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江彦丞谭璇小说

2020-03-04 08:11
小说主人公是江彦丞谭璇的书名叫《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是作者湛王妃创作的豪门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江彦丞这辈子最落魄的那天遇见谭璇,她冷漠桀骜,他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为了配合谭璇在前男友和表姐婚礼上的逢场作戏,他答应与她结婚。只是心机深沉如江彦丞,做惯了人生的主角,怎甘心只做陪衬?当真相被揭开,身份恢复,他用雷霆手段,将谭璇牢牢圈住,只对她宠溺无度。

《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 第17章 轮椅上的新人 免费试读

江彦丞抿着唇,没有说什么,接过那份合同,快速而流畅地签完了他的名字。

签过数不清的合同,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连自己的婚姻也放在了纸面上谈。

谭璇见他签完,将其中一份合同连同支票一起递给他,笑道:“你连合同内容也没有翻看,要是我订下了什么不合理的条款,你不是要吃亏了吗?”

江彦丞低头盯着谭璇的脸,他觉得她傻得不可思议,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婚,到底吃亏的是谁?

何况,她太把这个合同当真了,结婚是何等神圣的事,受法律保护,她的这种私自订下结婚契约的行为,本身就不在法律的保护范围之内。法律只会保护她所说的财产分割协定,这对她并不利。

这笔买卖,他只赚不赔。

换做任何男人,都只赚不赔。

江彦丞将支票接过来,看了看上面的好几个零,心里有一种想撕碎了它的冲动。然而,他还是压下来,将支票和合同都好好地收了起来。

面对着谭璇,江彦丞回答道:“我急需用钱,没得选,吃点亏也无所谓。”

谭璇点头:“那我们进去吧。”

明天才是七夕,今天来领证的人却也不少,谭璇和江彦丞一起排队,队伍已经很长。

来领证的新人脸上都是喜悦,也有各种忐忑,前面一对男女看起来像大学生,女生紧张地抱着男生的胳膊,小声撒娇道:“我好害怕啊老公,真是要去领证吗?我紧张……”

男生摸摸她的头,年轻的一张脸也带着青涩和纠结:“不然……我们明天再来?”

谭璇盯着他们的小动作出神,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谭璇回头,只见一个腹部微微凸起的女人站在她身后,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你和你老公能不能让我们插个队啊?我领完证要去医院……”

“拜托两位了。”那女人的老公也跟着央求道。

谭璇抬头与江彦丞的眼睛对上,侧身让开道:“好,你们先吧。”

怀孕的女人冲谭璇笑道:“谢谢,你老公好帅啊。”

“谢谢。”谭璇微微尴尬,“老公”这个陌生的称呼,她一直以为会在领证那天送给陆翊,没想到会是身边这个男人。

谭璇抬头看了看江彦丞,他的视线放在别处,好像没有听见这个称呼。

“让一下!让一下!谢谢!拜托让一下!”忽然,伴随着嘈杂的脚步声,一群人从队伍尾部撞了过来。

“哎呀,别挤啊?!”

排队的人挨得很近,谭璇被后面的人大力一撞,江彦丞忙伸出胳膊搂住了她,没让她跌倒。

连尴尬的时间都没有,谭璇保持着被江彦丞困在怀里的姿势,看到一群人拥着她最不愿看到的那对新人朝队伍前方来。

“坐轮椅来领证?还有这么多保镖,这女的家里不一般吧?”

“男的长得真帅,你说女的坐轮椅,他们能那啥吗?要不就是这女的有钱,要么就绝对是真爱!”

百年难得一遇的场景,坐轮椅的准新娘,英俊挺拔的准新郎。

怪不得周围的新人一个个都看直了眼,纷纷八卦起来。

何止是围观的新人,同时来的还有一群媒体记者,“卡擦”、“卡擦”的快门声不断地响着,还有摄像机正在采访:“谭菲小姐,七夕前领证,你有什么话想对你未来先生说的吗?等会儿领了证,他就是你的先生了。”

谭菲的长相与谭璇不同,多年孤独的轮椅时光让她的气质温婉安静,能静下心来完成所有时尚设计的流程,从来不会喧哗吵闹。即便她没有谭璇漂亮,却自有自己的气质和魅力,她的时尚设计作品无可挑剔,被喻为天才女设计师。

今天的谭菲穿一身白色连衣裙,回头仰视正扶着她轮椅的陆翊,微笑道:“我只想对他说,感谢有你,伴我此生。”

陆翊的脸特别好看,气质干净且清傲,那双淡然无争的眼睛曾令谭璇痴迷,隔了那么远,谭璇仿佛还能感觉到他身上消毒水的味道。

可是此刻,陆翊站在媒体面前,低头对他未来的妻子微笑,没有炫耀,没有花言巧语,只有疼惜:“请媒体朋友见谅,我们只是想来领证,并不想把事情放大,请给菲儿一点个人空间吧?明天的婚礼现场会对部分媒体朋友开放,具体的入场事宜请联系菲儿的经纪人,谢谢大家了。”

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动听,干净,清朗,温文尔雅。

一直以来,谭璇只是听到各种人说,谭菲和陆翊在一起了,他们马上要结婚了,婚礼在明天,领证在今天,可是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他们俩在一起的场景。她也想象不出他们在一起的场景。

现在,一切想象都是多余,一切幻想全都破灭,她亲眼看到他们相伴出现,看到谭菲的依赖和陆翊的包容,作为一个不相干的路人,她甚至觉得他们如此般配。

她一直希望姐姐谭菲能有个好归宿,能有一个男人推着她的轮椅一起走,能伴着她过一生。

可人多么自私,当知道这个伴着谭菲过一生的是她的爱人,她的怨毒、自私、极端情绪全都爆发,她希望他们分开,希望他们不幸福,希望这些消息都是假的……

“陆先生,祝福你和谭小姐幸福美满。”记者也不愿在民政局门口闹得不愉快,采访完毕便慷慨地放过了他们俩。

“谢谢。”谭菲和陆翊一齐道谢。

陆翊推着轮椅走过了队伍,因为谭菲的特殊身体,他们得到了优先照顾,能先于其他人先办理手续,在场的众人也都理解,即便有不满,倒也没有人真去闹。

轮椅越来越近,谭璇的脚已经发软,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了,比那天陆翊提分手时还要紧张、慌乱、六神无主。

就在陆翊推着轮椅经过她时,谭璇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摇摇欲坠,前方的年轻女孩余光瞥见,吓得“啊”了一声,江彦丞眼疾手快,一把将谭璇揽住,扣在了怀里。

许多人看过来,陆翊也淡淡看过来,然而谭璇的脸被江彦丞搂在胸口,只留给所有人一个高挑清瘦的背影。

晕倒这种事,如果做得合适,那就是秀恩爱。众人的紧张来得快去得也快,情侣搂搂抱抱亲亲热热都很正常,队伍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轮椅的声音也渐渐远去,走过谭璇,走出很远。

江彦丞好像什么都没看明白似的,对她站不稳的原因毫不知情,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怎么了?早饭没吃,低血糖吗?”

谭璇的脑子已经混沌,她虽然觉得这个怀抱很陌生,可这陌生的怀抱竟是她现在唯一的挡箭牌,她不敢抬起头来,她像只缩头乌龟。

她想上前去追上陆翊,问问他,你曾爱过的女孩要和一个陌生人领证了,你是什么心情?你会不会有一丝的心疼和不舍?

你要和别人领证,她心如刀割。她自我放逐,你是不是无动于衷?

慢慢地,谭璇将颤抖忍住,挺直了脊背,即便是输,她也要输得漂亮,不再问,不再求,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