户好人家的闺女。

儿子成年了,到了娶媳妇的年纪,是该给他找个媳妇了。

五天的时间,二宝偷偷找过丁香三次,三次都没有见到丁香的面。

第一次到她家,她呀她不在,丁香娘给了他两呀嘛两锅盖。

第二次到她家,她呀她不在,丁香爹给了两呀嘛两烟袋。

第三次到她家,她呀她不在,张大牛撒开狗,把他给咬出来……

张大牛对王二宝是恨之入骨了,日他娘哩,竟然欺负我闺女,咱们走着瞧,看我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张大牛跟王二宝结下仇,根本不让他见闺女,他早把丁香关了禁闭。

二宝心里也有气,你仙人板板的,张大牛你等着!

四五天以后,王二宝受不了拉。不知道为啥,看不到丁香他的心里就很难受,想女人想的不行。丁香的样子也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五天不见,那就是十五秋了,二宝觉得度日如年。

他NN的,实在不行,老子就爬他家的窗户,把丁香救出来,路漫漫其修远兮,干脆我们私奔吧。

当天晚上他就开始行动了,收拾了行礼,背好了行囊,趁着夜色,偷偷溜到了张大牛家的窗户跟底下。

张大牛的家靠着大街,在不高的地方就开了窗户。乡下的房子都这样,一般窗户都开向大街,这样的好处是通风,采光好,屋子里干燥。

二宝来到张大牛家门口的时候,冲着门缝向里看了看,张大牛跟桃子已经睡熟了,屋子里黑漆马虎的,没有灯光,还传来一阵剧烈的打鼾声。

丁香的房间里却亮着煤油灯,她好像没睡。于是二宝身子一纵,轻轻跳上了窗户。

他用唾沫沾湿了手指头,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窟窿眼出来,木匠掉线往里看。

这一看不要紧,二宝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他竟然看到丁香在洗澡,两只眼睛立刻就瞪直了,哈喇子差点甩出去二里地。

窗户上映出一个苗条的身影,丁香已经解掉了衣服,跳进了木桶里。

丁香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她有洁癖,家里总是收拾得一尘不染。

夏天不洗澡,女孩的身上会有异味,丁香趁着爹娘睡觉的功夫,就烧了一锅开水,倒进了木桶里,加上凉水,将水调到不凉不热。

然后她解掉衣服,浑身变得赤条条的,跳进了浴桶里。

她的身体完全赤果,女孩全身洁白无暇,象天上的一朵白云。

粉白的脖颈下是一弯迷人的锁骨,泛着细腻而柔和的光芒。

黝黑的长辫子散落在脑后,与嫩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二宝就那么在窗户外面看着,他瞪大了眼,被女人优美的身子深深吸引了。

想不到丁香这么漂亮,皮肤好白,身段好苗条,仙女一样,不对这可比天上的仙女还好……

仙女看得见,摸不着呀……

王二宝的呼吸已经急促到极点,心跳也快速到极点,浑身激起一股激烈的潮涨……

过了很久他的心情才慢慢平息下来,看着丁香一点点把自己洗净,然后用毛巾擦干。又看着她慢慢躺倒在了土炕上。

因为天气热,丁香身上的衣服并不多,上身只有一件不大的肚兜,下身是一条短裤。

乡下女孩喜欢穿肚兜,不喜欢戴胸围,城里的东西在乡下还不流行,再说胸围跟条武装带一样,缠得难受,很多女孩子不喜欢。

丁香躺在土炕上,吹熄了油灯,女孩子匀称的呼吸声就传进了王二宝的耳膜,还泛着一阵淡淡的体香。

王二宝有点把持不住,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摸摸丁香的小脸蛋……

他轻轻揭开窗户,一个鲤鱼打挺飞身窜了进去。

二宝的身手很好,八岁就跟着他爹上山打猎,12岁就一个人上山采药,征服过蟒砀山最高的悬崖,凭着一把匕首,上千米高的悬崖都是上下自如。

不是二宝的功夫好,完全是生活所迫,他练出了一副强健的体魄。

丁香正要闭上眼睡觉,忽然有条身影爬了进来,瞬间把她抱在了怀里,女孩吓得一声尖叫:“啊……”

刚刚喊出一声,她的嘴巴就被一个东西堵住了,是王二宝那只有力的大手。

丁香害怕极了,开始拼命地挣扎,她觉得可能是村里的流氓闯了进来,要欺负她。

她想把上面的人推开,可是那个身体很重,死死压着她,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想喊又喊不出来,心里慌乱不已。

“呜呜呜……呜呜呜……”

