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要狠萧楚河金子卿免费章节试读

2020-03-07 08:06
男女主角是萧楚河金子卿的名称叫《皇后要狠》,是作者为爱发电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最初,萧楚河漠然:“金家嫡女突然示好,怕是不怀好意。”之后,萧楚河面容冷静:“都是有同样目的的人,你去报复太子,我来夺他的皇位!”再后来,萧楚河心动:“江山千里,你我二人平分如何?”最后,萧楚河的手霸气一挥,扬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女皇陛下,江山归你,你归我!”金子卿:“……给本宫滚出去!”

《皇后要狠》 第1章 重生 免费试读

劲风擦耳而过,带起森然的寒意。 一柄利刃迎面砍来,距离金子卿的脖颈只余一寸。 “嘶……” 金子卿倒吸一口冷气。 刚醒的头脑还有些懵,心脏在她的胸腔里砰砰直跳,温热的血液顺着心脏的跳动,喷涌过她的四肢百骸。 眼前的男人眸色冰冷,正凝眉瞪向她,气势压人。 他的身后另有一位气质非凡的男人。 那人的身上尽是血污,连带着面容都隐在有些凌乱的发鬓中,看不出模样,可却仍旧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正在不停的向她逼近。 压迫感冲顶而来,可金子卿却丝毫不惧,仍旧错愕的捂住自己的胸腔。 原本在这里的那颗心脏,不是早就已经停跳了吗? 她不是已经被渣男鸩酒赐死了吗? 为什么她还活着? 这是哪里?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她? 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翻涌而来,饶是已经做了八年皇后,见过太多风浪的金子卿,也禁不住为此刻的一切感到震惊—— 她又活过来了! 她回到了泉州,回到了对萧楚越情根深种,为了嫁他跳入湖中以死相逼家中的长辈,后又因为无人相护,重病被人送来隆福寺的时候…… 只是现在的情况与前世有些不同——今生,她的禅房里进了几个贪色的混混。 重病缠身的她为了躲避,无意间闯进了这间隆福寺内的禅房暗室,还险些被眼前的人所杀! “咣——” 眼前的男人拔出匕首,作势想要再刺。 金子卿的心中瞬间警铃大作,她立刻翻身而起,再次堪堪避过那人手中的长剑,可却被那人削去了鬓角旁的半缕长发。 “别杀我,我真的只是无意间闯进来的!”金子卿双手抱头,摆出一副极其无辜的模样,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慌忙躲避间,金子卿眼波流转,将那护卫身后护着的人扫了个大概,可却再一次被人吓到。 那坐在密室深处,双腿染血,可却气质难掩,貌若潘安的,正是萧国的三皇子,战神萧楚河! 前世里,为了帮助萧楚越夺位,金子卿联合朝中其他各部,将萧楚河几乎逼上了绝路。 如今,金子卿死而复生回到从前,第一个看到的,竟然是曾经的死对头。 金子卿神色晃晃,有些呆滞。 萧楚河盯向金子卿,对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柔弱女子尽是探究,冥冥中他总觉得,自己似乎与她有某种特殊的联系。 察觉到那人的眸子越发冰冷,金子卿赶忙收敛了情绪。 权力之争最是惊险,萧楚河为人警惕多疑,精于谋略,最善人心。 前世,她与他争锋时,金子卿就曾吃过不少暗亏。 如今再次遇上,她需要以更多的心力去对抗,否则若让萧楚河就此生了疑起了杀心,她怕是还没来及跟萧楚越复仇,就要再次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么想着,金子卿的大脑飞速运转,“我是附近的大夫,闯进来真的是无意的。外头那些人欠了我药费不想给,还想要杀我,我逃进来也是迫于无奈啊。若是惊扰了公子,我现在就走不给你们添麻烦,只是外头凶险,我一个弱女子就这样出去了,怕是……” 她一通胡扯,也不管萧楚河信不信,硬是要把黑的给说成是白的。 青玄再次出剑的手一顿。 外头的那些浑浑本是临时起意想要非礼金子卿,可却被她给逃了。 见人消失,为了不引发更多的问题,他们自然也会跟着撤退,哪怕再被眼前的人追到,也会因为害怕生事而一问三不知。 所以,不论他们相不相信金子卿的话,事情的真相都无从调查。 萧楚河目光一顿,算是勉强相信了金子卿的话,沉吟许久后才道:“……恕鹤鸣冒犯。” 萧楚河声名在外,报出真名容易被人识破,所以他对金子卿报的是自己的字。 既然萧楚河已经稍稍打消了对她的怀疑,金子卿也不想要久留,毕竟她的身份也有些特殊,万一被萧楚河识破,也是件麻烦事儿。 于是,金子卿跟着俯身对萧楚河再行一礼:“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先行别过。”说罢,她扭身就是要走。 “慢。”萧楚河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沙哑之色。 金子卿回头,就听身后的人问道:“可会接骨?” 金子卿一愣,看了眼萧楚河的腿,直言不讳:“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本该相助,可你的膝盖骨全断了,之前又耽误了不少时间,若是要治需得把周围的烂肉都刮去才行。” “嗯,我知道。”萧楚河点头,金子卿见他这般,诚恳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现在这里没有麻沸散。若是强行接骨,会很疼。” “无妨,治吧。” 金子卿有些惊讶地看向淡定如斯的萧楚河。 她本想见机行事,想办法先稳住萧楚河,而后再寻机会逃跑,可没想到的是,萧楚河居然让她接骨…… 工具不全又没有麻沸散——哪怕萧楚河是战神,是铁打的汉子,也是很有可能会被疼死! 金子卿忙沉下眸子,装作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跟着道:“不,不行,我不敢的。” 如果她记忆得不错,萧楚河的腿并非是在此地断的,而是在边关。 可是他腿上的伤势从明面上看,却一点都没有被治疗过的迹象。 萧楚河没有理由,从那边一路从那边拖到现在才治疗。 这其中唯一可以说得通的,便是萧楚河的腿其实是在泉州,在此地才断的。 可是泉州不比京城,泉州内,又有何人有如此大的能力,能够弄断萧楚河的双腿? 萧楚河能这样急迫的让她来治,定是因为附近已无其他大夫,加之腿伤不能再拖,这才病急乱投医的。 眼前的人还很淡然,虽然他的发鬓有些散乱,但却丝毫不影响他面容上的美感。分明是萧国最铁血的战士,可金子卿却觉得他的眉目间隐约的竟是生起了几分柔和的沉静。 “既然会岐黄,便出手救人,废什么话?”正愣神的功夫,青玄的剑已经迎了上来,金子卿的心咯噔一跳。 阎王好斗小鬼难缠,虽然萧楚河是英雄不会强人所难,可他旁边的青玄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更何况学医的祖师爷从小教导,不能见死不救。 萧国国主龙生九子,九子各不相同。 前世里,三位皇子共争皇位,与萧楚越斗得最激烈的,除了禹王萧楚靖,还有一位就是眼前的战神萧楚河了。 他腿瘸了的时候尚且难缠,若自己真能救好他,也必然能在萧楚越的夺位之路上埋下一颗威力巨大的炸药。 但是,哪怕是救,她也要为自己的安危做打算。 金子卿清了清嗓子,郑重道:“你们救了我的命,我自当报恩。治病可以,只是我们要提前讲好,这接骨是你让我接的,过程中你要是疼死了,我概不负责。”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