王二宝一边捂着丁香的嘴巴一边解释:“丁香,别怕,是我,是我,我是二宝哥哥。”

丁香一听是二宝,不但没害怕,反而吁了口气。“呜呜呜,呜呜呜,放开我。”

“你别叫,别大声叫我就放开你,点头YES,摇头NO。”

丁香没有反抗,冲着王二宝点点头。二宝这才移开了那只大手。

王二宝趴在丁香的身上,男人的身体跟她的身体紧紧相贴,胸脯也紧紧相贴。

丁香害羞极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冤家,你怎么来了?这三更半夜的,被人看到多不好,你快走,爹知道了会打断你的腿。”

王二宝说:“我想你,想你想的睡不着。”

丁香沉默了一下,竟然抽抽搭搭哭了,说:“二宝哥,你走吧,咱俩不可能了。”

二宝问:“为啥?”

“俺爹不喜欢你,说你是小中医,没出息,还说你们家都是流氓,你爹是大流氓,你是小流氓,你们家没有一个好东西。”

王二宝心说扯淡,你爹才不是啥好鸟。

他知道张大牛在污蔑他,就跟丁香解释:“丁香,我是真的喜欢你,想娶你做媳妇,沧海桑田,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王二宝恨不得把所有的好听话都说给丁香听。

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为了报复张大牛,可是跟丁香交往几天以后,他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喜欢上了她。

丁香太馋人了,让王二宝不能拒绝。这辈子能娶上这么个媳妇,死了也不后悔。

丁香抽泣一声:“这就是命,由不得俺选择,二宝哥,如果你真的喜欢俺,你就等。”

二宝说:“那好,我等你,你给个准确时间。”

丁香哭泣一声说:“下辈子……下辈子俺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这辈子……不行了。”

王二宝心说他妈的,这不一下子等到3000年了吗?下辈子谁知道谁在哪儿?不知道是做猪还是做狗。

“不行,我这辈子就娶你,而且立刻娶,马上娶,我这就回家,让俺爹到你家提亲。如果你爹不答应,我就拉你去私奔,反正我非你不娶。”

王二宝想爬起来,可是又舍不得丁香身上那股热乎乎的感觉。

王二宝刚要离开,没想到丁香猛地拉住了他,摇摇头说:“二宝哥,别白费心计了,俺爹是不会答应的,不如……俺跟你私奔吧,咱们现在就走。”

王二宝怎么也想不到丁香会答应跟他私奔,而且答应的这么爽快。

他知道丁香是真的喜欢上了他,张大牛那么坏,老子拐走他的闺女也算是替天行道。

私奔就私奔,谁怕谁?二宝一下子抓住了丁香的手:“那好,你收拾一下东西,咱们现在就走,冲出蟒砀山,去往大城市,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丁香毫不犹豫,立刻爬起来收拾衣服,拿了点零用钱,还有几件换洗的衣服。

王二宝首先跳出了窗户,把丁香抱了出来,两个人手拉手上了大街。

哪知道刚刚拐过街口的那道弯儿,大事不好了,忽然冲出一条人影,上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条人影二话不说,手里抄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冲着王二宝的脑袋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王二宝躲闪不及,被那东西一击命中,划拉一下,那东西被砸了个粉碎。

二宝的眼神很好,一眼就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丁香的爹,大队支书张大牛。

张大牛一直没睡,他有夜起的习惯。就是半夜下炕去撒尿。

那时候乡下很穷,没有电灯,也没有电视,更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每天晚上,村民放下碗筷,要嘛站在街头聊天,要嘛钻被窝跟老婆干那些不三不四的事儿。这恐怕是唯一的娱乐了。

张大牛跟老婆桃子抱在一起,左三右四,横七竖八,七上八下……王二宝在这边偷偷钻进了丁香的房间,他根本不知道。

一曲终毕,张大牛松开了老婆桃子的身体,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情慢慢恢复了。

一泡尿还没有撒出来,忽然听到闺女的房间里有人说话。“丁香,我喜欢你,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地动山摇……咱俩私奔吧。”

张大牛一听就预感到不妙,哎呀不好,闺女的房间里有男人,听声音像是王二宝。

于是张大牛顾不得撒尿了,把身子悄悄靠近了闺女的房门,借着门缝向里一看,果不其然,俩人正在说悄悄话。

张大牛气的怒发冲冠咬牙切齿,日他娘哩,王二宝你个兔崽子,又钻进了俺闺女的被窝,看老子不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于是张大牛开始四处踅摸,他想找块砖头,把王二宝砸个脑袋开花。

 文学

摸来摸去,就摸到个破瓦罐,他打开街门,冲出了院子,一手抄着烟袋锅子,一手抄着瓦罐,把身子埋伏在了街口的拐角处。心说,你敢出来,老子就用瓦罐砸你个脑袋开花。

过了好一会儿,王二宝终于从窗口爬了出来,拉着闺女丁香,他们俩这是要私奔的节奏。

张大牛的怒气窜天而起,猛地冲了出来,把瓦罐抡圆了,对准王二宝的脑袋,咣咣咣砸了下来。

这一砸不要紧,王二宝的大脑袋上立刻多了个小脑袋。

把王二宝吓得妈呀一声,拉着丁香抱着脑袋就跑,就像一条被门夹了尾巴的狗。

张大牛手里的瓦罐碎裂了,他还没完,抄起烟锅子就追,继续扑打。

王二宝的脑袋上又挨了七八下。

二宝也是个牛脾气,从小到大那受过这种委屈?他妈的,敢用瓦罐砸我,小爷给你拼了。

老丈人怎么了?老丈人也照K,去你爷爷的。

二宝的身手很好,在蟒砀山上,他征服过最高的山峰,智斗过最勇猛的野狼,非常的有力气。

猛地抓住张大牛的胸口,上面给了他一拳,下面来了个扫堂腿,扑通一声,张大牛的身体摔倒在地上。

丁香发现二宝打倒了爹,她呼叫了一声:“爹……”想扑过去看看张大牛有没有受伤。

二宝拉着丁香就跑,马不停蹄上了不远处的蟒砀山,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二宝拉着丁香逃走的那一年还不到八月十五,月亮刚刚多半圆。

二宝拉着丁香的手不敢耽搁,就怕后面有人追过来,在山道上走走停停。

夜已经很黑了,满天的星星闪闪烁烁,不远处传来野狼渗人的嚎叫声,丁香害怕不已心惊肉跳的。

两个人谁也没有走出过大山,都是第一次,他们没见过山外面的世界。

张湾村就坐落蟒砀山的正中间,是大山深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它的位置。

千百年来,走出蟒砀山的人少之又少,很多人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蟒砀山八百多里,想走出去要几天几夜的时间,大山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野兽就是毒蛇。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还能碰上野狼和熊瞎子,显得神秘莫测。

自古走出蟒砀山只有一条路,那条路是山里一条险要的小道,绕山而行,非常的偏僻,也非常的荒凉,一不小心就会滚进山谷里去。

那条山道绵绵延延,一直从张湾村延伸到大山的外头,杂草丛生。悬挂在半山腰上。

千百年来,走出大山是姑娘们的梦想,听说外面的世界很热闹,也很繁华,遍地黄金。

山里的姑娘都想走出山外去,嫁给城里人做媳妇,可是一年又一年,只能撑破圆圆的梦幻。

丁香决定了,既然选择了王二宝,是生是死都要跟他在一块,哪怕山高路远,前路崎岖,至死不渝。

一路上,二宝都牵着丁香的手,说天太黑,怕她摔跤。两个人的手一直抓在一起,有点汗涔涔的。

没走多远丁香就累的气喘吁吁,小脸蛋绯红,心跳也急促起来。

丁香问:“二宝哥,有狼,狼不会来吃我们吧?”

王二宝说:“别怕,跟着我就可以了,狼下山的时候,你就躲我背后,让它先吃我。”

只一句话,丁香的心里就开始震撼了,从没有一个男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丁香产生了一股安全感,内心一热,抓住了二宝的手。

手上的热量通过手臂迅速传到二宝的身体里,他的心也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分开了。

丁香说:“俺才不舍得你呢,应该先吃俺。”

二宝说“那怎么行,我是男人,男人应该保护女人。”

丁香抓着二宝的手,心里有点想哭,感动地不行。

二宝问:“丁香,你累不累?”

丁香摇摇头说:“不累,跟你在一块,死了也不怕。二宝哥,你累不?瞧你这一头的汗。”说着,掏出手绢帮着二宝擦汗。

二宝说:“丁香,不如我背你吧。”二话不说,他就转过身子,把丁香给背了起来。

丁香骚红了脸,说:“不要不要,背着我,你更累。”

丁香知道二宝是心疼他,拼命地想下来,二宝说:“我喜欢背媳妇,我愿意就这么背你一辈子。”

丁香一听就不动弹了,她的心跟着酥了,将脸蛋贴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她可以明显感受到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魅力,二宝身上的汗气也让她醉迷。

她的手不由自主穿过男人的衣服,摸在了二宝的胸口上,轻轻划拉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